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纨最诡异的一笑,彻底暴露薛宝钗从大观园落荒而逃的根本缘由

薛宝钗急急忙忙赶到李纨的住所,打报告,说要离开。

李纨听说,第一反应竟不问缘由,只看着尤氏笑。尤氏呢,一时间,也不表示关心,也只看着李纨笑。好像薛宝钗突然要离开了,并不出人意料,而是一件可笑的事情。

那么,薛宝钗的离开,是尤氏与李纨意料中的事情吗?

既然李纨听了薛宝钗的话,第一反应是看着尤氏笑,我们不妨先看尤氏事先说的这句话:

你们家下大小的人,只会讲外面假礼假体面,究竟作出来的事都够使的了。

这话说得不轻啊。李纨看着尤氏,其意思是不是说尤氏口中的这些大小的人,是不是就来了一个呢?要不然,李纨根本就没必要朝着尤氏心领神会的笑啊。

而且,“你们家下”四个字,也并不一定全指贾家的人,在加上一大一小,也就是指住在贾府的人了。

再有,只会讲外面假礼假体面,能够指向的人,似乎就只有王夫人与薛宝钗。

抄检大观园的过程中,丝毫看不出王熙凤、惜春、探春等的假,就算小人物中,人们说司棋假体面,大人物还是只能够指向薛宝钗与王夫人,况且司棋个性十足,从来不注意什么礼,什么体面,她也就更不可能假。

而薛宝钗突然就要走了,所以此刻的假,也就只能全部落到薛宝钗身上。因为假礼假体面被人戳穿了,不走不行啊。

薛宝钗的这假礼,假体面,又表现在什么地方呢?又是怎么被李纨和尤氏给看出来的呢?

我想,在李纨心中,薛宝钗首先就是一个贾的懂礼者。为什么?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薛宝钗作为一个薛家的女儿,却在贾府里指手画脚,在李纨看来,也就简直有失体统。

而薛宝钗平常又是一个多么懂礼的样子,总是三缄其口,但是,在于关键时刻,为了那么一点统治贾府的欲望,她就把所有的礼都抛却脑后了,而且还心安理得,丝毫不知自己不懂礼。此为其一了。

其二,因为是王夫人的指定,薛宝钗协助贾探春,大家没有什么话可说。但是,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啊。

这也就是之前的文章里分析过的。薛宝钗这一插手,她的光辉形象,立马就没有了光泽,人们对她理家能力的幻想,完全是一厢情愿。

再次回想一番,思索一下,你就会发现,王夫人让她理家,让她照看后院的安全,可是薛宝钗却没有地点作为,贾府后院里偷到丛生,许多人黑夜里都干着难以见人的勾当。

孔子曰: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贾府里晚间乱象丛生,当然是薛宝钗失职无能之过。

相反,薛宝钗却只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在贾府,在大观园里暗暗布置自己的眼线。

譬如抄检大观园,明明是事先不动声息的低调行动,是在大家都已经睡下的时候,才开始抄检的,而且,又没有抄检蘅芜苑,可是第二天一大早,大家还没来得及从睡梦中缓过神来,薛宝钗就已经准备好离开了,只等对李纨回一声话,就溜之大吉。

薛宝钗为何能如此迅速的反应,自然是在当晚时分,薛宝钗的耳报神们,就已经向她回明了此事。

这就是其不专心于夜间小人们的不轨行为,想着的确实去窥探大观园里主子们的活动的卑劣作为。这也就是她暗藏在贾体面之下,不可见光的本来面目的。

其三,绣春囊下落不明,而蘅芜苑又没有被抄检,薛宝钗弄清事情的原委,也就更加地不可能不落荒而逃了。

看她走到匆忙,告辞得紧迫,就知道她内心有鬼。她要走,也不急着那么一时,完全没有必要一大清早就去会李纨。而且,她告辞的时候,也甚是不知礼,回报完,李纨刚要说请她,她就自己闯了进来。可见,她内心如火如焚。丝毫没有把李纨放在眼里。

再看她一大早就打发了史湘云往别地方去玩,她好收拾行礼,也必然是她内心有鬼。她有什么东西见不得史湘云的眼,这东西,很有可能就是绣春囊或类似的物品。

还有,她决定搬走后,关于她的她的屋子。她对李纨说,不用别人去看屋子等她再次回来,还让李纨把云丫头请出来,跟着李纨住。这中间,似乎又隐藏着薛宝钗内心某种敏感的东西。她是怕别人去了蘅芜苑乱翻东西,翻出什么不利于她的物件吗?

因此,薛宝钗所道的薛姨妈病了,要回家照顾,也就在非常具有欺骗性的离开大观园的由头了。

这么样,李纨尤氏猜测绣春囊是薛宝钗,如果真的是薛宝钗的,薛宝钗的假体面,就更是会碎落一地了。

如此,薛宝钗一瞬就面对着三大棘手问题:

王夫人委托她管家,管得不好,致使作奸犯科者从生,暴露了她能力底下;大家追查绣春囊的主人,她成了最大的嫌疑人;王熙凤她一如既往的打压她。

在这三大致命性问题的打压下,她的内心防线,又怎会不被摧毁,她又怎会不在慌忙作出离开大观园的决定。所以,李纨与尤氏之间最诡异的一笑,彻底暴露薛宝钗从大观园落荒而逃的根本缘由。

最后,只能说,薛宝钗咎由自取,阳关她不走,非要去走上金玉良缘的独木桥。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