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一生的幸福,被薛蟠一语葬送

作者:红柳

薛宝钗,众人眼中,她稳重端方、德厚才广的人。

为人处世滴水不漏,如史湘云所语:“你能挑出宝姐姐的错来?我就服你!”史湘云这话不仅仅是给林黛玉说的,似乎也是给读者说的。

这里就有佐证,无人不嫌的赵姨娘如是说:“怨不得别人都说宝丫头好,她哥哥带的东西,他挨门送到,也不显现谁薄谁厚,连我们这样没有时运的,她都想到了……”

还有,她的衣服可以拿去给金钏儿装裹,螃蟹可以给史湘云撑门面,石榴裙可以和香菱袭人分享,燕窝也大方地给黛玉送去。等等善举,好像比林妹妹的眼泪还要多。

哈哈,这宝钗都差点成女菩萨了吧,但是,一个人太过完美,则就是失去了真实。其善,其好,也就需要大打折扣了。其真实的一面,也迟早会暴露出来,从而为人所不齿。生活中,上天没有给这样的人留情面,同样的曹公,似乎也想还原一个真实的薛宝钗。

故事发生在宝玉挨打之后,袭人气不过,看不惯薛蟠的玩世不恭,于是就在宝钗面前说薛蟠不厚道,宝钗自是不想家里人背宝玉挨打的黑锅,于是就向袭人解释说:“到底宝兄弟素日不正,肯和那些人来往,老爷才生气。就是我哥哥说话不防头,一时说出宝兄弟来,也不是有心调唆:一则也是本来的实话;二则他原不理论这些防嫌小事……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的人。”

不愧是好妹妹,外面天塌下来了,她都会替哥哥顶着,使得哥哥不受伤。

但是宝钗毕竟还是正统宝钗,回家了,她也就向薛姨妈絮叨。薛姨妈就骂薛蟠:住在人家家里,挑唆人家是非,多不厚道啊

薛蟠闻言,当时就急了,赌咒发誓放出狠话:“谁这样赃派我?我把那囚攮的牙敲了才罢……那一回为他不好,姨爹打了他两下子……说是珍大哥哥治的,好好的叫了去骂了一顿。今儿越发拉上我了。既拉上我也不怕,越性进去把宝玉打死了,我替他偿了命,大家干净。”

呆霸王可不是说说就了的人,他马上就抄起门栓就跑。

薛姨妈死命拉住,宝钗亦力阻。看到宝钗,谁知薛蟠更加来气了,口不择言道:“好妹妹,……我早知道你的心了……你这金,要拣有玉的才可正配。你……见宝玉有那劳什骨子,自然如今行动护着他。”

宝钗立马就气怔了,拉着薛姨妈哭道:“妈妈,你听哥哥说的是什么话。”

宝钗回到房里,又整整哭了一夜。第二天,宝钗到妈妈屋里,……由不得又哭将起来。

真是薛蟠一句话,让从来不哭的宝姐姐哭了个天昏地暗。

我们来分析一下,薛宝钗为谁而哭?

前面,为保护薛蟠,宝姐姐说了,她哥哥是个有口无心的人,心里想什么,嘴里就说什么。那么此时薛蟠想了什么?说了什么?我们看到的是,她哥哥在说“宝钗思婚”呢,有了私情。这还了得?这不就是古代所定义的尤三姐的“淫奔”吗?

谁知,刚才宝钗说是宝玉自己不好,他薛蟠哥哥说的是大实话,而且她哥哥也只会说大实话。现在就报应在了自己身上。可见,生活中是不能随意指责别人的。不能老是把错误往别人身上推。

那么,宝姐姐对宝弟弟有没有私情呢?薛蟠是不是真的就是那种只会讲实话的人嗯?我们看看前面宝弟弟挨打,宝姐姐的表现就一目了然了。

贾母王夫人走后,第一个托着棒疮药来探望宝玉的正是宝钗,几句寒暄之后,宝钗点头叹道:“早听人一句话,也不至今日。别说老太太、太太心疼,就是我们看着,心里也疼。”刚说了半句,又忙咽住,自悔说的话急速了,不觉红了脸,低下头来。

宝玉听得这话如此亲切稠密,大有深意;忽见他又咽住不往下说,红了脸,低下头,只管弄衣带,那一种娇羞怯怯非可形容得出者。

我们看看这段话的描写,薛宝钗对贾宝玉有情无情?太有情了,情急之下,连心疼的话都说出来了,说了之后,又害羞了。正常的姐姐疼弟弟,需要害羞吗?“自悔”两字,一下子就戳穿薛宝钗有爱而怕人看破的心理。

只是,自知不要紧,宝玉看穿不要紧,却被自己哥哥大声的嚷嚷了出来。隔墙有耳呢,别人都知晓了,你让宝钗今后怎么做人?

况且她宝钗,为了这一真实目的,早就是满心委屈。——“金玉良缘”的神话故事传播的到处都是,娘娘也赐了一样的礼物“红麝串”,有玉的贾家始终不来提亲,并且张道士问及的时候,贾母以“宝玉还小”为由进行了搪塞,这让宝姐姐很没面子不是?

如今,她的心思被哥哥彻底挑明,贾府众人也心知肚明了,贾府如果还不待见她,安排她和宝玉的婚事,宝钗再厚的脸皮,也搁不住别人带刺的眼光吧。

更主要的是,薛宝钗圣女的形象也会立马坍塌,完满的光环,也会立马消失。其比黛玉大四五岁,金玉良缘难以成行,后来却一直待字闺中,或许真是被薛蟠的这句话所害。真是薛宝钗一生的幸福,被薛蟠一语葬送。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