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黛爱情的一个缩影

作者:fish

龄官,这个美丽的女子,她外表气质具美:"眉蹙春山,眼颦秋水,面薄腰纤,袅袅婷婷,大有黛玉之态"也是个写意的美人了。

因元春省亲盛会,她被采买到贾家,做了戏曲队里的小旦。近水楼台,采买主办贾蔷和她喜欢上了。

贾蔷有多喜欢她呢?

那可算是一见钟情了。那时,大观园里唱戏,元妃对龄官的甚是赞赏,四曲戏目刚一完结,她就点名要赏龄官。龄官先不喜,倒是贾蔷喜的忙接了?一个主子这么样为奴才欢喜,贾蔷该是第一人了吧。

他要来见她,也是满怀欢喜。"(宝玉)少站片时,果见贾蔷从外头来了,手里提着个雀儿笼子,上面扎着小戏台,并一个雀儿,兴兴头头往里来找龄官。"

想到买来礼物,可能会讨得女朋友开心,他是多么地欢喜。兴兴头头四个字,是最为传神的刻画了。虽然她俩相处那么长时间了,贾蔷这一表现,给人的,仿佛还是那情窦初开的感觉。

为她,贾蔷连宝玉也置于一边。

宝玉问他:“是个什么雀儿?”贾蔷笑道:”是个玉顶儿,还会衔旗串戏。”宝玉道:”多少钱买的?”贾蔷道:”一两八钱银子。”

他一面说,一面让宝玉坐,自己倒往龄官屋里来。

用两个一面,作者分明是告诉我们,贾蔷心里想着龄官,对宝玉可是没有半刻耐心啊,全是敷衍。平常,别人这么应酬我们,我们心底该有多么地不爽。

他想逗她笑,让她开心。他摆弄着雀儿,道:“买了个雀儿给你玩,省了你天天儿发闷。我先玩个你瞧瞧。”

只是,心思虽好,这话语就有些令龄官不高兴了。他说龄官天天只能发闷,必然是因为龄官受到了拘束,生活不自由。买个雀儿给你玩,还是观在笼子里,又是多么准确地象征着龄官的命运——一直都只是被龄官被豢养的金丝雀。龄官又怎不将它于自己处境作类比。

她生气了,他忙陪小心。众女孩子都笑了,独龄官冷笑两声,赌气仍睡去了。贾蔷还只管陪笑问他:“好不好?”

贾蔷还不懂龄官的心,龄官只得真心道出自己的委屈:“你们家把好好的人弄了来,关在这牢坑里学这个劳什子还不算,你这会子又弄个雀儿来,也偏生干这个。你分明是弄了他来打趣形容我们,还问我好不好。”

听了此话语,如同宝玉一样,贾蔷也连忙赌神起誓,只为让她相信自己的真心。说着,就将那雀儿放了,一顿把那笼子拆了。一两银子就这么没了,可谓是委曲求全。

龄官吐槽自己的病情,贾蔷听说,又是连忙宽慰道:“昨儿晚上我问了大夫,他说:‘不相干,吃两剂药,后儿再瞧。’谁知今儿又吐了?这会子就请他去。”说着便要请去。

龄官的心,这才得意完全松软下来。

但是,她赶紧叫住贾蔷,道:“站住,这会子大毒日头地下,你赌气去请了来,我也不瞧。”

贾蔷听如此说,只得又站住。可谓唯命是从。

毕竟,贾蔷是真心,龄官是懂得的,只是现实的困境,贾蔷暂时无力为她改变。龄官的牢骚,也只是情人之间的小埋怨。他如此对贾蔷,自是贾蔷早已是她心的归属。他也知道怜惜贾蔷了。

总之,这个姑娘嘴硬心软,犹如黛玉性格,作者让我们见识了她的情真情痴。宝黛之间的真情,就这么样在她俩身上完美地呈现了一回。

可是她的情之深、恋之痛,除了偷看她画蔷的宝玉,又有谁知?

她是贾府买来的小戏子,如那只小雀儿,只是笼中鸟,没有人身自由,也无资格和谁谈婚配,她虽苛求与贾蔷,贾蔷却始终只是她的一个梦幻。蔷薇花下,一笔一划,画着千千万万个蔷字,你要知道,在当时,她的情感是多么炽热,内心是多么酸楚,命运带给她的是多么大的无奈啊。这也就是咳血的根本吧。

因此,比之大观园里其他女儿,她其实更爱自由,那是一种想唱就唱、不想唱就闭嘴的渴望,也是一份堂堂正正做人的尊严,更是比肩爱人,站在他身边的矜贵。

若有一日,她像那被放生的雀儿一样,拥有了展翅高飞的自由,她该多开心。

其实黛玉跟宝玉又何尝不是如此,他俩的爱情,也当是宝黛爱情的一个缩影。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