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身上的五大女性魅力,每一点都让足以令宝钗惊心

文:爱木

很多人印象中的林妹妹,似乎只是娇弱病态的。其实,林黛玉是很有(女)性魅力的,即使我是女生,都会被林黛玉所吸引。

这么多年,当我掩卷沉思,想起林黛玉,总能想起那一句“林黛玉已摇摇地走了进来”。怎么形容为好,那样的摇曳生姿,好似步步生香。“摇摇地”,是一种轻盈妙曼,是一种动态的女性之美感,富含有韵律美,又极有生机。

《西厢记·惊艳》中说崔莺莺的步态是:“似呖呖莺声花外啭,行一步可人怜。解舞腰肢娇又软,千般袅娜,万般旖旎,似垂柳在晚风前。”

这也正应了林黛玉“行动如弱柳扶风”步态。你眼见着,林黛玉“摇摇地”向你走来,如此婀娜多姿,又风流袅娜,这种女性独有的美感,莫说是宝玉,就连你也会被深深吸引。

而且,林黛玉可和一般的大家闺秀不同。你看她款款走来,只看这动作,你就知道她必定是面露微笑,而这笑,一定另有深意,或者称得上是“不怀好意”。

果然她立刻就说“哎呦,我来得不巧了!要来时一群都来,要不来一个也不来;今儿他来了,明儿我再来,如此间错开了来看,岂不天天有人来了?也不至于太冷落,也不至于太热闹了。姐姐如何不解这意思?”

看看她这吃醋,都是极巧妙的。急得宝钗连忙上去捏她的嘴巴子,拧她的脸蛋,还说:“颦儿这张嘴,让人爱也不是,恨也不是。”

还有那一个春日的午后,宝玉走到潇湘馆,走至窗前,觉得一缕幽香从碧纱橱中暗暗透出。宝玉便将脸贴在纱窗上,往里看时,耳内忽听得细细的长叹了一声道‘每日家情思睡昏昏’。

宝玉听了,不觉心内痒将起来,再看时,只见黛玉在床上伸懒腰。

黛玉日常慵懒的一面,也是如此有情思,有轻娇细吟,有懒腰长伸,把宝玉的心撩拨得“痒将起来”。

宝玉进来后,黛玉坐在床上,一面抬手整理鬓发,一面笑向宝玉道:“人家睡觉,你进来作什么?”

黛玉这句娇嗔,这声“人家”,算是撒娇的“鼻祖”吗?果然,宝玉“见他星眼微饧,香腮带赤,不觉神魂早荡”。

朦胧的眼,微红的脸,那是黛玉害羞的模样,好一个“神魂早荡”!宝玉见宝姐姐“羞笼红麝串”,只是出神,看到林妹妹,神魂早已没了!

黛玉的吸引力可不止于宝玉。那日,宝玉和王熙凤被人下了蛊,拿刀弄枪、寻死觅活,闹得天翻地覆。于是惊动诸人,连贾赦、贾政、贾珍、贾琏、薛蟠都进了园内来。

薛蟠那一天比别人更忙,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又恐薛宝钗被人瞧见,又恐香菱被人臊皮。可是他“忽一眼瞥见了林黛玉风流婉转,已酥倒在那里”。

好一个酥倒,这就好比是通了电流啊,引起的是身体上的强烈反应。要说薛蟠,也应当是见过世面的,但见到林黛玉,就被勾魂摄魄,只有“酥倒”了。黛玉的美丽,对于男人,总是所向披靡啊。

就像宝玉看完西厢记和黛玉说的,“你就是那倾国倾城貌”,宝玉自己才是那“多愁多病身”。 不过,黛玉虽有“倾国倾城貌”,极有女性的美感,但她长久吸引人的,更是她性格上的可人。

黛玉有趣,又幽默。刘姥姥进大观园,喝了酒,听着音乐,就手舞足蹈起来,宝玉就下席向黛玉说:“你瞧刘姥姥的样子。”黛玉笑道:“当日舜乐一奏,百兽率舞。如今才一牛耳。”

这话说得众姐妹都笑了。这种有趣的事,要我,也是找黛玉来聊个天啊,谁知道她嘴里又会蹦出什么妙语连珠来!

