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性,还是情商为零?晴雯一步步点燃了她人生春天的荼蘼花

是个性,还是情商为零?晴雯一步步点燃了她人生春天的荼蘼花

作者:创作部邹依婷

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多因毁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

寥寥的几句判词,是悲叹,更是惋惜——悲叹的是她的人生悲剧美,惋惜的是她命运的多舛。

她,如一芥尘土,却在芳园红尘中愈显独特刚美,在众丫鬟之中,如鹤立鸡群。

她的闺名美丽且独特,许是宝玉这般有闲情雅致的人取的,唤作晴雯。

是个性,还是情商为零?晴雯一步步点燃了她人生春天的荼蘼花

晴雯生得美艳且偏带些妖俗,脸蛋精致,眉眼顾盼间风流无限。且心灵手巧,犹善针线。

她本是侍奉在贾母身旁的红人,因宝玉身边尚缺侍者,贾母看或只有她将来可为宝玉所用,便令她搬去怡红院,贴身伺候着宝玉,再次与袭人共事。

其不足之处在于性子太急,脾气略微焦躁,对做错事的丫头惩罚严厉。这点从坠儿盗窃的这一事件上可体现出来。虽那时她尚在病中,可也不禁“峨眉倒蹙,凤眼圆睁”,拿东西戳坠儿,叫坠儿的父母将她带回家中,也就等于是撵了坠儿。只是她不知道,如今她撵走别人,后来她却被别人所撵走。

故袭人此时的温柔大度比起她来更得人心,晴雯在待人处事,安抚人心这方面,怕是比袭人差上一截了。

是个性,还是情商为零?晴雯一步步点燃了她人生春天的荼蘼花

偏她是个心高气傲的女子,肖似林黛玉那般的清高,却带着比黛玉更勇敢的坚强,明知在这封建阴暗的社会中,在这黑暗污浊的贾府里,这种率真爽利的性格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但她仍我行我素,兀自坚强。

她从不曾低声下气的向人求过什么或索取什么,虽身份卑微,也不愿同袭人一样奴颜婢膝,向着权利、名位而攀上宝玉的床榻,以求改变自己的命运。

她就如同一株在春日荡漾的百花园中斗妍骄傲的芍药,在大观园中摇曳生姿,不甘心被人蔑视,受所谓的主子的欺凌,她的尊严她要维护。

她曾放声嬉笑,也会痛苦怒骂,这些笑与骂,都烙印在大观园中。在她身上,洗尽铅华,似是就生活在幸福中。

是个性,还是情商为零?晴雯一步步点燃了她人生春天的荼蘼花

“乌托邦”式的大观园,充斥着虚假的欢声笑语,她一路成凤得意,虽然再平凡不过,却早已是别人的眼中钉。终是因容貌和莽撞碍着了王夫人的眼。

在王夫人的眼中,这般肖似林黛玉的晴雯就在宝玉身边,简直就像颗定时炸弹。“水蛇腰、削肩膀”这等容貌,活脱脱就一个狐媚子,还在勾引宝玉!

“狐媚惑主”这等莫须有的罪名便安插在了天真的晴雯身上。心里沉重的王夫人对于她的作为早就恼怒不已,再加上香囊事件,越发坚定了她撵走晴雯的决心。

是个性,还是情商为零?晴雯一步步点燃了她人生春天的荼蘼花

宝玉即使再怜惜、再不忍,也终归是无能为力,他软弱到了尘埃中。他无法再像以前一样,帮助这些柔弱的女子,比如芳官、四儿、入画。

这也恰似他和黛玉的爱情,最后也只能以悲剧收场。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晴雯被活生生地赶走,最后不甘的愤恨而死。写满了寂寞与凄苦。

是个性,还是情商为零?晴雯一步步点燃了她人生春天的荼蘼花

查抄大观园之时,与其说只是差肃不正之风,倒不如说是曹公给了众人一个展现自我的舞台,令读者对人物性格一目了然,甚至拍案叫绝。

从中我们清晰地洞察了——“冷玫瑰”探春的不惧恶势力、“木丫头”迎春的胆小懦弱、惜春“面冷心冷”对事漠不关心。但是我唯独最钦佩勇于反抗、不畏强权的晴雯。

犹记得王熙凤带人进屋时,其余丫鬟无不战战兢兢,俯首帖耳,只有她,猛然掀翻箱子,带头顶撞凤姐,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带着蔑视与不屑,令凤姐与王善保家的竟感到一丝丝不可置信的压迫力。

