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倒众人推,鸳鸯仅用一句话,就道出了王熙凤治家的不容易

爱红楼者,不管是喜欢凤姐的还是讨厌她的,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对凤姐的才华都是肯定的。

不用说荣国府的日常,单看凤姐协理宁国府时,只思想片刻,便找出了宁府五大痹病:

一人口混杂,遗失东西;二事无专执,临期推委;三需用过度,滥支冒领;四任无大小,苦乐不均;五家人豪纵,有脸者不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

接着,她便不辞劳苦,雷厉风行的进行了整顿。借一婆子迟到之事,杀鸡儆猴,束缚了家人。只几天,便让杂乱无章的宁府变的井然有序。这等才干,让人叹服。正是金紫万千谁治国,裙衩一二可齐家。曹雪芹,早已为之赞叹不已。

这时候的凤姐真是,少年得志,春风得意啊!

那么,管理偌大的荣国府,单单识利痹,严规矩就行吗?若如此想就太单纯了。

我们看红楼第五十五回,·平儿对管事媳妇们道:

你们素日眼里没人,心术厉害,我这几年难道还不知道!二奶奶若是略差一点儿的,早被你们这些奶奶治倒了。(这就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了。主子心机再抢,小人们躲在暗处,总还是难以不出差池。)

饶这么着,得一点空儿还要难她一难,好几次没落了你们的口声。(这当是治家之险了,大家都现实得很,只要有一点差错,大家就揪住不放。)

众人都道她厉害,你们都怕她,惟我知道,他心里也就不算不怕你们呢。(平儿这句话说的尖刻,也是大实话了,不算不怕你们,这五个字该是点出了王熙凤平儿日里,为了对付那些婆子们心机用尽啊。)

自然,下人们虽然敬畏凤姐,但是她恶名在外,自然就难以避免。而这又是她身边的人传扬出去,贾琏十分器重的兴儿,在尤二姐与尤三姐面前,就如得的议论王熙凤:

说她是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里一盆火,暗里一把刀。

说她只一味哄着老太太,太太两个人喜欢,他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没人敢拦他。

又说她又恨不得把银子钱省下来堆成山,好叫老太太说她会过日子,殊不知苦了下人,他讨好儿。

这兴儿是贾琏的小厮也是凤姐屋里的人,他尚如此说,别人就更不用提了。那么时间久了这些家仆们对凤姐难免要由惧生怨,由怨生恨,而由恨便要生事了。

贾母寿宴时,因荣府两个婆子对尤氏无礼,凤姐出于礼数将她们捆了送于尤氏处置。偏其中一人是邢夫人陪房费婆子的亲家。

这费婆子因邢夫人被贾母冷落,她们减了威势,在贾母庆寿这样大事上,看着别人逞才卖技办事,呼幺喝六弄手脚,心中早已不自在。

她平素里便指鸡骂狗,闲言闲语乱闹。如今,为了帮助自己的亲戚,更是借了这事,在邢夫人跟前造谣生事,挑拔主人,先告仆人,渐次告到凤姐,王夫人。

那邢夫人因鸳鸯之事,贾母冷淡她,且凤姐的体面胜过了她,心里早已怨忿不乐。

于是,便借此事,当众给凤姐没脸,她当着众人为二个婆子求情,言语含讥带讽。

而尤氏因二姐之事与凤姐生了嫌隙,便装做不知,还怨凤姐多事。那王夫人却一味做和事佬,让凤姐儿结结实实受了个冤枉气。是不是有点墙倒众人推的味道呢?

即使如此大的委屈,凤姐儿也只是在背地里哭了一场,到贾母前还是一付高兴样。还是鸳鸯心细,略有察觉,在了解事情原委后,告知了贾母,也让贾母了解到凤姐的苦处。

后来,在李纨处,鸳鸯曾感叹到,凤丫头她可怜见儿的,虽然这几年,没有在老太太,太太跟前有个错缝儿,暗里也不知得罪了多少人。

此乃,为人难做,若太老实没个机变,公婆又嫌太老实了,家里人也不怕,若有些机变,未免又治一经损一经。

鸳鸯又道:如今咱们家里更好,新出来这些底下奴字号的奶奶们,一个个心满意足,都不知要怎么样才好,少有不得意,不是在背地里咬舌根,就是挑三窝四的。

至此,贾府乱象也渐次形成,王墙倒众人推,鸳鸯仅有一句话,就道出了王熙凤治家的不容易熙凤腹背受敌,理家之路,也越来越艰辛。只是我们的凤姐依然执着,誓与现实碰一个头破血流。全然不管,墙倒众人推,鸳鸯仅有一句话,就道出了她治家的不容易。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