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金玉姻缘这件荒唐事儿

作者:红柳

姑娘或者小子年龄大了,父母们就要操心儿女的婚事,薛宝钗的时代是讲究门当户对的,更是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私自主张便是当时人们观念里尤三姐的“淫奔”,这是大家闺秀的小姐绝不被允许的。所以黛玉面对爱情是非常惶恐的,她非常的小心翼翼地,怕被指责,怕人误解!

在《红楼梦》的前半部,宝黛的爱情可以说是隐线,是不能被人窥探的隐私,是“见光死”,是袭人心中可怕的“丑事”,所以,黛玉独自一人的时候便会“每日里情思睡昏昏”,而当宝玉说出“若得你家小姐同鸾帐,怎舍得你叠被铺床”及“你便是那倾国倾城的貌,我便是那多愁多病的身”等爱情寄语时,黛玉是慌乱的,急忙生气做掩饰说“要死”!于是双玉免不了一场眼泪和一场伏低做小的口舌。

而薛家的婚姻则是一条明线,是唯恐人不知的“金玉姻缘”论!这个言论产生于宝钗待选失败后。

虽然薛宝钗失败的原因众说不一,但是我们知道,薛家进京前是高调待选的。

当时的皇榜曰,除聘选姑娘外,凡仕宦名达之女,皆亲名达部,以备选为。这里有几层意思,我们需要明确一下。参加待选的必须是“未聘选的姑娘”,也就是没有婚约的姑娘,如果金玉姻缘是打小就有的,怎么可能再积极参选?

有人说宝钗家庭地位低,没有参选资格,但是皇榜放的很宽,为什么如此宽,俺也不理解。一句“凡仕宦名达之女”大约就是四个等级,那就不仅仅限于官宦之家的女子,还有“名、达”之家呢!

作为金陵四大家族之一的薛家,够不上官宦之家的条件,这名达之家,好像也不差啥!

还有人说是薛蟠的血案连累了宝钗,可是人家分明在血案以后,招摇备选去了,难道人家不懂吗?

估计结果是宝钗到了京城以后,薛妈打听了元春的消息,入宫那么多年,也还是个宫女或者女官?一下就灰心了也说不定!

可是怎么逃脱那报部备选之名呢?成为已聘选姑娘啊!

于是,金玉姻缘论虽然还没出来,先出来了一条这样的消息:那是宝玉去探望小恙的薛宝钗时,听莺儿说宝钗有一金项圈上錾的字和他的通灵宝玉上的字是一对儿!

宝钗解释说,也是个人给了两句吉利话儿,不然,沉甸甸的有什么趣儿?

于是宝钗就“ 解了排扣,从里面大红袄上,将那珠宝晶莹黄金灿烂的璎珞掏出来”。

后来莺儿又说是个癞头和尚送的!

这里我们看到的璎珞是非常鲜明的,后期薛蟠说过妹妹的项圈也很该炸一炸了!这前后对比推断一下,此时宝钗戴的有字璎珞是不是像新做的?

于是慢慢就有了“金玉姻缘”论。

黛玉痴想,既然有金玉之说也该你我有之,何来一个宝钗?宝玉二次摔玉说,我也不要这劳什子,并且在宝钗单独在他床前绣鸳鸯的时候说梦话:“我偏不信什么金玉姻缘,我只要木石前盟”,宝姐姐一阵惊愕。

她的惊愕大约一是宝玉坚决拒婚,二是怎么还有个“木石前盟”以抗衡于“金玉姻缘”,木石前盟是什么?

有的读者就说了,有玉的人多了去了,又不是只有宝玉有玉……

大约读者又忘了,金并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那两句吉利话儿!两句吉利话和宝玉的是一对儿,这才是前提!

这说明金项圈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家打造的!

所以,这个金玉姻缘论是分期完成的!

林黛玉大概并不知道金玉姻缘的具体情况,也没有亲见宝姐姐和宝玉成对的字,才暗自琢磨到金项圈上去……从而也带偏了读者吧!

由此可见,这个所谓的金玉姻缘也不过是疼爱女儿的薛妈,造的一个局而已!

而且,按照宝钗的自身条件,如果薛妈不着急释放“金玉姻缘”的言论论,将很快会有与贾府接触的王孙公子来相亲吧。

秦可卿丧事中,出现的那些青年才俊、王孙公子、贵族世家子弟是数不胜数的!

奈何从金陵来的薛家,大约以为“贾王史薛”的贾府就是最富贵的人家了!所以,“乡巴佬”薛姨妈动作飞快,就要敲定这个婚姻?

但是,宝玉心里只有林妹妹,所以贾母和张道士说宝玉还小,也是委婉拒绝金玉良缘啊!

适得其反的是,散布了金玉姻缘论的薛家,很快就陷入了被动!史湘云“大喜”了,宝琴也待嫁,岫烟定亲,探春也有人来相看了,迎春也……只有宝姐姐无人问津了。因为,因为,金玉姻缘论已深入人心了。谁还敢去和贾府抢媳妇儿?

所以,笔者认为这是个荒唐事儿!正如宝钗要看宝玉的通灵玉时,便有了那句嘲讽的诗“ 女娲炼石已荒唐,又向荒唐演大荒。”有玉已荒唐,配金更大荒;多少尴尬事,父母白白忙!也真可谓是薛宝钗高调待选,薛姨妈却暗度陈仓,彻底葬送了薛宝钗的幸福。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