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鹦鹉学舌,短短一句话,暴露了她最火热的心

与心幽欢 珍爱红楼 2018-01-21 82 次浏览 林黛玉鹦鹉学舌,短短一句话,暴露了她最火热的心已关闭评论

不知讨厌黛玉之人的心,是怎么想的,或怎么长的,要是我,就特爱黛玉那“尖酸刻薄的小性儿”。

看看宝玉,不能喝冷酒,黛玉跟他在一起,应当是不知劝了多少,他就是不听。谁知道,宝玉一到薛宝钗家,就中了美人计,三言两语,就被搞定了。果然放下冷酒,名人温来方饮。

这时,黛玉在场,当然看不惯,她抿着嘴在笑。一方面是笑薛家母女那种有心的殷勤,宝钗那种突然可亲的教训,另一方则是笑宝玉傻,经不得宝钗一吹嘘,就成了乖孙子。

所以,当雪雁将手炉送来的时候,黛玉就借机向宝玉喊话,说:

难为你费心,哪里就冷死我了。

“哪里就冷死我了”,这话是黛玉当时的原创吗?难道黛玉就真的不冷吗?据我看来,这短短七个字,完全是黛玉对于宝玉平常话语的一字不落的引用。

我们可以想象,黛玉平常劝宝玉别可冷酒,宝玉一定是用这句话顶黛玉,说:

难为你费心,哪里就冷死我了。

黛玉说的如下话,就是辅证。只见黛玉接着说:

也亏你倒听他的话,我平日和你说,全当耳旁风。

想想,这个时候,这些话飞进宝玉耳朵里,她当时该是多么汗颜。

这虽然只是黛玉轻轻地调侃,让宝玉无地自容,但是却也是颇有艺术性地,高度再现了日常生活中,我们最不在乎最与自己亲近的身边人话语的景况。

贾宝玉当然会因此而反思自己,平常是不是过于忽略黛玉对于自己的关心。因此,在黛玉这最冷的表达下,宝玉感受到的却是黛玉的温暖,是她一颗最热的心。

这也就是黛玉高超的撒娇艺术与语言艺术了。如果她像宝钗劝宝玉读书一样,直接批评一顿宝玉,并直白地说出自己心底里往日劝说事情,那样,宝玉心底,没有暖意不说恐怕会徒增反感吧。

再看,黛玉无意听到宝玉对着袭人和史湘云道出的那些最令她感动的话语,即使她内心十分感动,其外在的表现,也是冷到极致。

当时,宝玉追了上去,因看到黛玉哭了,就禁不住抬起手来为黛玉擦拭眼泪。

谁知道,黛玉没有什么外在的感动不说,竟然直接退后几步说:

你要死啊,作什么这么动手动脚。

这也就完全不是言情小说或才子佳人小说里的套路。如果是言情小说,女主还不是很快就依偎在男主怀里。

因为黛玉,她是最自尊自强的黛玉。时刻记得保护自己与宝玉,要是因为一时内心感动,有所亲昵,还不是立马会落人口舌,使得彼此名声不保,误了终身。

因此,黛玉对于宝玉的爱、的暖,是随时随地的,黛玉活得始终都是那么清醒。

宝玉当然要解释一番,说:“说话忘了情,不觉得动了手,也就顾不得死活。”

宝玉就是这么不长进,就是这么一个性情中人,内心没有邪念,却又容易落人口舌,黛玉听了内心当然会更急,只见她又说:

你死了到不值什么,只是丢下什么金,又是什么麒麟,可怎么样?

这话看似更无情,其实又何尝不是提醒宝玉,他俩的对立面就是金玉良缘。宝钗时常偷偷出现,偷窥他俩,还不是想揪出他俩的什么错误。

果然,黛玉宝玉当时站在一起的情景,都被宝钗收进眼底。她突然走出找袭人,袭人也是被瞎得一跳。可见薛宝钗神出鬼没,让林黛玉多么的担心。

黛玉说这话,宝玉不懂得其中意思,以为黛玉又在吃醋误解他什么的,所以又有些激动了。黛玉只见他额头上筋都暴了起来,急得一脸的汗。

看到此情此景,黛玉当然也有些为宝玉着急,也就禁不住近前伸手替宝玉擦汗。

黛玉刚刚不是说宝玉不该动手动脚,怎么这一会,她自己就又为宝玉擦汗了。

这当然是她对于宝玉的担心。如果她继续批上礼的面纱,丢开宝玉走开,则就有失温情了。况且儒家也有言论说,关键时刻,一般的伦理可以放到一边。有孟子的话为证:

孟子曰:“嫂溺不援,是豺狼也。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援之以手者,权也。

后面,宝玉好了有些,对着黛玉直说好几个“你放心”,黛玉就悄然走开了,不想理那“发了疯”的宝玉。这就又是她的冷的。

总之,从黛玉刚开始鹦鹉学舌,道出那短短一句话其,我们就知道,她对于宝玉的感情是冷热交替的,冷中见热。归根结底,黛玉表现出的所有的冷热,都是她对于宝玉最炽热的爱。就这么样,宝黛爱情,一直在冷热相生正,逐渐臻于完美。

假如我们生活中,有此如此在乎自己人,能够陪自己度过一生,夫复何求?能像黛玉那样“尖酸刻薄的小性儿”,又算得了什么呢?说不定,那还是生活里的无限情趣。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