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撵坠儿,围攻赵姨娘,晴雯一句话让薛宝钗无地自容

如果说,袭人还有那么一点争荣夸耀之心,那么晴雯就完全是素面朝天的素色女子了。

这素色,不是说她的性格与外在不明媚,而是那种内心的纯净,坦荡,让自己沐浴在金灿灿的阳光下,整个人尽是自然的气息。

这种气息,具体一点说,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痴心傻意。

她一直傻傻地以为,她会永远跟宝玉在一起,从来不曾为自己的未来考量 ,也从来不会想到自己的世界会有什么变故,更是从来没有思索过怡红院里人际关系的复杂。她的生活,也就等于是一直傻傻地做宝玉的女人。

做宝玉的女人,在怡红院的女主人,她自然时刻要以女主人自居。面对一切的污垢与不和谐,她的第一感觉,当然就是铲除。

因此,坠儿这个人物,偷盗财物,坏了品性,影响了怡红院的名声,晴雯当然是第一个放不了她。

试想,如果对这样的人宽容以待,从轻发落,又拿什么来以儆效尤呢?

况且,这是也是一件得罪人的事情。要知道,贾府里,女孩子们在怡红院有一份差事,也就等于是出人头地了,许许多多的人都会投来羡慕的眼光。后来的五儿想着法子进怡红院,就是怡红院里有着优渥的条件的最好证明。

这样,如果你轻易将人家撵走,人家是会忌恨你一生的,你立马就成了人家的敌视对象。而晴雯,却天不怕,地不怕,有的是一身正气及其对于怡红院的赤诚忠心。如果说,前面的晴雯调皮得很,惹人非议,这个时候,也就总该为晴雯点赞了。因为她那么的没有私心,为了大家丝毫不知明哲保身。时下,像她这样,敢于直言,雷厉风行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再说,坠儿在如此优渥的环境里,偷鸡摸狗,不像小红一样积极进取,被撵走也是活该的。袭人宝玉等,也不用为撵坠儿而劳心费神,这又是晴雯的一件功德了。

至于晴雯跟小红过不去,挖苦讽刺她,我想,也不必过于苛责晴雯。因为晴雯本来就把自己当做怡红院的女主人,作为女主人,又有哪个女子愿意别的女人勾引自己的男人,对自己的男人打主意呢?这是异性之间正常的排斥现象。她晴雯直接了当表现出来,总比玩宫心计,暗地里害人强多了。

再有,就是晴雯教训赵姨娘。她采用的办法,虽然也十分的偏激,但是,其盘算依然是可圈可点的。

只要大家回想一下,贾母王夫人等离开贾府的那段日子里,贾府在探春李纨的管理下,简直是乱了套路。芳官等被干娘教训,小燕她妈妈追着她打到怡红院。大家丝毫不把宝玉,不将怡红院放在眼里,爱怎么闹疼就怎么闹腾。还真欺负怡红院没人了呢。

关键时刻,当就需要走出个厉害人物,振臂一呼,给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一个下马威。彻底杜绝此类不和谐的事情。只是,这枪口,刚好被赵姨娘给撞见了。

最妙的是,赵姨娘在贾府,也是略有身份的人物,除了王熙凤等几个关键人物,别人都拿她不下,要是晴雯能够轻而易举地让赵姨娘吃不了兜着走,自然是会达到杀一儆百的效果。

而晴雯呢,她煽风点火,挑拨起芳官等的情绪,彻底地教训了赵姨娘,狠狠地给了赵姨娘一个下马威,赵姨娘落荒而退。我想,从此也就没有人敢小瞧怡红院了吧。

所以,你看晴雯嘻嘻哈哈,痴心傻意,有时候还是很有头脑的,平时她只是不愿意算计人罢了。

最后,晴雯胆子之大,她也是敢挑战贾府里的座上宾的吧。这个座上宾,就是贾府里的贵客薛宝钗。

习惯上,薛宝钗早晚都会跑到怡红院玩耍,而且,总是半夜难归,影响了大家的休息,晴雯当然就不高兴了。而且宝玉而是不是那么欢迎宝钗,晴雯干脆就直接抱怨宝钗没素养,说:“有事没事跑了来坐着,叫我们三更半夜的不得睡觉!”

这话若传到宝钗耳朵里,对她的刺激该是多么大,她该是多么的无地自容。薛宝钗此后,也就只好不理她。

而袭人呢,则是委曲求全,每次都会对薛宝钗表示热烈欢迎。心底里只有自己的小算盘,没有从怡红院及其宝玉的大局出发。

那么,怡红院里,真正心系怡红院,心里只有宝玉的人,也就只有晴雯一人。只可惜,她为了宝玉,为了怡红院,总是那么奋不顾身,可是,最后却被误解为怡红院里最大的祸害,以为是她带坏了贾宝玉。只能感叹着世间容不得太过真实的人,容不得一点点的痴心傻意,真实命运时势都捉弄人啊。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