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玉拒收北静王的鹡鸰香串,宝玉转送给宝钗湘云等,她们作何反应

红楼梦第十六回,黛玉从苏州奔丧回贾府,宝玉兴冲冲地去见她,很高兴地瞧见黛玉出落得越发超逸了。

黛玉给他和姐妹们带了苏州的礼物,宝玉则珍重地将北静王所赠鹡苓香串取出来转送黛玉。

他和北静王一见如故,对方是一等清俊人物,所赠之物又是异国宝物,他以为黛玉也会喜欢这般人物的赠物。哪知黛玉说:“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这东西。”还嫌弃地丢过来,坚决不收。

宝玉没法了,只得收回。他有些郁闷,但思及黛玉的性子,他知再劝无用,便就此打住。

黛玉不收王爷的赠物香珠,还编派王爷是"臭男人",原因是感情上的洁癖。她那时一心一意喜欢宝玉,心理上近宝玉而远他人,对别的异性之物自然也排斥。

感情的洁癖令黛玉拒收王爷的宝物,可见心念决定人的言行。如果是别的女儿,她们会怎么对待这位王爷的香珠呢?

宝钗出身皇商,商家无利不往,宝钗是重实际的。她不忌讳赠衣给死去的金钏,还安慰内心愧疚的王夫人,冷冷地说道:"姨娘也不必念念于兹,十分过不去,不过多赏他几两银子发送他,也就尽主仆之情了。"

她眼里,眼前的、实际的为重,金钏既已走,多哭也无用,不如尽到主仆名份就好。

她顺应当时的礼教要求,服食冷香丸克制生命的激情;通诗书,文才不输黛玉,却守拙藏秀,只在女工上下功夫;还规劝宝玉往仕途经济上走,训诫黛玉不要看闲书移了情性。一切只因她认为:人当顺应时势,从实际出发,不可负了这入世的要求。

那么,如果宝玉赠王爷的香珠给宝钗,她当是欣然接受美意,但婉转拒绝实物的。接受好意,不拂了宝玉情面,也不像黛玉那样,出言对王爷不敬。拒收实物,则是不违礼教,不与男子"私将授受"。

湘云英豪阔量大,黛玉来贾府之前,她与宝玉也是青梅竹马的好玩伴。宝玉若赠她王爷之物,她当是不扭捏地接受。

一串香珠而己,而且是王爷赠宝玉的,代表兄弟之情谊,传递到她这里,也是发小兄弟之情。

宝玉虽生得钟灵毓秀,又温柔体贴,姑娘们都爱,自己却当他同性一般;又或自视为男儿,可以像宝玉一般淘气,雪天里捣鼓着烧烤鹿肉吃,生日宴划拳斗酒。她和他之间哪有什么男女大防,只是逗趣玩乐,相伴走青春的一程罢了。

只是,湘云虽爽快,心却妥,嘴也不像黛玉那样冒失,接过香珠时她会说一声,"借我戴一阵子,避避邪气,交好运罢。"让旁人没得闲话。

袭人最讲礼,宝玉若将此物给她,她不至于像对琪官的汗巾子那般,不希罕。北静王爷是皇亲国戚,身份比优伶琪官尊贵,自然他所赠之物也是珍贵的;再说,宝玉和王爷交好,有利于他的前程,她自是欢喜他结交这样的贵人,而不是和卑贱的伶人厮混。

这般想来,袭人当是欣然接过香珠,用丝帕包着收好,平时是不好戴的,等到归家时再戴上,让家人亲戚也瞧瞧,开开眼。

晴雯伶俐叛逆,她可能半信半疑地接过珠串。掂掂还有点沉,但没有金子重。她有些嫌弃,这东西没银钱实惠,不能打牌时当赌本,也没鼻烟壶新奇好看,更不能感冒鼻塞时可派上用场。

宝玉看她烦样,却也不恼,自己的扇子都被撕过,这算什么呢,大不了她不喜欢,收回来,另给她好玩的呗。

于是,晴雯又得到了一个西洋小玩意儿,比这珠串好看又好玩,还有点用处呢!珠串呢?宝玉收回了,自己收着,或待送有缘人。

这么一圈走下来,黛玉个选择,当就是又是令人记忆犹新了。——"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这东西!

黛玉那声音里,有一丝儿任性,又一些些坚决,还有点儿鄙视。她多聪慧啊,当取取,当舍舍,一点儿也不犹豫,而做到这一点,只是凭一颗心。有多少人能听从自己的内心呢?

我们的内心,大多都会在名声、利益、各种欲望和博奕下败下阵来,屈从实际。黛玉则永远是青春的,我们的青春都陈腐不堪,只有她的青春永垂不朽。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