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菱惨遭横祸,道出夏金桂身世的一个弥天大谎

作者:红柳

薛蟠的亲事来的很突然,搞得大家都很忙乱,不但凤姐儿被叫过去帮忙,宝钗也回了家里帮母亲打理,香菱也一头投进了老公的大婚里,兴冲冲地迎接“新奶奶”,她也一口料定“新来的奶奶”是个知书达理的小姐,诗社又多了个诗人。

可是,薛蟠的亲事为何会那么急呢?宝玉问过这个问题,读者也不免疑问。

据宝玉所言:“只听见吵了这半年,今儿又说张家的好,明儿又要李家的,后儿又议论王家的……”

薛大爷年龄不小了,婚姻大事颇有点“捉急”了,至于为什么议论了那么多家,均不中用,反倒偏偏这个一下就定下了?

我们知道,薛家“原系金陵一霸”,在金陵的名声就别提了,在金陵寻求门当户对的婚姻也是无望的,除非像孙绍祖遇到贾赦这么混账的亲家。

到了京城以后的薛蟠呢?被柳湘莲打了之后,为人不耻的贾珍、贾蓉爷俩居然都嘲笑他“须得吃个亏才好”,“想是龙王爷也爱你风流吧……偏撞到龙犄角上了?”

可见,薛蟠在京城无恶不作,贾府的亲戚们慢慢地也是看不起他的。

自然,京城里其他的王侯贵胄之家,就更是看不上薛蟠这个满身铜臭味的皇商子弟,这样,京城里谁又肯把女儿嫁给他呢?

大约孙绍祖的婚结的急,也是一个道理,薛蟠也巴不得把人家赶紧骗过来。

那么他急着迎娶的这个夏家桂花是怎样的呢?

作者通过香菱之口娓娓道出:

他家本姓夏,非常的富贵。和我们是同在户部挂名行商,也是数一数二的大门户。其余田地不用说,单有几十顷地独种桂花, 凡这长安城里城外桂花局俱是他家的,连宫里一应陈设盆景亦是他家供养。

合长安府中,上至王侯、下至买卖人,都称他是桂花夏家。

谁知这姑娘竟出落得花朵儿似的了,在家里也读书写字……

当年是通家来往的……论亲又是姑舅兄妹,又没嫌疑……

只是如今太爷也没了,只有老奶奶带着一个亲生姑娘过活,也并没有哥儿兄弟,可惜他竟一门绝了后。

我们来分析一下吧:

这姑娘与薛蟠算是青梅竹马,打小时候一起厮混过;而且门当户对,都是皇商,家境殷实。虽是商人后代,这姑娘却能识文断字,知书达理,花朵儿一般的模样,如宝钗一般,又书香气;最主要的,这姑娘上无兄长,下无弱弟,意味着她可以继承一大笔家产。

对于薛家,甚至是对于天下任何一户人家来说,得夏金桂,简直是天赐良缘。

但是,这之中又有一点蹊跷,这姑娘既然如此优秀,是传说中的“白富美”,可是这样的姑娘为何不远千里下嫁给薛蟠这么个倍遭他人唾弃的人物呢?

是她们不了解薛蟠的为人,还是夏家的女儿根本就没有那么优秀?

我们不妨再分析一下。

其一,长安能大规模种植桂花吗?我查找了下桂花的生长分布有关资料,主要是指秦淮一线南,长安虽然距离秦淮一线不远,但是,一线南北,各种气候和植物分布相差很大,笔者也曾经去过西安几次,街头并不曾见过桂花,倒是南京的桂花随处可见。西安的朋友也在百度提问:西安能养桂花吗?答案是室内盆景可以,可见大面积种植的可能性是没有的。

其二,既然长安府中的王侯和夏家都有往来,姑娘如此美好,貌美非常而又知书达礼,媒人还不早就踩破了门槛,还会到17岁未婚吗?况又是独生女儿,远嫁到2000多公里以外的京城去?且不说回个娘家多不方便,娘家还有那么大的事业需要打理呢!可见这也是撒谎了。

其三,薛蟠到了夏家,那夏奶奶一把抱住又是哭又是笑,全无大家门户的礼仪风采,又安排已经17岁的夏金桂和薛蟠相见。17岁的闺阁女儿,在那个时代,基本已经是大龄剩女了。

其四,给皇宫里供应桂花,孤女寡母的夏家,2000多公里的路程,如何应付?可见这事也早已是老黄历了?或者又是杜撰?

其五,这么好的姑娘,夏奶奶为什么不打听一下这个长大成人的侄子的人品,薛家去一说,婚事就成了呢?

因此,种种迹象表明,夏家可能没有那么大家产,夏家的女儿也不够优秀,甚至,夏家的姑娘也是非常愁嫁的。

答案在二人婚后揭开。

初次见识,人们谈论她,若论胸中丘壑,颇步凤姐后尘。机关算尽这点,两人颇有相似之处。

而且也具花柳之姿,深得人之好感。

谁知其薛大奶奶的位子刚一坐热,其风雷之性,盗跖之情,立马显露无疑。撒泼,无赖,无所不能。和婆婆对骂对吵,全无礼仪廉耻。

日久见人心,大家恍然间才明白,凤姐相对于她,可谓是弱爆了。邢夫人一句话就能把王熙凤打回女儿的原形,痛哭流泪;王夫人一句责备,吆五喝六的凤姐马上跪下回话,落下泪来,赔尽千万般小心去解释。可见这凤姐和夏金桂相比,实在贤良多了,相比薛蟠,琏二爷幸甚!

另外,虽同为媳妇,金桂小姐除了掷骰子聚赌吃喝玩乐以外,百事不问;凤姐为了贾府,可谓是劳心劳力,殚精竭虑,逞性要强,颇是个“男人里万不能及的”。

所以,只能评价她空有凤姐之貌、之妒、之性情的夏金桂,却着实没有凤姐之能、之爱、之孝、之心。

因此,我们只能说,作者其实是借香菱之口,道出夏金桂的一个弥天大谎。香菱内心的畅想与她真实处境的落差,也就是夏金桂真实身份与她传说中身份的落差。另外,夏金桂,这个奇怪的名字,也是作者对她虚假身世的一种暗示吧。

最后只能感叹一声,面对瞎话鬼话连篇的夏家,薛家非但深信不疑,反而速速做成孽缘,招致家门不幸,谁之过欤?!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