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喜得红麝串,贾母三次反击,彻底消灭金玉良缘的嚣张气焰

常言道,人生在世,难得糊涂,但这对于贾母来说,可谓是小菜一碟。你瞧,贾赦犯了错误,她却狠狠地骂王夫人,说她不孝敬,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欺骗欺负她老人家。

探春最是精明的人,从来不糊涂,她当然觉得王夫人冤。别人不说话,她立马跳出来为王夫人辩解。她果真是王夫人养育的好女儿。

但是,王夫人真的冤枉吗?贾母真的不该骂她吗?贾赦是拐着弯的算计贾母,贾母很生气,这件事是与王夫人无关,但是,那些言语,用在王夫人身上不合适吗?

古语有云,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一个家庭,做父母的心情不好,自然会殃及到孩子。但是,孩子有并非完全无故,只是一个人心情不好的时候,更容易看到别人的缺点。

所以,贾母的这一份愤怒,自然是由此及彼。她早已对王夫人耿耿于怀,而平常生活中,王夫人做得也是那个滴水不漏,贾母又喜乐,自然是不会去说王夫人什么不好。但是心里总窝着火啊,只是没有爆发。如今这个也欺负她,那个也算计她,鸳鸯又闹开了,贾母也就乘势秋风扫落叶了。

而这,当是王夫人唯恐天下不乱,看着宝黛和和睦睦,却非要弄来薛宝钗,弄出一个什么金玉良缘,宝黛因此而整天吵吵闹闹,弄得贾母经常为此忧心不已,有一次,甚至还流下了伤心的眼泪。宝玉、黛玉,是他生命中最疼爱的人。她当然不会埋怨她俩什么,要怪,也就只能怪唯恐天下不乱的王夫人了。

可是,别看贾母身份高,对于宝黛爱情,她又是无能为力的。贾宝玉是贾政与王夫人的儿子,这份主动权,自然是掌握在了王夫人手里。且,元春那里又搞出个什么红麝串,宝玉的婚姻大事,自然是需要等到,等到时机成熟,各方面都没有什么意见,才敢提上议事日程。

但是,贾母也不是坐以待毙,对王夫人没有丝毫的回击。看看,清虚观的里发生的事情,贾母又一次发挥了他的糊涂本领。

首先,那一回回目中“享福人福深还祷福”就直接暗示了贾母的意图。表面上,似乎是为贾府祷福,为贾母祈祷福分,其实,贾母更多的实在为宝黛爱情祈祷福分。

毕竟,薛宝钗戴着红麝串到处晃,贾母心底闷得慌啊。进入清虚观,贾母自然需要给金玉良缘破剧,不能让她们太得意。于是那张道士,似乎就是在与贾母唱了一曲双簧。

这双簧,当时漠视金玉良缘。要说,元妃都从宫里送东西出来暗示了。大家不应该还不知道金玉良缘,而应当是祝福。而这张道士,就是那么不识时务。非要哪壶不开提哪壶,显然,这可能就是贾母的暗示。要在众人面前,特别是宝钗面前谈论宝玉的婚姻大事。表示着人选未定。这未定,也就是对于宝钗的否定,就算她得了红麝串,也并不代表什么。

因而,第二天宝黛懒得去,薛宝钗也懒得去,她当就是受到了贾母话语的刺激,不好意思,继续去大家中间晃动。

此后,金玉良缘的言论,立马就销声匿迹。贾母的威力真的是可见一斑。只是这是把双刃剑,也伤了黛玉的心。但是,贾母一句“不是冤家不聚头”,一下子就让黛玉放宽了心。

还有,就是薛宝琴的到来,贾母又一次向众人暗示了宝玉婚姻大事。王熙凤虽然猜测贾母是要将宝琴嫁给宝玉。但是,宝琴早已定亲,贾母那故意的设想,自然是不成立,王熙凤也不说出贾母的设想。但是,贾宝玉的婚姻大事,会又一次的称为大家的热门话题。

之前,贾母说宝玉成婚还早,如今却主动提及宝玉婚姻,显然宝玉已经不小了,可以成婚了,不必在等待了。而这,贾母又何尝不是在为宝黛的婚姻作铺垫。因为,那些个时候,宝黛之间十分和睦再也不曾吵闹。大家又怎么能再反对这么亲事呢?黛玉这一次就完全懂得贾母的心思,丝毫没有因为宝琴的事情,而生气。最后不得不感叹,贾母前后三次反击,真是为宝黛操碎了心啊。

更多精彩文章首发“淡淡书香伴你行”公众号,喜欢请跟随。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