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贾宝玉为女孩子们犯的傻

宝玉上辈子真的应该是女儿托生的,因为他为女孩子们做过好多让人觉得傻傻的事情。

龄官因为对贾蔷不能言说的爱情,在地上画着“蔷”字,画得被雨淋了都不知道,急的也在雨中站着宝玉叫道:”不用写了。你看下大雨,身上都湿了。”

龄官回过神来因笑道:”多谢姐姐提醒了我。难道姐姐在外头有什么遮雨的?”

一句提醒了宝玉,”嗳哟”了一声,才觉得浑身冰凉。低头一看,自己身上也都湿了。说声”不好”,只得一气跑回怡红院去了,心里却还记挂着那女孩子没处避雨。

可见,这里的宝玉傻不傻?自己被雨淋了都不知道还记挂着雨中的龄官。

江南甄家的两个婆子,因此也觉得宝玉傻,是个奇怪的人。是啊,偏生就喜欢女孩,讨厌男子,说女孩有千百种好,男孩子都是污泥浊物,这种奇怪的言语,也只有他才说的出了。

不过,甜言蜜语外,他对女孩好的心也是有目共睹。

平儿这般有能力的姑娘,都对宝玉有过称赞。

王熙凤的生日,贾琏却和鲍二的老婆在自家屋里鬼混,结果被回家醒酒的王熙凤发现,王熙凤大闹了起来,夫妻两人都打平儿。平儿受到了极大的委屈,大家一阵安慰后,被宝玉请去了怡红院。

听着平儿的委屈,宝玉倒先替凤姐和贾琏赔不是。可见傻不傻,又不管他的事,可见他懂女儿心。

接着他见平儿妆容和衣裳都脏了便让平儿理妆,贴心的让平儿用他们自制的香粉和胭脂,为平儿簪花,还用想着让袭人拿衣服给平儿换,后李纨让平儿去了稻香村。

平儿走后,她见方才的衣裳上喷的酒已半干,便拿熨斗熨了迭好;见他的绢子忘了去,上面犹有泪痕,又搁在盆中洗了晾上。

平儿素昔只闻人说宝玉专能和女孩们接交。宝玉素日因平儿是贾琏的爱妾,又是凤姐儿的心腹,故不肯和他厮近,因不能尽心,也常认为恨事。

平儿如今见他这般,心中暗暗的敁敪,夸赞宝玉果然话不虚传,色色想的周到。同时,我们也知道,宝玉还是一个很有分寸的人,知道可以帮忙的界线,不是那种滥情之人,而是真的关心平儿。

对待妙玉,宝玉也有一颗很真诚的心,即使做得事很傻,但是也会莞尔一笑。

宝玉确为妙玉知己,宝玉因为刘老老曾进入栊翠庵,走时,对妙玉说:“等我们出去了,我叫几个小幺儿来,河里打几桶水来洗地,如何?”

妙玉笑道:“这更好了。只是你嘱咐他们,抬了水,只搁在山门外头墙根下,别进门来。”

宝玉道:“这是自然的。”

宝玉知道妙玉爱洁净,妙玉都没提醒说要洗地,宝玉却先想到了,这种细心不是真心对待一个人事不能够做到的,所以宝玉也得到妙玉的另眼相看,送他红梅,生日送拜帖。

所以,宝玉这傻人也是有傻福的。

并不是常常见到宝玉,或是在他身边的人,才觉得宝玉好,与宝玉没有什么交情的尤三姐心中也念着宝玉的稳妥和用心。

尤三姐道:“穿孝时咱们同在一处,那日正是和尚们进来绕棺,咱们都在那里站着,他只站在头里挡着人。人说他不知礼,又没眼色。过后他没悄悄的告诉咱们说:‘姐姐不知道,我并不是没眼色。想和尚们脏,恐怕气味熏了姐姐们。”

接着他吃茶,姐姐又要茶,那个老婆子就拿了他的碗倒。他赶忙说“我吃脏了的,另洗了再拿来。”

这两件上,我冷眼看去,原来他在女孩子们前不管怎样都过的去,只不大合外人的式,所以他们不知道。

如果宝玉能够听到尤三姐这一番话,一定会大呼找到了知音。我们也再一次可见,男子的多情,无论怎样,在女孩子们看来,都是好的,只要你懂得分寸。

因此,我个人认为,宝玉也许在外人看来是个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可是这并不是真实的他,有些事他只是不愿意去做罢了。

她虽然做着其他人看着糊涂的事,可是他内里一点儿也不糊涂,他要在能力范围内尽力的保护着最美的花朵不受侵害。因此,女孩都愿在怡红院工作。

女孩被卖入贾府为奴,多半是因为家中贫困。宝玉很是体恤这帮女孩子们,知道她们的不容易,平日间就对她们多多照顾,多为她们撑腰。

宝玉也懂她们心里的愿望,有一天可以回家,所以宝玉对丫头们说,等着以后回了王夫人,不要她们的身价银子,全部放她们回家。

在古人看来,这又是傻事一件了。可是,这又何尝不是宝玉的菩提心。

宝玉这个人,就是这般有趣又糊涂,更有着一颗菩提心,算得是一个大暖男了,如果不与宝玉做情人,与他做一生的男闺蜜,应该也是很不错的。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