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人为一小丫头改名,竟改变了她一生的命运,只因她不懂这两个字

从小就被卖,父母还健在,这或许让袭人一直都沉溺于深深的自卑之中。

贾母说她是个没嘴的葫芦,也就可谓对她自卑而内向性格的一针见血的评判。

后来,她的父母要赎她回家,她不无感伤地说道:

当日原是你们没饭吃,就剩我还值几两银子,若不叫你们卖,没有个看着老子娘饿死的理。如今幸而卖到这个地方,吃穿和主子一样,也不朝打暮骂。

若果然还艰难,把我赎出来,再多掏澄几个钱,也还罢了,其实又不难了。这会子又赎我作什么?权当我死了,再不必起赎我的念头!

是啊,这又何尝不是袭人对于自己命运一针见血的评判。她的命运,她何曾作得了主,又何须多言。

她唯一坚持的就是守好自己的本分。古代社会女子地位低下,你们要卖就卖,只要有我一口气在,就不让爹娘哥哥饿死。如今,你们若再艰难,尽管还可以将我卖一次。

袭人有此种牺牲精神,一家人听了,应当甚是为之汗颜吧。

但是,所谓的守本分,就是一味懦弱,任人揉捏吗?

显然,袭人不是傻子,她果断的拒绝了她哥哥的提议。她不想进一步为家人牺牲。

在贾府那么多年,我已然深受贾母看重,又是贾宝玉身边的大丫头,吃穿和主子一样,也不朝打暮骂。

而你,我最亲的人,为了你所谓的良心,却要我离开这里,放弃自己多年的心血!

我为你们付出了,你们生活都已经够好了,又何必来打扰。我也要有自己的生活,我挣来的一切,我要珍惜。再次成全你们,已经不是我的本分。

袭人想到这一切,内心当然甚是悲凉,不得不哭闹一阵。

袭人她想要的是去坚守她新的本分。除了贾母说她是个没嘴的葫芦,作者却赞美她倒有些痴处:服侍贾母时,袭人心中只有贾母,后来跟了宝玉,心中又只有宝玉了。

她就是这样地守护着自己的信念,坚守着自己新的本分,该做的事做好。贾母看她稳重,她越发要强规谏宝玉,像曾经无怨地对待父母一样,也无怨地对宝玉,发挥着自己的光和热。

她自己如此,出身又悲苦,自然也像晴雯一样,无法容忍那些超越本分的人和事。

晴雯凭借她的乖巧,慢慢地赢得主子们的好感,才有了后来的地位,她自然看不惯小红那么样“不知天高地厚”地为贾宝玉端茶送水。袭人当然也看不惯四儿在贾宝玉面前卖乖,只是她远没有晴雯直接,更没有晴雯的爆炭脾性。

她与四儿的恩怨情仇大致如下。

如同“袭人”一样,这“四儿”的称号,是贾宝玉给的。她原名叫芸香,袭人大概是看她年龄上大些,生得也不赖,肯答应,能干活,人又灵巧,地位又比较低,也就有意收拢她,在怡红院也多个心腹,多个得力助手。

受了自己的照管,袭人干脆给她改了名字,让她叫“蕙香”。看看这个“蕙”字,寓意当然是,你芸香受到了我的恩惠,你又聪慧灵巧,希望你知恩投报,永远做我袭人脚下的人。在古代,地位高的人,给地位低的人赐姓名,大抵都是有着收拢的意思,袭人当然也不例外。

可是这四儿,不争气,更没有脑子,也不知道是什么出身,沾不得一点甜头。

那回,袭人还只刚刚与宝玉“闹翻”,因为宝玉一时的眷顾,她就临阵倒戈,变着法儿笼络宝玉,想抓住这个机会,改变自己低下的地位。她全不知,这是袭人的心机,是袭人对于宝玉劝诫,把个袭人丢到了九霄云外。

这么样,袭人的一番苦心,也就成了东流水。面对四儿如此忘恩负义,不守本分的人,袭人又怎么不寒心,不生气。

于是,袭人与宝玉和好后,开口就说:

从今咱们两个丢开手,省得鸡声鹅斗,叫别人笑。横竖那边腻了过来,这边又有个什么‘四儿’‘五儿’伏侍,我们这起东西,可是白‘玷辱了好名好姓’的。

这是袭人的醋意,更是袭人对于四儿的打击报复。一句“玷辱了好名好姓”,自然是说四儿再也不配呼作蕙香了。

宝玉当然会更注重袭人的感受,就算四儿后来说什么“同日生日就是夫妻”的话,贾宝玉似乎也是不感冒。只是一味宠爱晴雯芳官等。

可见,宝玉也不喜欢这种不知恩义,过分地不守本分的人。后来,不只是袭人谏言,还是别人的告密,四儿被撵走,也就只是被撵走了。

真是袭人好心为她改名,却不曾想到,蕙香之蕙,变成晦气之晦,因此而改变她一生的命运。假若袭人不曾笼络她,她也能够坚守本分,不令袭人寒心,她那蕙香的名号,也就是聪慧知恩图报的象征,而不是宝玉口中说的晦气。

人生在世,不断的与他人接触,下场如何,或许就全看“本分”这两个字了吧。袭人受得住本分,因此于在荣国府泰然立足;四儿芳官等不知本分,因此而前途未卜。

刘姥姥也说,守着多大的碗,吃多大的饭。只有让自己变得更优秀,更强大,才能一飞冲天,一鸣惊人。像四儿一样投机取巧,依仗他人的宠爱,显然就是一种十分危险的事情。

所以,守本分,不是奴颜卑漆,也不是忍耐顺从,更不是故步自封,而是基于自身基础的锐意进取(小红就是如此吧)。只是可惜的是,袭人自从得到王夫人的重要,渐渐地,也忘却了她的初心。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