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娇杏一生的命运,实则暗含着对薛宝钗的莫大讽刺

《红楼梦》,既是女性的颂歌,更是女性的悲剧。“香魂一缕随风散,愁绪三更入梦遥”的林黛玉,青春守寡的宝钗、史湘云、李纨,出嫁一年便被丈夫折磨死了的贾迎春,远嫁的探春,悲观绝望青春出家的贾惜春,跳井而死的金钏,含冤而死的秦可卿,撞壁而死的司棋,斥逐羞愤而死的晴雯,被强盗掳走的妙玉,还有被夏金桂折麽而死的香菱,曹公用她们的血泪酿成了艺术之酒—千红一窟(哭),大家万艳同杯(悲)。

然而有一个不起眼的丫头,却仿佛成了被老天眷顾的人。她就是甄士隐家的丫鬟娇杏。唯有她时来运转,不断的攀上人生的高峰。

首先,这娇杏,生得仪容不俗,眉目清秀,虽无十分姿色,却亦有动人之处。所以一开始,虽然身份低贱,却也是一个得到了上天眷顾的女子。而且,她不同于林黛玉,虽然美丽似仙女,却带着一身的病。

其次就是有机缘。一个天气晴朗的午后,她在花园里采花时,看到了来甄府做客的穷书生贾雨村,因见他生得雄壮,却又衣衫褴褛,所以无意中回头看了他两次。看看这人到底怎样落魄。然而,贾雨村却自作多情,自以为娇杏是一个巨眼英豪,风尘中的知己。她后半辈子幸福的种子就此埋下。所以,女孩子们,有事没事需要多回头哦。

后来,当甄家的小姐英莲失踪,全家被烧,甄士隐出家,整个甄家没落了,她也只好跟着甄家娘子受苦。那时,她却又在大路上被贾雨村撞见。那时的贾雨村,可谓是官服在身,春风得意。但是,他却依然念及这旧情,不在意侥幸身份的地位。很果断的,就将娇杏纳为了偏房。

话说做偏房,总是有着受不完气,还不如做个丫鬟自在。但是,那贾雨村的嫡妻,却突然病故,她便做了夫人。真是,只要你运气好,上天都会给你铺好走向成功的大路。

或许是更加明显的衬托出娇杏的幸运,同事甄家人,丫鬟如此好命,小姐甄英莲,却先是被拐子拐走,养大后,本以为被被卖给了金陵没落家族的公子冯渊,会得到幸福,和和美美,白头到老,做一对平凡的夫妻。

是不是,人倒霉,喝水都塞牙。正当好事将近之时,半路却杀出了一个薛潘抢,硬是打死冯渊,把他抢去去了小妾。最后,薛蟠娶了夏金桂,硬生生将她折磨死了。

就这样,当年的小姐为婢为妾,而当年的丫鬟却成了夫人,不知作者是否是借这个情节来表现世事无常。

但是,我个人还有一个感觉:

大家想想看,娇杏,谐音侥幸也。她的拈花回顾,出于无心,贾雨村她的街头相遇,也只是闪念之间的事情。她成为妾室后,也并无钻营,这一切都在顺其自然之间发生。她就是这样毫不费力,毫不费心,便成了人上人。

再一想,这这除了衬托出香菱的悲剧,又似乎是作者对那些费尽心机,钻营取舍之人的莫大讽刺。

比如说宝钗与袭人,她俩生活在贾府,时时处心积虑,心机用尽,一心想成为宝玉的人。在努力获得成功的过程中,她们不惜拆散心心相印的宝黛,致使黛玉孤苦无限,更是压制晴雯,致使晴雯含冤而死。

大家大多只怀疑袭人说了晴雯的坏话,其实宝钗更加想除掉晴雯,毕竟晴雯当初就讽刺过她老往往怡红院跑,害得她都休息不安稳。而薛宝钗见王夫人的面子的机会更多,她又最是不把丫头当人,晴雯又得罪了她,她高高在上,不整治一下晴雯才怪呢。

总之,她两个,按照她俩的立场出发,虽不说不该如此,但是忙到头,没有好,就了了。一个被贾府卖掉,一个只能独守空闺一辈子,果真是比《好了歌》里点出的悲剧还要惨十分。

所以说,娇杏一生的命运,暗含着一个可谓的讽刺。人的一生,应当追求的是一种淡薄的美,顺其自然。设若袭人当初听从了父母的话,离开贾府,她不仅获得了人身自由,也会获得更多幸福。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