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愁肠百结,王熙凤屡出奇兵,她就是贾府生活里的润滑剂

最凸显王熙凤能力的事情,莫过于协理宁国府了。

那时,风声刚一传到,宁国府里众人,从管家起众人,都因知道王熙凤的名气,心底里都听着赖二的话语,暗自决心着,宁愿自己人辛苦一个月,也不要给自己找麻烦。

王熙凤接手这件事情后,却真的一点都不莽撞,而是具体找出宁国府治家上的五大症结,当众训话,对症下药,宁国府众人操劳内务,立马泾渭分明。

而且,她不辞辛劳,日夜不暇,并不偷安推托。最终胜利地完成了贾珍所拜托的任务,于是合族中上下无不称叹。

再次,王熙凤作为最年轻的孙子媳妇,但是她却任命为荣国府的实际当家人。贾府内上上下下,每天少说一二十件事情都需要她处理,可是她处理的妥妥当当,让当家人全都满意。虽然手底下的人抱怨她苛刻,但是大家都佩服她的办事能力。贾府内所有大大小小宴会都是她主办的,她给大家带来无数的欢声笑语。

应对府外的人,她也知道,按照不同的对象,不用的应对方法。

对第一次上门的刘姥姥,凤姐说出来的话既谦逊,又不失大方,而且还不乏人情味。在既不热络,又不简慢、既不丢份,又不炫耀中,将刘姥姥高高兴兴地打发走了。

宫里的夏太府打发小太监来借银子,凤姐那几句话看上去并未得罪夏太监,其实还是软中有硬、绵里藏针的,它有一种警示。所以凤姐这个人,她还真具有当外交使节和公关经理的潜能。

再看如何去面对一个个的人,特别是处理那些爱找茬的人,也是十分了得。

众人遇到都束手无策的李嬷嬷,凤姐只用几句话就把她给降服啦。有一日李嬷嬷输了钱,就来打闹怡红院。可巧凤姐正在上房算完输赢帐, 听得后面声嚷,便知是李嬷嬷老病发了,排揎宝玉的人。正值他今儿输了钱,迁怒于人。便连忙赶过来,拉了李嬷嬷,笑道:“好妈妈,别生气.大节下老太太才喜欢了一日,你是个老人家,别人高声,你还要管他们呢,难道你反不知道规矩,在这里嚷起来,叫老太太生气不成?你只说谁不好,我替你打他。我家里烧的滚热的野鸡,快来跟我吃酒去。”

一面说,一面拉着走,又叫:“丰儿,替你李奶奶拿着拐棍子,擦眼泪的手帕子。”

这样,王熙凤恩威并施,那李嬷嬷便连忙脚不沾地跟了凤姐走了。

赵姨娘也是府里爱惹事的人,三天两头没事就找人闹一场,自己女儿当家时还经常给她惹麻烦,可以一遇到凤姐,她就怂了。她抱怨凤姐短她月钱,凤姐对着她的门就开始骂她,她却大话也不敢说一句,即使抱怨也只敢悄悄的。赵姨娘骂贾环,凤姐一上来,赵姨娘也不敢作声。

最主要的是,王熙凤还十分喜乐,每每都令大家开心无比。这都得益于她绝妙的口才艺术。

宝玉和黛玉可是贾母的心头宝,他俩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三五不时就爱吵吵小架,平时一会就和好了,但是有一次却吵得动静很大,还摔玉惊动了贾母和王夫人,贾母急得不行,直叫王熙凤去劝架。

宝玉早早就来道歉,两人和好了,但是也少不了凤姐的劝和,凤姐一番笑语,让两人吵架和好的事在众人面前一笑而过了。

她们一起到了贾母跟前,凤姐笑道:“我说他们不用人费心,自己就会好的。老祖宗不信,一定叫我去说合。 我及至到那里要说合,谁知两个人倒在一处对赔不是了。对笑对诉,倒象“黄鹰抓住了鹞子的脚’,两个都扣了环了,那里还要人去说合。”

说的满屋里都笑起来。

再有,贾母是贾府的主心骨,想要得到她的喜欢不容易,想要得到她生气时的喜欢更是不简单。凤姐和宝玉在众人眼中都是独得贾母喜爱的,这个不是没有原因的。宝玉嘴甜很体贴,王熙凤又何尝不是如此。

那次,为着贾赦想要娶鸳鸯,邢夫人在各方面帮忙,贾母气得不行,胡乱骂起了王夫人,众人后来不敢给贾母台阶下,可是王熙凤三言两语就哄好了贾母。只见凤姐不慌不忙地说:“谁教老太太会调理人,调理得水葱儿似的,怎么怨得人要?我幸亏是孙子媳妇,若是孙子,我早要了,还等到这会呢。”

这真有点奇兵突出,贾母气也消了,空气也缓解了,和众人一起,又有说有笑了。所以说,贾母愁肠百结,王熙凤屡出奇兵,她就是贾府生活里的润滑剂,真的一点都不为过分。

另外,王熙凤作为一个人,性格上的一些特点,也非常地受欢迎。

首先她很自信喜乐。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让人看到,就觉得非常地干练果敢。跟着这样的领导办事就什么都不用担忧,觉得她什么事情都可以摆平。除了这种性格与气质,这种自信,还因为不论从她自身的才能 、身价背景等,都是让人无可挑剔的。

其次爱憎分明。对喜欢的人,王熙凤真挚坦诚相待,就如疼爱秦可卿、照拂黛玉、称赞与支持探春、怜顾邢岫烟、扶助刘姥姥;对不喜欢的人呢,她只是敷衍了事,过得去就行。就像邢夫人、薛宝钗等,从来难得她的待见。

然后是少女心。王熙凤在外再能干、再好强,回到家她也只是一个妻子,她也想要贾链的理解、宽慰和夸奖。贾链送黛玉归乡回来,王熙凤亲自在家外等候贾链回家,备好酒菜为他接风洗尘,告诉他自己办好的事,受到委屈,所有种种只因她当贾链是最亲密最重要的人,所以她的少女心思表露无疑。

最后,就是慈母心。她为女儿考虑了很多很多。不信鬼神的她,可以请刘姥姥为她女儿取名字,可以为了女儿供奉痘疹娘娘。

这也就广大红楼心中最具人格魅力的王熙凤。她一生不是女神,却是最具自信的最精致的女王,世界因她而五彩缤纷。设若少了王熙凤,或许贾府、贾母的生活,将只是一潭死水,沉闷得令人窒息。既然王熙凤早已带给大家那么多笑声,早已是功德一件,她犯点小错误,也就不足挂齿了。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