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用这14个字,道出了对袭人最沉痛的感喟

有人问,袭人都嫁给蒋玉菡了,优伶也因此有福气了,为什么她还是被作者同晴雯一道,安置在了薄命司?

抛开读者们主观的审美不说,我想说的是,或许,这也是作者对于袭人能力的一种肯定吧。

况且,作者早就说了,自己创作红楼梦的时候,想到那些女儿们的精彩,自己更是悔不当初,所以歌颂一番这些水做的骨肉,不让她们因为他的无能而一并泯灭在历史的尘埃里。

那么袭人何德何能,被作者肯定,就算是结局相对讲好,也被作者深深地同情着呢?

我想,首先就是袭人之口才,曾经深深地折服过作者吧。

她怎么劝宝玉,其中是怎么的高明,我们之前就讨论过,这里我们暂且不细说,我们还是来看看,她的那一番令许多人极为厌恶的对王夫人的谏言吧。

首先,她就知道先声夺人,一下子就戳到别人内心的痛点,她说:

论理,我们二爷也须得老爷教训两顿。若老爷再不管,将来不知做出什么事来呢。

这里,别人责怪贾政不该管,而袭人这个宝玉的身边人,却说宝玉该教训两顿,如果没有这次的教训,将来就会有着难以弥补的后果。

这么样,袭人将贾政的管与不管,有着不同的后果放在一起,既能够发人深思,更是能够让人想到,是不是宝玉真的堕落到了非死打不可的地步?

本来轻轻一件小事,就这样被袭人说得事关重大。听了袭人的话,王夫人立马开口念佛,当就是被袭人的话,一下子就戳痛了内心。诉说一番委屈之后,竟然还在袭人面前落下泪来。

这样,袭人又乘胜追击,说:

二爷是太太养的,岂不心疼。便是我们做下人的伏侍一场,大家落个平安,也算是造化了,要这样起来,连平安都不能了。

袭人道出“岂不心疼”四个字,一下子就收住了王夫人全部的眼泪。这让王夫人觉得,有人知道她的心疼,仿佛后来黛玉感叹自己遇见了知己。

“连平安都不能了”,这句话,可谓是袭人将宝玉不好的未来,在王夫人面前提前上演一遍。彻底让王夫人感到害怕——如果不管教,王夫人将来会比现在更为心疼——宝玉的未来,真是不幸被袭人一语眼中。当然,王夫人当时还不愿意这么想。

有劝说不行,袭人还需要王夫人才去行动啊,要不然,袭人说得再美,岂不是空中楼阁。于是袭人接着说:

俗语说的‘没事常思有事’,世上多少无头脑的人,多半因为无心中做出,有心人看见,当作有心事,反说坏了。只是预先不防着,断然不好。

别人生活着,是觉得有事不好,袭人想到的却是没事找事,防患于未然。这是她提出宝玉搬出大观园后,格外希望王夫人有所行动的话语。

而且,无心二字,点出了宝玉的莽撞与不知世故,有心人三个字,则是道出会有人借机毁掉宝玉的名声。如果不急早为之,定是断然不好。

这个时候,袭人的情绪就有些激动了,语言更直白,算是慷慨陈词了:

那起小人的嘴有什么避讳,心顺了,说的比菩萨还好,心不顺,就贬的连畜牲不如。二爷将来倘或有人说好,不过大家直过没事,若要叫人说出一个不好字来,我们不用说,粉身碎骨,罪有万重,都是平常小事,但后来二爷一生的声名品行岂不完了。

在这短短的话语里,袭人就道出三重厉害。第一重,宝玉身边的小人们,心胸难测,他们全凭心顺与心不顺来决定与他人相处的态度。第二重,别人说好没什么,只不过是奉承,但是别人说不好,就是贾宝玉一生的品行问题,这品行问题也就宝玉的前途问题。第三重,袭人说她粉身碎骨事小,宝玉名声没了事大,更是道出了她的一颗无私之心。

这么样,面对这三重厉害摆在王夫人面前,王夫人是不能不去防患于未然了。

或许,袭人也意识到自己的言语有些激动吧,感觉自己忽视了王夫人的存在,所以又连忙缓和了语气,不再喧宾夺主,依然高高地将王夫人托起,并表示出自己的衷情,她说:

太太事情多,一时固然想不到。我们想不到则可,既想到了,若不回明太太,罪越重了。近来我为这事日夜悬心,又不好说与人,惟有灯知道罢了。

其意思当然是自己并非专门来此卖弄一番,这一切王夫人自己也想得到,只是事务忙碌,一时忘了什么的。特别是袭人说她的心思,唯有灯知道罢了,就是更是显得可怜见了的。

不得不赞叹袭人,她如此一番游说,也真的立马就让王夫人动心了。王夫人虽然没有完全采纳其建议,但袭人的地位却是明显提升了,一下子就超过了众人,成为宝玉隐性的准姨娘了。

况且,怡红院后来被王夫人监视,知道怡红院的大小之事,定与袭人的谏言莫无关系。袭人没有当王夫人的谍者,没有害怡红院的姑娘们,但是他们的悲剧,却绝对与袭人有着间接的关系。这也就是《世说新语》里说的,我不杀伯仁 伯仁却因我而死。

这也就是袭人绝妙的口才艺术了。她一个没有读过什么书的姑娘,将人情世故说得那么鞭辟入里,对于宝玉的未来,充满深谋远虑,三两句话就让王夫人动容落泪,并想有所作为,就是学富五车的薛宝钗也难以奇迹一二吧。看看宝钗对宝玉的劝说,全是生硬的直接的指责式的。其语言艺术,何曾有袭人这么样的曲径通幽(人心)的妙处。

这样,袭人如此周全的心思,本可为贾府效力,可是最终却只有嫁给优伶,埋没一生,作者或许是因此而觉得她薄命吧。作者也就发出这两句最为沉痛的感喟:

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原来,作者对于袭人的离开,也是十分不舍的啊。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