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临死前的哭诉,唯有她一个人觉得可笑,更觉可悲

原创作者:清尘缘

《红楼梦》里面的丫鬟众多,单是各位主子们的贴身丫鬟——一等丫鬟,就不在少数。

其中,贾母的鸳鸯,宝玉的袭人,黛玉的紫鹃,等等这些人,可谓是占尽天时地利与人和,比小富小贵人家的小姐,都有排场。

但是,地位卑贱,有志难伸的丫头,更是大多数,她们大多受一等丫头及其婆子们管教,被人随意打骂,而无处伸张。像坠儿这种身份的丫头,就只得任由晴雯这等丫头打骂驱赶。

不过,鸡窝里也能够飞出金凤凰。一个有才华的人,岂能长期辱没比自己拙劣之人之手。小红,就是在一堆普通丫头中间飞出的十分有才干的金凤凰。

其实,其出身相对于其他丫头来说,可谓是好的,她是贾府的家生女儿,是大管家林之孝的女儿。这样听了,是不是对她有些肃然起敬?或许她本来就是金子,只是被林之孝埋在怡红院的沃土里。让她在那里历练,历练,让她在默默无闻中,茁壮成长。

机遇总是留给那些默默成长着的人,这话在小红的生活里的也得到应验。那次,宝玉回来,又累又渴,喊人此后茶水,可是,周围没有其他人答应。

这个时候,唯有小红在,她便轻轻地走到宝玉身边,为宝玉递上了一杯茶水。宝玉见了她,甚是惊奇——怡红院里还藏着这么一位水做的骨肉——小红出众的相貌与举止,一下子就征服了贾宝玉,贾宝玉一时间就关心她得很,问这问那的。小红大方自然,对答如流。

是啊,小红伺候宝玉一点都不笨手笨脚。宝玉本来被秋纹、晴雯她们伺候惯了,如今突然换成了小红,他竟丝毫没有异样感觉,直到看到了小红,才有惊喜。

自古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小红就这么偶尔给宝玉倒了一回茶水,被秋纹、碧痕等发现了,就被她们百般奚落起来,说她惯会”赶巧宗”。不久,小红又被王熙凤派去跑腿,在路上被晴雯看见了。晴雯也立马火冒三丈,为她伺候了一回宝玉而生气,同时质问她为什么不干活,而在外面疯耍。意思当然是说她不该太活泼,不搞好本职工作,想强别人的饭碗。

小红虽然一一作答,说都做完了,也说了缘由,但是,依然反唇相讥,讥讽小红为”攀高枝”。

这就是优秀的人一旦表现出优秀,立马就有人眼红,心生妒忌。

不过,小红虽然很是委屈,但是她出了房门,也没说什么。小红格局大,不与傻瓜论短长。

只是宝玉没有那个福气,晴雯也过于刻薄,到宝玉刚一发现小红的好,王熙凤立马就开口要了小红。

事情是这样的,那日小红与众人同时在滴翠亭说笑。凤姐一时需要人传话,便招手叫人。那么多人,独独小红一人弃了众人,跑至凤姐跟前,听其吩咐。可见其反应之迅速,为人之机敏,行动之活泼,胆大而又心细。说不定,其他人要么是怕凤姐装作不听见,要么是贪玩,不想被人利用。

她虽然来了,但是凤姐使唤她,依然有些不放心,毕竟不熟悉。小红就这样回道:”奶奶有什么话,只管吩咐我说去,若说的不齐全,误了奶奶事,凭奶奶责罚就是了。”

小红的这番回答,这等爽快,王熙凤一下就放心,任由小红去办事。而且,这回答不但愿意承担失误的后果,自信中又不失谦虚,真真是给足了凤姐这个管理者极大的面子。

试问,哪个领导在交代属下做事的时候,不是有着如此的顾虑?想听到如此的回答,是哪个领导也会觉得自己用人得当。

小红回来给凤姐回话那一段,小红的能力,来了一次彻底的大爆发。凤姐立马对她刮目相看。

王熙凤忍不住夸她道:”难为说的齐全,不像她们扭扭捏捏的蚊子似的。”并问小红愿不愿意调到她身边做事,说:“我一调理,你就出息了。”

小红的一番回答,又是让凤姐惊喜不断,只见小红说:

“愿意不愿意,我们不敢说。跟着奶奶,我们学些眉眼高低,出入上下,大小的事儿,也见识见识。”

小红这番话说的如此的谦虚,委婉,不卑不亢,更是也表明自己的上进心。她这样不惹人喜爱,也惹人珍爱了。

就这么样,小红抓住一次次的机会,使得她自己的聪明才华没有在怡红院埋没。所以,受到讥讽和排挤并不可怕,重要的是眼睛能够噙住泪水,懂得蛰伏,又能够适时的表现自己的才华,命运自然会还你一个公道。这样的人,也就不用像晴雯一样,临死前哭诉自己命运的悲哀。猜想一下,小红如果听到晴雯临死前的哭死,不知道是否会觉得好笑又可悲。

最后,我们只能说,拥有积极的人生态度,处处有惊喜;依赖于他人的一点喜爱,而骄矜自满,随时都会遭遇悲哀。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