是个性,还是情商为零?晴雯一步步点燃了她人生春天的荼蘼花

只不过,我们还要感叹一句,是宝玉误了晴雯,害了晴雯。

宝玉待她极好,视为“心中一等人”,关系也是极为亲厚,不同于别的丫鬟。二人的关系非常微妙,似是爱情,又像友情。也许,二者兼有,无法分清罢。

贾宝玉,身为大观园中众多美女环绕的异性,王夫人仅有的宝贝儿子,贾母最疼爱的孙子,便理所当然的成为大家谄媚讨好的对象,也是一些丫头心底偷偷爱恋着的人。甚至连清高孤傲的林黛玉、端庄达礼的薛宝钗都爱着他,晴雯她,又岂会免俗?

是个性,还是情商为零?晴雯一步步点燃了她人生春天的荼蘼花

只不过,晴雯对宝玉的爱是纯洁的,不同黛玉的小心敏感,也不似宝钗的隐忍不发,而是一种尚未苏醒的爱情,一种近似于朦朦胧胧的情感。

而宝玉一直对女孩很好,他就是情种,道出播撒。而晴雯,却也是深深记着他这种好,感恩深处转为情。她诚心待宝玉好,欣赏宝玉带她们如同辈之人,不分高低贵贱。她喜欢这种平易近人的宝玉,她渴望能和“主子”同呼吸,共命运,她向往这种无拘无束的生活……她希望的太多了,以至于在不小心摔坏宝玉扇子时,是那么心碎。后来的撕扇并不是她单纯的同宝玉怄气,只是她蔑视富贵,不怕强权,深爱这宝玉的心。她是实实在在地在撒娇。

是个性,还是情商为零?晴雯一步步点燃了她人生春天的荼蘼花

若不是喜欢宝玉,在宝玉写了几个字,让她贴门斗上后,她又怎会生怕别人贴得不好,不顾危险亲自爬高上梯地贴了?

若不是喜欢宝玉,担心他被贾母责罚,她又怎么会在重病之际,狠命勇补烧了一个窟窿的雀金裘?

若不是喜欢宝玉,又怎么会在宝玉为麝月挽发的时候妒意横生,摔帘而出?

正是这一幕幕画面,让我从中窥到一个敢爱敢恨、不屈世俗、果敢勤劳的女子,如一缕清风,只是点燃了春天所有的荼蘼花。她的好景也不长了。

是个性,还是情商为零?晴雯一步步点燃了她人生春天的荼蘼花

当命将息之时,她苍白的脸庞靠在宝玉怀中,用力一笑道:“我虽生得比他人略好些,可并没有私情蜜意勾引你怎样?如何咬定我是个狐狸精?我太不服!……”

说毕又拭泪,将指甲和贴身的红菱袄子一起交给他,被别人污蔑,她索性做别人污蔑出的那个自己,也更不枉她和宝玉主仆一场……

这一别,就是这二人永恒的诀别。

翌日,狂风阵阵,在表哥、嫂子的凉薄对待下,在无人问津的冷落中,一朵本该娇艳绽放的芍药,寂静中,独自的、渐渐的、永远的凋零了。香魂随风散,寒鸦夜啼。

是个性,还是情商为零?晴雯一步步点燃了她人生春天的荼蘼花

晴雯一生都在跟着自己的心走,以一种率性张扬的姿态随心所欲的活在大观园中。这种性格注定了她悲苦的命运和不可能善终的爱情。

但,这也不枉她来人世间走一遭,真希望她如同那小丫鬟所劝慰宝玉的话,升天成了芙蓉花神,不再有任何苦难,美好度日。只有这样,这风流灵巧的女子呵,虽如青烟消散,我的心头才会少一点凄婉哀愁!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