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最悲哀的一种角色

作者:冷月葬花魂

在我看来,妾,至始至终都只是一个悲哀的角色。

平儿是贾琏的妾,可是她却像是王熙凤的一个奴婢。前后奔波,协助王熙凤打理一切事务。

如果书中不是明确的指出,平儿后来被贾琏收在了房中,成立贾琏的妾室,恐怕我们还以为她一直都只是一个通房大丫鬟呢!可见妾与丫鬟没有什么不同。

有一回,赵毅娘去找探春理论说:“我这屋里熬油似的,熬了这么大年纪,又有你兄弟,这会子连袭人都不如了。”

由此可以看出赵姨娘的地位,也是一点点积累起来的。但是也只是称她为姨娘而已。

她在贾府并没有什么权利可言,甚至是微不足道的连话都说不上。有一回,芳官和赵姨娘打闹,我们看到连戏子和丫鬟都可以任意辱骂作践她,真是令人“哀其不幸,怒其瞎争”。

她辛辛苦苦熬过了大半辈子,还为贾府生下来了子女也算是“有有功之臣”了,可是到头来却什么都没有得到。

她没有赢得别人的尊重,在她身上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一个小人物的悲哀,更是天下所有和她一样地位妾室的悲哀。

说到可怜与不幸,让我想起了另一位女子———香菱。

一个温婉娴静的女子,由于命运的安排,她也成为了别人的妾室。这是他命中注定的悲剧。

她也是以一个下人的身份出现在读者的视角里。她跟随着薛家人一同进京,住进了贾府,她不得不看别人脸色行事, 听候差遣。不敢有丝毫抱怨。

甚至她想学诗,都是如此的艰难。还被说是得陇望蜀,越学越呆。这只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心愿罢了,还好上天还是眷顾了她的让诗洗礼了她的灵魂。出自她手的那句“博得嫦娥应自问,何缘不使永团圆”使多少人不禁潸然泪下呀!

这是世间最刻骨铭心的悲痛,莫过于一生都处于对家人的思念之中。

她已为人妾,再不能有属于自己的自由了,束缚她的是恶俗的封建礼教。自此,她的生命不再是她一个人的了,她的性命由不得自己支配。全都掌握在他人之手了。

鸳鸯之所以不愿意给贾赦当妾,一是厌恶贾赦可憎的面目和无耻的行为,二是不愿屈居于人下,自己的性命由自己做主。哪怕做一个小小的奴婢,也同样是有志气和尊严的。

凤姐说了一句话,当真是对自己和贾赦最尖锐的讽刺:“凭他是谁,哪一个不想巴高望上,不想出头的?放着半个主子不做,都愿意做丫头,将来配个小子就完了呢?”

凤姐知道鸳鸯是个既有心胸见识,又有个性的丫头,用陶渊明的一句话来形容“岂能为五斗米折腰?

她之所以说出这样的话完全是因为迎合了邢夫人,是对她眼光低下和见识短浅的讽刺罢了。她以为人人都和她一样爱慕虚荣,贪图享受。真是愚昧至极。

真正聪明的人,眼光应该放得更高远一些。哪怕身处最低贱的位置,也不要自暴自弃。

书中曾多次暗示到,袭人将来也是要做妾的。但是,她也可以为自己的命运,做出最正确的选择。她也可以孤苦一生终生不嫁。

其实,那样就可以是真正正的做回自己,不是别人的附属品。

可是她并没有那样做,她安于现状,他在扮演着一个世俗化的女子,她恪守陈规陋习,是真正正的“保守派”。

以她的心性和为人处世的方式,是那个时代所有愚昧落后女子最真实的反映。

晴雯则和她不同,她有着鲜明的个性和独立自主的思想,有着不同于世俗女子一般的处事态度,是“维新派”。

当两种不同的派别正面儿交锋时,总有一派会损失惨重,这是事物发展的规律。而往往损失惨重的那一派别恰恰是与世俗相违背的。但却是那却是黑暗年代一盏微弱的明灯。也许不能照亮前方黑暗的道路,但却在人的心灵上留下了永恒不灭的信念。晴雯,也就成了人们摆脱奴性的路上的一盏明灯。

如果说妾是悲哀却又值得人同情的,那么归根究底,她们的悲哀则是不懂得反抗,只懂得逆来顺受而结成的苦果,其中滋味也得须得她们自己一人品尝罢了。

苦也好,酸也好,都只是她们悲哀的缩影罢了。至始至终,都在扮演着一个悲哀的角色!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