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计人心,面对王夫人的二字真经,他们都是小巫见大巫

贾雨村

他或许是作者一个痛心的存在。想当初,他两袖清风,文采卓然,深得甄士隐看重。可是,现实却活生生地把人变成了鬼。

他忘恩负义,玩弄司法,草菅人命,彻底的将他人踩在脚下,巩固自己的社会地位,曾经的价值观,完全被扭曲。

门子,石呆子,香菱等都直接或间接地失去了自己美好的人生,贾赦贾政等,则在他的阿臾之下,逍遥自在,颇感岁月静好,完全失去了判断家族走向,谋求未来发展的能力。

因此,贾雨村在红楼梦里的作用,完全就是破坏性的,哪里有它,哪里就有有劫难。

马道婆

此人自然是三姑六婆之属,批着最善良的外衣,干的是行骗害人的勾当。人性的弱点,被她安全把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唯一的目的,就是弄得一点钱财。

最恐怖的是,她身上随时带着害人的玩意儿。时下,人们故意挑拨说林心如弄个赵薇小人儿,刺杀诅咒。马道婆却真的是因此而差点害死了王熙凤、贾宝玉。

她见了贾母,就去看赵姨娘,明知她们之前不和,却两头热,可见其最是爱掺和是非。贾母没能明察秋毫,被其蒙骗,真是悲哀。

遇见这类人,最好是早早地远离,因为一点蝇头小利,就可能被其所陷害。

馒头庵的老尼姑静虚

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作者将她立足于馒头庵里,可见,这静虚是一个毫无敬畏心的人。人们走进馒头庵,有静虚在,就无疑走进了坟墓,面见了一回阎王。

王熙凤刚一上场,经不得她的一点吹捧激将,就上了她的贼船。弄得一对鸳鸯先后殒命。王熙凤说他不信阴司报应,其实,人世间的报应更甚于阴司,她遇见了静虚,就是她人生走向黑暗的开始。她的手上,因此而渐渐沾满血腥,她的人生又怎会有好下场。

王熙凤的冷血,王熙凤的唯利是图的一面,都是源于她的感染。她也是为了一点银钱,而视人命而草芥。却也披着慈悲的外衣,她的可怕也就完全不逊色于马道婆。

邢夫人

家和往事兴,邢夫人却最是爱添乱子的一个。

贾赦算计贾母,逼迫鸳鸯,最终惹得贾母发威,这件事中邢夫人的热心,可以说起着非常大的催化作用。贾府糜烂的名声,也定会因此而不胫而走。贾母气得只得骂她忒贤惠了。

迎春本来就懦弱,无人怜惜,她没有悲悯之心,却经常去数落迎春没有给那边挣来面子。甚至在经济上勒索则迎春那边人。

再看邢大舅的抱怨:邢夫人把持着家庭的财产,让自己兄弟成了最为窝囊的男人,内心里丝毫没有亲情,整个人都掉了铜钱眼里去了。

查找大观园,也就直接是邢夫人掀起的风波了。探春唾骂贾府内部互相残杀,扇王善保家的的耳光,又何尝不是对邢夫人义愤填膺,扇的是邢夫人的耳光。

只想说,就算是狠狠扇邢夫人一耳光也不解恨,贾夫人内心的多少辛酸与悲剧,都是因她而起。

赵姨娘

赵姨娘这么个恶人,她的戏份实在太多,或许这就是作者对于她的最大厌恶吧。她初次出场,内里就不存在善良,时刻想着的是置别人死地。她整天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见谁咬谁,用奴才的身份,行者主子的威风。

她也从来不知道改变,不知道隐忍,不知道用正能量的方式,改变自己的命运。她只知道教育自己的孩子为恶,不择手段与别人去争。她本来拥有者贾环与探春,拥有者这么好的资本,可是贾环和探春都被她毁了。贾环因他而成立贾府丑恶的男人的典型。探春因她的作为,而远远地离开她。

因为方向不对,她的命运也就是越挣扎而越黑暗,越奋进而越悲苦。

贾赦

向鸳鸯逼婚,贾赦的丑恶,被作者第一次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她的行径,让贾府之人,让天下的普通民众,会以为世间没有王法。

因为,敢问世间又有多少人能够轻易将别人逼向绝境。自此之后,鸳鸯的每一天,都是她人生的梦魇。鸳鸯的人生结局如果是悲剧,贾赦无疑是最大罪魁。

他对别人如是冷酷,对他自己的亲生儿子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贾琏数落了贾雨村这个恶人的不是,就被贾赦劈头盖脸的痛打一顿。平儿还是不好骂他,所以才痛骂贾雨村是饿不死的野杂种。

再则,红楼梦里也只有他曾盛赞贾环,对贾环看得入眼,赏赐他礼物。这也至少说明了,他对于人性的恶,早已习以为常,丝毫不觉得那恶就是恶。

王夫人

王夫人最是善于伪装自己了。刘姥姥总是对她赞不绝口,你要说她坏,还真的要担心闪了舌头。这也就正是她的可怕了。

只有当你碰到了她的霹雳手段,才知道,她吃斋念佛,完全在于求得内心的安慰,塑造自己光明的形象。因为她总是在装睡,暗地里试探人心,一出手,就要置人于死地,丝毫没有怜悯之心。

而,事后,她却又那么真诚地表现着自己的自责之心,再次让别人把她拉回到好人堆里。这又是她的一种装睡的高级手法。

装睡,也就成了王夫人玩弄人心的最高伎俩。看她在贾府百事不管,却是百事都逃脱不了她的魔爪。当就全是得益于她善于装睡的伎俩。统治贾府,面对王夫人的二字真经,以上六人的手腕,也就都是小巫见大巫了。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