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两度刻薄王熙凤,曹公只好送她两个字,点明她一生的素养

探春干了大好事,贾宝玉甚是赞许,平儿作为王熙凤的得力助手,也甚是支持。但是,她也更是忠心护主。

探春面对贾府的弊端,牢骚不停,她有一套理论出来,谁知,平儿就跟进一套,始终维护着她主子王熙凤的办事能力。而且,还将王熙凤当初的举措与探春的改革,圆转得并行不悖。一件棘手的事,被她处理得那么游刃有余。果真是职场高手。

薛宝钗看在眼里,明白在心底。素爱这些人心博弈的她,连忙加入探春与平儿的对话,说让平儿张开嘴,想瞧瞧平儿的牙齿舌头是什么做的。

其实,我当时的读后感是,平儿更应该瞧瞧宝钗的牙齿舌头是什么做的。因为王熙凤没有病倒几天,薛宝钗就开始非议王熙凤了。

且看平儿当时说了什么,宝钗当时又发表了哪些高见。

当时,面对探春的美丽计划,平儿道:

这件事,须得姑娘说出来,我们奶奶虽有心,也未必好出口,此刻姑娘们在园里住着,不能多弄些玩意儿去陪衬,反叫人去监管修理,图省钱,这话断不好开口

仔细想想,可谓一石三鸟。其一,平儿肯定了王熙凤与探春都有着卓越的才干,知道荣国府该进行哪些改革,只是王熙凤不适合做改革者。第二,平儿又肯定了王熙凤的内心对姑娘们充满温情,她不适合做改革者,是爱护姑娘们。第三,“须得姑娘说出来”一句话,表现了探春的自我牺牲与胆识,丝毫不是养尊处优的大家小姐。

说良心话,平儿说出的话语也是大实话,但是,宝钗听了,却认为平儿说出的是虚妄之言。她认为,平儿拔高了她的主子王熙凤的才敢,她认为,平儿没有指出王熙凤才短。真实情况是,王熙凤真的没有想到探春所想到的这一切。

且看薛宝钗的高见:

从早起来到这会子,你说这些话,一套一个样子……总是三姑娘想的到的,你奶奶也想到了,只是必有个不可办的原故。

这话是不是有些刻薄,是不是有些一味巴结好探春的意思呢?

最让人受不了的就是“总是三姑娘想的到的,你奶奶也想到了,只是必有个不可办的原故”这句不友善的揣测了。薛宝钗这是直接地当面在怀疑甚至指责平儿夸大其词说谎话。

怀疑平儿讲虚妄之言,自然是怀疑王熙凤没有什么改革贾府的才干了。我们先不说,她指责王熙凤无才,肯定王熙凤没有探春那等见识的话语,是否符合她的身份,是否妥当得体,是否过于张狂。单说宝钗这么样论断王熙凤,是不是有些过于揣着明白去谈论人家的长短?保持真是书读得多,却没有读懂难得糊涂四个字。

那么平儿到底有没有说谎话,有没有是在可以的拔高王熙凤呢?

我们再看平儿的话语:此刻姑娘们在园里住着,不能多弄些玩意儿去陪衬,反叫人去监管修理,图省钱,这话断不好开口。

平儿这话,是不是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王熙凤治家中无奈。王熙凤哪里不知道俭省呢?她只是不愿意俭省,也不好俭省。

她一心想着的是照顾好园子里的姑娘们,不让老太太操心。大冷天的,王熙凤就果断向贾母提议,在大观园里设立一个小厨房,让宝玉和黛玉等姑娘不用每日来贾母处就餐,让他们在冬日里免受寒风的考验。

王熙凤此举,是不是可谓贴心之至呢!

既然大观园里设立了小厨房,薛宝钗等在里面住,她们的生活是不是也方便了不少呢?但是,薛宝钗不知道感激王熙凤不说,还说王熙凤的坏话,怀疑平儿的话,怀疑王熙凤才短,根本想不到探春提出的这一层,是不是就真的有点不知道好歹呢?

读了红楼梦第五十五回中王熙凤与平儿的一番对话,我们也知道,王熙凤不是没有治理好荣国府的心,不是不知道大家该俭省,她实则是同王夫人一样,不想委屈了大观园里的姑娘们——平儿跟探春谈话,王熙凤都怕平儿顶撞了探春。

宝钗最令人心寒的话,还不是以上话语,请看下文:

她(平儿)这远愁近虑,不亢不卑。她奶奶便不是和咱们好,听了这一番话,也必要自惭地变好了,不和也变和了。

这话是不是太损人了呢?句子中虽然加了“便不是和咱们好”几个字作为限定语,但是其语意,依然难免有指责王熙凤不够好,指责她与大家相处得不够和睦的意味。

王熙凤设若听了此话,内心里不火冒三丈才怪呢!——什么叫我自惭,什么变好不变好,谁又与谁不和睦了?

关于和睦,关于友好,面对大观园里的姑娘们,王熙凤真的是丝毫都不用惭愧。她为大家的付出已经够多了。探春如此桀骜不驯,她都想着培养好探春,作为她处理家中事务的好帮手。大家其诗社,她都忘不了来吟上一句。用她自己的话说,她一向都不是大观园的反叛。

所以,薛宝钗的这句话,当就是典型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她自己不跟王熙凤好,就觉得王熙凤跟大家不好。如此素养,她也真是枉读诗书了。

最后不得不感叹,王夫人让薛宝钗暂时管理点事情,她因此就得意忘形了,面子上直接不把王熙凤放在眼里!所以作者只是送给了她两个字“小惠”——只是有些小聪明罢了,而没有真正的大家小姐的素养,她只是藏在荣国府里滥竽充数罢了。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