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春的悲剧,唯有薛宝钗能够挽回?

红楼梦第八十回,写了两个苦命人的苦命遭遇。呆香菱痴痴盼知音,却盼来金桂的嫉妒和陷害,盼来薛璠的虐打折磨。懦迎春傻傻嫁孙家,却是中山狼,指望娘家疏解却不得解。

对她们的遭遇,宝玉等人表达了拳拳的善意,宝钗还作了实际的善行。

那日宝玉在紫菱洲一带徬徨,叹息迎春出嫁让世上又少了清洁人。

香菱经过,笑着告诉他薛璠将迎娶夏金桂,这金桂似花朵一样,也读书写字。"又添一个作诗的人了",香菱沉浸在美好的期盼中。

宝玉却泼她一盆冷水,"虽如此说,但只我听这话,不知怎么到替你耽心虑后呢?

香菱热情被凉,很不高兴地走了,走前还赌气刺了宝玉一下,"怪不得人人都说你是个亲近不得的人。"

宝玉并不怪她,待她走后,还为她们(迎春、香菱等)"思前想后,不觉滴下泪来"。

他是善良的,他泼凉水是为了提醒香菱注意接下来的处境,他不想单纯的香菱被幻想所误,失了防人之心。可惜这傻丫头根本听不进去,他流泪,她的结果已在泪中。

果不出宝玉所料,香菱被金桂嫉害,薛璠为向新妇表忠心,为了求欢宝蟾,不顾旧情虐打她。薛姨妈为求清静,以及和儿子媳妇置气,扬言要卖了香菱。

香菱那时该是明白了宝玉的提醒罢,可惜,悔之晚矣。

她幼时便被拐卖,人牙子有多狠,她是知道的,中间几番波折,硬被薛璠折腾到薛家,过了几年平静日子,以为岁月虽非静好,却也安宁,没有想到还要经历再一次拐卖。一时间,香菱悔而不安,兼灰心。

谁能帮她呢?宝玉最多只能善意地提醒她,他不好也不会去劝薛璠,他有什么立场去劝呢?

在香菱灰心之际,没想到一向不干己事不开口的宝钗开口了,她一边劝薛姨妈进屋,不要理那一对疯子夫妇,一边笑着说,"咱们家只知买人,并不知卖人之说,妈妈可是气糊涂了。倘或叫人听见,岂不笑话?哥哥嫂子嫌他不好,留着我使唤,我正也没人呢。

薛姨妈还不依,“留下他还是惹气,不如打发了他干净。

于是宝钗又笑道:“他跟着我也是一样,横竖不叫他到前头去。从此,断绝了他那里,也和卖了的一样。

聪慧宝钗一向自保,这次竟仗义出手,不仅说服了母亲不卖香菱,而且还让香菱不去面对那疯夫妇,隔绝了伤害。可怜的香菱,纵是苦命,生命的末期也遭人援手了,她该有多感激宝钗。

宝玉的善意被她忽略掉,宝钗的善行却拯救了她一时。

另一个苦命人,迎春,在这一回,好不容易,托奶娘求王夫人多次,才被接回了娘家。

可,终究要被接回夫家。迎春实在不想回狼窝,懦弱如她,也想为自己争取一回,她向王夫人哭诉丈夫的不堪,"孙绍祖一味好色,好赌,酗酒,家中所有的媳妇丫头,将及淫遍。略劝过两三次,便骂我是‘醋汁子老婆拧出来的’。又说老爷曾收着五千银子,不该使了他的。如今他来要了两三次不得,便指着我的脸说道你别和我充夫人娘子!你老子使了我五千银子,把你准折卖给我的。好不好,打你一顿,撵到下房里睡去。⋯⋯"。

丈夫言行已让她预料到自己前途是凶,她向娘家人倾诉,盼着自己能绝处逢生。

对于她的哭诉,王夫人并众姊妹,无不落泪,王夫人只能用言语劝解,"已是遇见不晓事的人,可怎么样呢?想当日你叔叔也曾劝过大老爷,不叫做这门亲的;大老爷执意不听,一心情愿。到底做不好了。我的儿,这也是你的命。

听到王夫人这话,迎春还能说什么呢?比起邢夫人,王夫人已算好的,可她能做的也只是如此,劝慰迎春往好处想,"年轻的夫妻们,斗牙斗齿,也是泛泛人的常事,何必说这些丧话?"她还吩咐宝玉勿让贾母知晓,而宝玉,亦只是"唯唯的听命"。

王夫人和宝玉,对迎春之善意,天地可鉴,只可惜,他们没有作帮助迎春的善行,而且,还切断了迎春最有可能的帮助源——贾母。

善意人人都可表,善行却不易为。

宝玉很多时候很会表达爱怜之意,却精神和经济上两不独立,在可以善行时,他退缩了。王夫人为礼教所拘,虽吃斋念佛,关键时刻不如仗义的刘姥姥,只想到自己一房的安宁,没有顾及别人死活。所以,他们只会表达善意,却缺乏将善意落实的行动。贾宝玉的眼泪,也就是红楼梦里最不值钱的眼泪了。

宝钗与香菱并非血亲,平日虽多怂香菱,嫌她学写诗不务正业,但眼见她被虐打惨状,她不表同情,直接伸手援助,阻止了香菱再次被卖。她之所以能这样做,还是因为她在家说话有份量,薛家的生意等事,她都说得上话。

迎春和香菱,殊途同归,都是早夭的命。但生命最终,香菱该比迎春多感知几分暖吧,来自宝钗的出手,来自薛姨妈的改变主意。可怜迎春,有父母亲戚,却依靠全无,生生被恶夫折磨,孤零零奔赴黄泉。最后畅想一下,如果薛宝钗早已入主荣国府,她一定会为迎春作主吧。

愿我们都努力鞭策和提升自己,做那个能将善意转换成善行的人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