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纨一句话,道出了贾探春这辈子最大的悲情

王熙凤说她不惧怕鬼神,这个我们可以信。毕竟,谁也没有见过,怕它干什么。但是,时间却有一样东西比鬼神都可怕,那就是造化。王熙凤造化好,所以她很长时间里都悠然自得,但是,王熙凤却同样感到了它的可怕。

那回,他跟平儿说了这么一席话:

你哪里知道。虽然庶出一样,女儿却比不得男人。将来攀亲时,如今有一种轻狂人,先要打听姑娘是正出是庶出,多有为庶出不要的。

殊不知别说庶出,便是我们的丫头,比人家的小姐还强呢!将来不知那个没造化的为挑庶正误了事呢,也不知那个有造化的不挑庶正得了去。

是啊,不管哪个男人有没有造化,探春始终都是没有造化的。她生来就会被人们歧视,生来就要面对畸形的母女关系,因为这关系,早已被强化为主仆关系。所的关心不得不因此,所有的冷漠不得不搬上台面。

她刚一出生,就被王夫人抱了过去,在贾母身边养大,接受着不能再正统的洗脑教育。面对她的生母,她们教育她,主子就是主子,仆人就是仆人,无论你们之间有着怎样的血缘关系。

探春年轻气盛,有希望得到她们的褒奖,自然会一直身体力行地对待着赵姨娘,不然别人小看了自己,她想着的是站在高贵的台阶上,不能堕入到赵姨娘的队伍里。

她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也有了自己的逐渐,成了贾府里一朵娇艳的玫瑰花,深得王夫人与贾母的看重。

这个时候,王夫人当然眼红。那可是她身体掉下来的柔,如今出息了,怎么就不能拉扯自己一把,怎么就一心向着王夫人那边?但是赵姨娘不知道,探春拥有的一切荣耀都是王夫人的赐予。王夫人怎么会拉扯赵姨娘呢?

探春心底里也明白,她绝对还不能够照看这个半主子半奴才身份的娘,她对自己的娘亲越冷漠,才越有出头之日。对赵姨娘有丝毫的怜悯,都会葬送掉她大好的前程,都会使得它这朵刚刚盛开的玫瑰花,立马枯萎。

于是,人们的眼中,探春也就成了那势利的代表,探春也就越来越冷血,言辞也越来越出格。

她说,她的舅舅才升了九省检点,不是什么赵国基;

她说,哪里有人家主子拉扯奴才。她是主子,而赵姨娘及其她的兄弟都是奴才。

她的话语始终都是这样绝情,除了让赵姨娘寒心,也让广大读者不寒而栗。一个人为了自己的地位与未来,真的可以绝情到如此程度吗?

当然,不是,如果探春真的掉井了势利的陷阱了,每每赵姨娘生事,他也就不会气得声泪俱下。因为有爱,才有气啊,要不然就无限的冷漠与无情地打击。

我们看,平儿就深深地懂得她的心,赵姨娘指使彩云偷王夫人的玫瑰露,东窗事发,平儿就极力维护着赵姨娘,还不是为了探春的脸面。如果探春一点都不在乎赵姨娘,平儿还需要注意什么。

宝玉也懂得探春的心,也连忙跟着平儿,承担下了所有的罪责。

李纨见此,面对赵姨娘的愚笨,也是立马脱口而出,说姑娘满心要拉扯,只是说不出来。说不出来,自然是更做不出来。

还有,赵姨娘去怡红院打闹,被芳官等人教训,颜面尽失,探春不顾自己的脸面,还不是照样来为赵姨娘撑腰。她若真的无情,可以装作不理,或者完全没有必要亲临现场。

芳官等视赵姨娘为奴才,探春却视芳官等更低一层(如同家里的宠物),说赵姨娘跟他们如此闹,是失了自己的身份。在身份,在她心底,自然就是主子的身份。

还有之前,赵姨娘唆使贾环闹,贾环说怕姐姐生气,这还不是因为探春对她要管教,知道教育自己弟弟成人。

赵姨娘来到潇湘馆,林黛玉第一念头就知她是从探春那里来。探春如果真的厌烦赵姨娘,有何必经常见她。

所以,她们之间,血浓于水的亲情从来没有断裂过,只是造化弄人,害得她俩始终无法正常地坦诚相待,只能默默地关注,在爱与痛的边缘揪心。造化,将她们弄成了古典文学世界里最悲情的一对母女。

最后,还是李纨的那句话,面对赵姨娘,姑娘满心要拉扯,只是说不出来——道出了探春这辈子最大的悲情。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