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佛,一念成魔,红楼梦女子心灵深处,那些最深的执念

与心幽欢 珍爱红楼 2017-12-20 138 次浏览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红楼梦女子心灵深处,那些最深的执念已关闭评论

人活一世心中想要的东西太多,爱情、财富、权利、清净、自我、所有的东西都能引起我们心中的执念。

何谓执念,求而不得,却苦苦追求,或是明明得到了,但是心上却感觉缺了一块;从而长期沦陷于某种情绪之中。

例如,惜春的一生,一直在追求对于人生的了悟。

小小的她,看着不起眼,却每每都能够语出惊人,周瑞家的送宫花给她,她却说:

我这里正和智能儿说,我明儿也剃了头同他作姑子去呢,可巧又送了花儿来;若剃了头,可把这花儿戴在哪里呢?

就这么样,惜春一出场,就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印象当然是源于她内心从小就生出的执念——她要彻底地远离那个肮脏的世界。

她也曾有言:“不作狠心人,难得自了汉。我不了悟,我也舍不得入画了”。

这样,她的决绝,以至于,让人忽略了其实她也只是一个小女孩。

惜春出家在她看来是她了悟了,其实这也是她对现实的一种逃避。看着三个姐姐的悲剧的命运、家族的落败,无奈也无法承受这一切,她选择了遁入空门,常伴青灯古佛。

如果了悟是断情绝爱,那生活还有什么意义。逃离红尘并不是逃入佛门就能有结果的。了悟是大彻大悟后的上善如水,心怀天地之爱,而非逃离。

惜春一定要出家的愿望本是就是一种执念,看不破这一件事,她又从哪里能得了悟呢?

宝钗克制不住的“热毒”,也是一种深深的执念。

她这热毒,按她说是从娘胎里就带来的病,幸得“冷香丸”才得以缓解。

为了抑制心中“热毒”,除了冷香丸,她不施粉黛、住空洞的屋子、对人无心无情;可是,这一切难以阻挡她对心中所求的热情。最终物极必反,宝钗的越强求反而越不易得。身上的热毒也在不断反扑。

我们那冷香丸,主要取材与四时的花蕊,也是在无言地告知宝钗,略缓俗世的心,多亲近自然、多听听自己的心声。

常放一颗平常心,想要的东西就去争取,即使没得到至少不留遗憾,不必过分掩饰内心真实的想法。

为自己活一场,做事开心畅怀了,自然也就得到真正的豁达了,也就不需要刻意去克制什么热毒。

还有,妙玉一心做个出尘的槛外人

妙玉有一种很矛盾的心绪,她想要做好佛门中人,不想被红尘俗人牵绊和沾染,但是她的心如伸出墙外的红梅一样,向往着外面自由自在的天地。

大观园的诗社她无法加入,凹晶观联诗,她巧妙参加;寻琴音偶遇宝玉,送宝玉红梅花,宝玉生日,她也偷偷送拜帖,也想感染那种欢乐的气氛。或许,她也一心想与他做个知音人,想称为他的红颜知己。

青春年少年纪被关入庙宇,热情澎湃的心如何能够得到宁静。

佛是有灵性的,身在心不在,你的祈祷它听不到,心中有佛,才能得到自在。就如黛玉,不常烧香拜佛,但对身边的人和事自有一片佛性善行,没有必要故作执念要做槛外人。

最后,我们说一说王熙凤拼命积累财富和直登权利巅峰的欲望。

王熙凤有上好的的容貌,显赫的家世背景,有温柔体贴的丈夫,有可爱乖巧女儿,有家族长辈的喜欢,有贾府当家的实权,可以说她已经比一般人拥有太多、幸福太多,可是她对权利和财富的执念,让她为自己埋下了无穷的祸根,以至到最后凄惨而死。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如果不是执念化作贪念,如果她当时可以记得秦可卿的忠告,她的结局该有另一番模样。

不过,她依然是我最爱的红楼女子之一。她的行事爽利大方,待人有礼有节,永远生机勃勃充满生命力,她在哪里哪里就有欢声笑语。

红楼梦中有太多的执念,执着她们执念的我们,是不是也在偏执着另一种执念呢?

一种妄求看懂她们的执念,一种把自己看成她们的执念,一种钟爱一个人而彻底否定另一个人的执念……亲爱的,你是否觉得自己心中有执念呢?一起交流一下吧。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