惊艳而来,绝尘而逝,龄官的青春不迷茫

贾宝玉对一位女孩子的两次偷窥,文字里都是惊艳

龄官画蔷: 青春岁月中,总有一些惊艳的时刻(原创)

作者:冰儿

那一年端午前夕,大观园里下起骤雨,一个叫龄官的女孩子躲在蔷薇花架下,用金簪痴痴地画着字,尽管大雨入注,她却全然不顾,路过此地的贾宝玉,眼睛随着簪子的起落,一直一画、一点一勾地看了去,又在手心里用指头写,原来她一直写的都是那个蔷薇花的“蔷”字。

当时大雨如注,宝二爷看的心疼,大呼让她别画了,她回答道:“多谢姐姐提醒了我。难道姐姐在外头有什么遮雨的?任随大雨淋漓,她依然自顾自地画着,是那般痴傻。

在曹公笔下,这女孩子眉蹙春山,眼颦秋水,面薄腰纤,袅袅婷婷,多情而娇嗔,率真而随性,虽然只是被买来的一个唱戏的小旦,却个性十足,一颦一笑绝世独立,随自己心性而活。

她在《红楼梦》中从头到尾出场不到五次,每次都如戏剧般精彩。她呛过宝玉,嗔过贾蔷,冷对元春,喜怒哀乐,全随心性。

她的个性,尤被“画蔷”这一惊艳的情节诠释得淋漓尽致。宝玉起先笑东施效颦,殊不知,她甚至比黛玉更倔强。试问,梨香院里的十二个小旦,你还记得哪一个呢?唯独龄官儿,在读者的心中熠熠生辉。大概也全是因为这一情节。

贾宝玉对一位女孩子的两次偷窥,文字里都是惊艳这是贾宝玉的第一次偷窥,更为精彩的是,过不多久,宝二爷又有了第二次偷窥,他亲眼目睹了龄官和贾蔷那幅惊艳的爱情图画。那一日,宝玉来到梨香院,央求独自倒在床上的龄官,让她起来唱一曲《袅晴丝》。龄官却正色说道:“嗓子哑了。前儿娘娘传进我们去,我还没有唱呢。”言外之意,我才不唱给你听呢。宝玉只好讪讪而退。

这是第一个意外,接下来的一幕,就更是让他看呆了。

“一会儿,贾蔷从外头回来了,手里提着个雀儿笼子,上面扎着个小戏台,里面装一个会衔旗串戏的雀儿……对龄官笑道:“买了雀儿你顽, 省得天天闷闷的无个开心。”说着,便拿些谷子哄得那个雀儿在戏台上乱串,衔鬼脸旗帜。

龄官冷笑了两声,道:“你们家把好好的人弄了来,关在这牢坑里学这个劳什子还不算,你这会子又弄个雀儿来,也偏生干这个。你分明是弄了他来打趣形容我们, 还问我好不好。”

贾蔷听了,连忙赌身立誓道:“ 罢,罢,放了生,免免你的灾病。”说着,将雀儿放了,将笼子拆了。一两八钱银子,打了水漂。

贾宝玉对一位女孩子的两次偷窥,文字里都是惊艳

龄官还在感叹,又说:“那雀儿虽不如人,他也有个老雀儿在窝里”,“偏生我这没人管没人理的,又偏病。”贾蔷忙要去叫大夫。

龄官又叫:“站住,这会子大毒日头地下,你赌气子去请了来,我也不看的。”刚才恼怒,这又全是对于贾蔷的体贴。这如同黛玉曾经怪宝玉不穿外套出来找她一样,心里有气,却始终是体惜着对方。宝玉一下子就看呆了。

一个是卖身梨香院的小戏子,一个是贾府里二流的俗气贵公子,竟生生演绎出了一幕纯净如雪莲的爱情童话。

一个娇音俏语,娇嗔霸道,一个温柔娇宠,伏低做小,全然是恋爱中的你侬我侬的情态,那一刻,龄官不是任人差遣的小戏子,贾蔷似长情翩翩公子,活脱脱与宝黛之爱可媲美了。

贾宝玉对一位女孩子的两次偷窥,文字里都是惊艳

贾宝玉更是受到了极大的震动与教育,以至于思考了一个更严肃的问题,那就是“葬泪”之说。

他回到怡红院就对袭人说:“昨夜说你们的眼泪单葬我,这就错了。我竟不能全得了。从此后只各人得各人的眼泪。”

因为宝二爷之前曾自信地认为,她是大观园里女孩子的中心与最爱,他是能得到大观园里所有女子的眼泪的。

他更是曾对袭人这样讲过:“你们哭我的眼泪,流成大河,把我的尸首漂起来,送到那鸦雀不到的幽静去处,随风化了,自此再不托生为人,这就是我死的得时了。”

如此自信多情的宝二爷,在目睹了龄官画蔷及龄官与贾蔷之间的深深爱恋后,才恍然懂得,爱情是有专属性质的。他曾经管窥蠡测的狭隘格局,让他沮丧无限,同时也“深悟了人生情缘,各有分定”,体会到了爱情专一之美好,颦儿在他心中的分量自此有了新的高度,他也因此更加珍惜大观园里的眼前人。

贾宝玉对一位女孩子的两次偷窥,文字里都是惊艳

但是,“龄官”这个美丽的小旦,在出场三、四次后便没有了影踪,她去哪了呢?谁也不知道,。

想来,“眉蹙春山,眼颦秋水”的她,是会慢慢长大的,变得成熟的。嫁给贾蔷了吗?如果嫁给他,“画蔷”的浪漫怕是就此终结,然后长成一个低眉敛首的小娘子,再然后,会不会长成宝二爷厌弃的“腌臜老婆子”也未可知。

感谢曹公,他或许是太爱怜这个小人物了,所以没有让我们看到她后来的样子。红楼梦中这个最具个性的“小旦”惊艳而来,绝尘而逝,给了我们最好的想象和空间。

不过,我还是一直认为,那抹画蔷的惊艳,那种决绝的性格,一定会贯穿于龄官今后的岁月中,哪怕她终究过着的只是黯淡凡俗的生活。

贾宝玉对一位女孩子的两次偷窥,文字里都是惊艳因为那样任性娇俏,也犹如昙花,骤然乍开,又瞬间合拢,美,虽然短暂,却足以令人秉烛夜游。银川,龄官的个性之美,不令人讨厌,之令人欣赏。贾蔷理解包容她,也是她个性之美得以完美呈现的肥沃土壤。

当然龄官的热烈,也更温暖了贾蔷久居宁国府而冰了的心,所有的世俗在龄官这里都不是事儿。最后,贾蔷若是摆脱掉宁国府,若有龄官一直跟随,也是他三生有幸了。

两次偷窥,文字里都是龄官满满的惊艳,最后,记得李碧华说过:“我宁愿做青春的鬼,好过苍老的人。”谨以此,献给美好而个性的龄官儿。喜欢此文,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