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如何狠狠地给了薛宝钗一记响亮的耳光?

如果说,黛玉的小性子仿佛一句诗: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那么,薛宝钗的秉性,完全就是那后半句的反面,道是有情却无情

看看袭人让史湘云替宝玉做鞋子,薛宝钗同情的了不得,说袭人揣着明白装糊涂,没有体谅到史湘云的辛苦,不该让她帮着做那些。还说自己也为此伤心。看看她是多么有情有义,对史湘云是多么体贴。

接着,袭人无奈地说:“偏生我们家那个牛心左性的小爷,凭着小的大的活计,一概不要家里这些活计上的人做,我又弄不开这些。”

薛宝钗却道:“管他呢,只管叫人做去,只说是你做的就是了。

看看这里,是她对于史湘云同情的延伸,但是这又怎不是对于贾宝玉的无情。“管他呢”,该是道尽了薛宝钗多少冷漠的心。她梦想着金玉良缘,可是她对于宝玉的爱,却连袭人都不如。

就算是她帮着袭人做,也是一种欺骗了。况且宝玉本来也不想让她做,后来宝钗主动为她绣肚兜,贾宝玉就觉得甚是不堪,觉得亵渎了薛宝钗。

因此,她对于史湘云的好,也就不是因为她有着美好善良的个性,而是一时的目的使然,怀有着身边一时难以揣测到的动机。

这里,宝钗刚刚露出无情的一面,为了怕被读者们淡淡看过,为了进一步让读者们了解其本性,作者曹雪芹又为大家上演了一曲关于她的精彩好戏。

且说她二人正在谈话,忽见一个老婆子忙忙地走了进来,说金钏儿跳井死了。

这消息,在贾府传开,对于众人来说,当然是犹如五雷轰顶。贾政说,祖上从来不曾苛待下人,而这下人又是王夫人的大丫头,如今还是跳井死的,必定有什么冤屈。贾政如此想,众人也就不可能不这么想了吧。

袭人第一个就扛不住,想着跟金钏儿素日同气之情,不觉就留下来泪来。

是啊,金钏儿确实是一个最大的悲情。她又何尝犯了什么大错,只不过是让宝玉看淡与她之间的缘分,说出王夫人后院里贾环正在与丫头亲密。王夫人就发狠心,要将她撵走。

关键是这撵走不是一般的撵走,想想贾府,这么样的大户人家撵出来丫头,其名声自然是不好听,其一生也就算是毁了。

所以,金钏儿说:“我再不敢了,太太要打要骂,只管发落,别叫我出去,就是天恩了。”

这“天恩”二字,更是格外衬托出了金钏儿此后命运的凄寒,直接为她投井而死,埋下了伏笔。

我想,袭人晴雯等丫头由此也是会想到金钏儿的的悲惨下场吧。袭人是听到此消息后,很快就掉下了眼泪,显然内心早已有着淡淡的悲伤。晴雯呢,跌破扇子,因为跟宝玉怄气,后来宝玉在恼怒中说要将她撵走,她又说自己死活不愿意走,都是因为明白了其中的可怕。

再看王夫人,得知此消息,也甚是有些悲痛。她内心满是慌张,不知道宝玉因此而有什么举动,或者这一事件会对宝玉会造成怎样影响,也有自责之心,也暗暗地为金钏儿留下冰冷的泪水。

而薛宝钗呢,却毫无人性,听得此消息,她也不留心袭人哭了,而是径直离开,来到王夫人房里,企图立马安慰好王夫人,对金钏儿来一通最冷酷的污蔑。

她说:“姨娘是慈善人,固然这样想,据我看来,她并不是赌气投井,多半是在井边憨顽,失了脚,掉了下去。况且,岂有这样大气的,纵然有这样大气,也不过是糊涂人,也不为可惜。”

这么样,一个完全冷血的薛宝钗,就站在王夫人面前,也站在读者们面前。

看她对王夫人有情,却是对金钏儿最为丧失了人性的指责。所以你要想,一个对死者都去极尽污蔑之人,其对于他人的情义,又能够真到那里去呢?

这是许多读者对她的愤怒之根,也是作者对她的愤怒,作者极尽刻画出这么样没有人性的宝钗,显然会彻底点燃许多人心目中对于宝钗的怒火,听到宝钗这样的话,恨不得狠狠扇薛宝钗一记响亮的耳光。其实,这又何尝不是曹雪芹想扇薛宝钗的耳光。他只不过是想借助读者们的手罢了。

作者创作红楼梦自叹,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这荒唐,自然有着薛宝钗的许许多多荒唐的言论,这辛酸泪,更是有着为金钏儿之死而感到人生的辛酸之泪。

可叹世间许多人执迷不悟,仍然为薛宝钗辩护,将冷血看成是人之常情。不亦哀哉。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