反正有事没事,林黛玉就喜欢逗个趣,说点俏皮话。

看到大家凑巧都在,她会说“今儿齐全,谁下帖子请来的?”

王熙凤说要麻烦她点事,她也有话回:“你们听听,这是吃了他们家一点子茶叶,就来使唤人了!”

探春说要起个“蕉下客”的别号,她会说:“你们快牵了他去,炖了脯子吃酒”,说“蕉叶覆鹿,蕉下客岂不就是一只鹿了?”

都说爱凤姐恨凤姐不见凤姐想凤姐,其实有林黛玉在场,亦不会冷场,场面一下就活起来了。连宝钗都说:

“世上的话,到了凤丫头嘴里也就尽了。幸而凤丫头不认得字,不大通,不过一概是市俗取笑。更有颦儿这促狭嘴,他用‘春秋’的法子,将市俗的粗话,撮其要,删其繁,再加润色比方出来,一句是一句。”

黛玉体贴,又温情。

她“摇摇地走了进来”的那一回,标题直说她是“探宝钗黛玉半寒酸”,话语里暗地讥讽宝玉两三次了,可下一秒她就帮宝玉整理:

“黛玉用手整理,轻轻笼住束发冠,将笠沿掖在抹额之上,将那一颗核桃大的绛绒簪缨扶起,颤巍巍露于笠外。整理已毕,端相了端相,说道:‘好了,披上斗篷罢。’”这该是多么热情,温柔而细心。所以黛玉有脾气,但不小气。

那一次雨夜,宝玉来看望黛玉。黛玉见他只打了灯笼,回手向书架上把个玻璃绣球灯拿下来,叮嘱宝玉:“你又穿不惯木屐子。那灯笼叫他们前头点着,这个又轻巧又亮,原是雨里自己拿着的。你自己手里拿着这个,岂不好?明儿再送来。就失了手也有限的,怎么忽然又变出这‘剖腹藏珠’的脾气来!”这是温情脉脉。

她还很懂得找台阶下。

多少次黛玉和宝玉吵架,我们是不是以为都是宝玉来哄黛玉的?其实黛玉很懂得你退我进,你进我退的。她看宝玉真心恼了,就会找个借口搭个话。

那次为了湘云说出来有个戏子像黛玉,宝玉对湘云使了眼色,把湘云和黛玉都得罪了。他找湘云辩解,讨了没趣。又去找黛玉,被说得无可分辨,灰心得转身就回了房。

林黛玉其实气得不行了,绝情的话都说出来了:“这一去,一辈子也别来,也别说话。”可是,黛玉见宝玉真心恼了,又不放心了。只见书中娓娓道来:“谁想黛玉见宝玉此番果断而去,故以寻袭人为由,来视动静。”

吵虽吵,关心还是要关心的。如果黛玉被宝玉问住了,虽然仍要嘴硬,话却是服软的。

那一次,宝玉说:“我也是为的我的心。你的心!你就知你的心,不知我的心不成?”

林黛玉听了,低头一语不发,半日说道:“你只怨人行动嗔怪了你,你再不知道你自己怄人难受。就拿今日天气比,分明今儿冷的这样,你怎么倒反把个青披风脱了呢?”

好吧,衣服穿得少怄人难受,这强词夺理的话,说出来怎么就这么让人舒坦!好好学着吧,女孩子们。

总之是有林黛玉在场的戏,才叫好看。你看她嗔,看她喜,看她吃醋,看她悲伤,看她吟诗,看她和宝玉吵了架还吩咐人“你把屋子收拾了,撂下一扇纱屉,看那大燕子回来,把帘子放下来,拿狮子倚住,烧了香,就把炉罩上”。这吩咐啊,也是诗意十足。

她是如此有生命力的一个人,纵使她的灵魂长在一个病弱的身躯里,也掩盖不了她的勃勃生机。就好比琅琊榜中的宗主,那般虚弱,却让人难以抵挡他的魅力。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