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口吐二字,直接揭开袭人身上这一层虚伪的面纱

少时读红楼,总以自已喜好为主。支持宝黛爱情的,划为自己喜爱的一类,反之,则讨厌的很。随着岁月流逝,阅历增加,对人物有了不一样的感觉,个人觉得自己也有了比较客观的评价。

初读时最反感的莫过于袭人。奇怪作者给她一个贤字,然而,现在看来袭人无愧于这个贤字。

袭人的忠诚是贾母提到过的,用贾母的话说,就是伺候谁心里只有谁。因此才将她给了宝玉。

袭人做事也确实仔细周到,单从她每天晚上都会把宝玉的玉摘下,用自己的手帕包了,放入枕头下,为的是宝玉第二天带时不冰到脖子。这么小的事,她都能想到,并每日亲力亲为,可见平日做事的态度。

若大的怡红院,上有以老卖老的李嬷嬷,下有许多伶俐乖巧甚而抓尖要强的丫头,还有那些老婆子们,哪个不需要慢慢地周旋着。特别是晴雯,动不动就将大家讽刺一番,宝玉又那么喜欢晴雯,袭人要是亏待了晴雯,她自己自然是地位不保了。

但是,经过她不懈的努力,怡红院里面,不单将宝玉的饮食起居打理的井井有条,而且还得到了这些人的一致认可。

她是怎样做到的呢?

首先,袭人很会息事宁人。

在宝玉醉酒要撵李嬷嬷,并摔了茶碗。鸳鸯来问时,袭人马上以自己不小心滑倒摔了茶碗为由,将事情遮掩过去。

而且,这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事,袭人应该做过多次。如李嬷嬷的无端指责,晴雯的刻薄,秋纹的嘲讽,无论是否是自己的错,她都会以大局为重,委屈求全。懒得跟她们争一时的短长。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宝玉给了她一窝心脚,她连夜吐血,宝玉不安,她首先想到的却是安慰宝玉。这么宽厚待人,以身作则的人,又怎能得不到大家的认可呢?

而且袭人还知人善任。

那回,春燕娘因芳官洗头的事情,大闹怡红院。为了消散弥漫在怡红院里的火药味,袭人就曾说道:,晴雯性急,自己嘴笨,让麝月去说。

结果,麝月的几句话,就如那威力巨大的秋风,瞬间就让那个不懂规矩礼法的婆子,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从此收敛。

由此可见袭人的识人能力了。

这些也就罢了,她还有一定的见识,她会用宝玉对自己的感情,以自己离开为要挟,让宝玉改掉一些坏习气,让他认可仕途经济学问。(这个可细读第十九回)

这么一个善解人意,温柔宽厚,还会规劝上进的姑娘不愧于一个贤字。

还有,很多人都认为晴雯被逐是袭人告的秘,个人却并不会认同,觉得这并非袭人所为。

袭人只是给王夫人提了个醒,而且袭人自己往上爬,只是提出建言,并没有想着踩在人家头上往上爬。以后的事,都只是王夫人自己的留心监察。

怡红院里的丫头们难道都会亲如姐妹吗?非也,单看小红偶给宝玉倒一次茶便招来秋纹,碧痕的一顿讥讽。可知平日里明争暗斗之事也不少。

且宝玉和众人玩笑口无遮拦亦无避讳,一些她们自认为只是几个人所知的言语,殊不知,她们一时猛浪,早就飞进了隔墙的耳朵里。因此,众人皆知,自是不能怪袭人了。只要王夫人有心,自会从哪些隔墙的耳朵里探听得来消息。

而晴雯她平常行事直率,言辞犀利。王夫人曾亲眼目睹她叉着腰骂小丫头。

大观园偶遇小红,一开口就是狠狠地质问指责。小红解释周全后,她便出又言讥讽毫不退让。小红却忍气吞声的离开,懒得与她计较。

如此种种,可见晴雯平常对低于她身份的人的态度。相比较于此,袭人却比她和顺强多了。

她如此性格,最终不以悲剧收场也难。所以当绣春囊事件爆发后,王善保家的第一个告的便是晴雯。晴雯等人被逐的事。

至于四儿,芳官等,本就不是一等丫头,偏得了宝玉喜欢。用宝玉的话说,就是夺占了别人的地位。所以得人诟病告密。而这两人,却一点都威胁不到袭人,袭人没必要整治她俩。

然而,喜欢一个人毕竟是强迫不来的,以上只算是我对袭人的一分理解吧。因为,每每读到:她被宝玉误踢了一脚,导致半夜吐血,她却自叹于自己的争荣夸耀的心,不得不从此灰掉一半。

这让我忽而感觉她的温柔和顺不是出于天性,而是为了自己的理想,而活出的一种虚伪的存在。这个争荣夸耀的心,才是袭人最真实的内心。

例如,宝玉挨打,她跑去向王夫人诉说了一段话。这从此就改变了她的命运,同时也改变了晴雯等人的命运。这自然就是她争荣夸耀之心的一段胜利,而不是她真的为宝玉着想。她的温柔和顺,就需要大打折扣了。

最后也要说一点的是,袭人的贤良是有名的,但她却颇有背后论人是非的爱好。尤其是对黛玉,在她看来黛玉似乎没有什么优点,不做女红,小性儿,爱恼人,也不规劝宝玉做学问。

这里有嫉妒的成份,而更多的却是人生价值观的不同。但是,因为不同的认知,便在背后论人是非,实在是个让人讨厌的行为,也是极度缺乏涵养的,这一点与贤良有。所以,黛玉一声嫂子,一下子就道出了她最大的追求,道出她所有的和顺并非天性,而是一种伪装。这“嫂子”二字,自然是立马揭开了袭人这一层虚伪的面纱。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