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屋子里大大地写着一个字, 贾母见了很是恐怖

薛宝钗教导林黛玉,打击香菱,宣扬女子无才便是德,没把别人带到阴沟里去,自己却掉到阴沟里去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一切,还得从刘姥姥游乐大观园说起。那时,贾母陪着刘姥姥来到蘅芜苑,她高兴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凝重起来——蘅芜苑雪洞一般!

世外仙源大观园,竟有一间房子雪洞一般,这不是标新立异,鸡立鹤群吗?这蘅芜苑,不仅有损大观园的名号,在贾母看来,还十分的不吉利。贾母连忙追责,这是谁干的,怎能能这样欺负客人。谁知这一切,竟是薛宝钗自作主张。贾母连忙拨乱反正,口称这不吉利,务必要装饰好。

但是,贾母仅仅只是因为薛宝钗没有放古董而生气啊?要是那样,还真错怪了崇尚节俭的薛宝钗。究其本质原因,我们再次跟着刘姥姥走一趟潇湘馆就知道了。

首先,林黛玉的潇湘馆,摆设得也十分节俭,又何曾弄了多少古董艺术品来装饰呢?

其次,刘姥姥左看右看,转来转去,满眼里只有书,不是也非常的简陋吗?

一个女孩子家,房间如此,贾母怎么不骂黛玉不知道布置摆设呢?又怎么不说潇湘如此不吉利呢?

可见,贾母的心中,房子并非就一定要装饰得富丽堂皇。关键是在于有美感,有文化,有内涵

而薛宝钗的蘅芜苑就只有空,贾府是请薛宝钗进来参禅的吗?参禅最起码要有几本佛家经典啊?可是蘅芜苑就只有一本用于摆设的书。

正是因为潇湘馆充满里充满了美感,贾母看着窗纱旧了,就要为林黛玉布置一番。贾府里,除了贾母,或许就只有黛玉懂得生活美学,潇湘馆在她的布置下,典雅宁静,温馨和谐,满是生活的味道。因此,两个爱美人走在一起,自然就有着谈不完的美,王熙凤与大家因此都上了一堂美学课。

再次,就是有文化了。潇湘馆礼那么多书,刘姥姥直接赞叹,就是上等的书房。贾母就高兴地向刘姥姥介绍,这是她外孙女的住所。可见,贾母也十分热爱这一份书香气,也是个热爱文化的人。每逢一些好的传统节日,她总是叫贾府里孩子们多做些谜语,让大家猜。贾府因为贾母,而增添不少文化氛围。

还有,林黛玉的住所如此,又是如此酷爱读书,贾母内心的欣慰,就更是可想而知了。

林黛玉爱读书,对宝玉必定也产生好的影响,宝玉只是不爱读那些写满教条的书,不愿意读那些教人虚伪的书,他对四书也是肯定的。黛玉正好很小的时候就读四书。宝黛如果结合,则定时两全其美。除了宝钗,让黛玉相比于妙玉:妙玉她喜欢弄些什么雪水埋在树下,收藏一些古董茶杯,再怎么高雅,也是俗了。她称自己是槛外人,未免又有些怪癖,还骂林黛玉俗气,她果真不知道自己只是在装雅。

读书是迈向高贵的最低门槛,宝钗曾经酷爱读书,是一位知姓女儿,雍容大度。她后来,却作践读书,说读书会移了人宝贵的性情;慢慢不喜欢读书的她,也就变得庸俗不堪了。

首先,脱离了诗书,她越来越没有包容心,当着长辈们认其真来,讽刺他人。林黛玉耍点小性子,顶多也只是事后一段时间不想理贾宝玉。

其次,就是她庸俗的用心了。在娱乐方式极少的古代,薛宝钗在空荡荡的屋子里,该是有多么的无聊。所以她总是在贾府游荡,不分早晚,她最多的去处就是怡红院,追着宝玉跑,有时候,惹得晴雯宝玉厌烦得很。她虽然为的是一个好的口碑,一位未嫁的女孩子如此应酬,则就有失稳重了。

因此,走进蘅芜苑,回想潇湘馆三大特点,贾母该直接怀疑薛宝钗的为人。

总之,薛宝钗的房子里空荡荡的,写着一个大大的“空”字,贾母看了很是恐怖。贾母说她不吉利,她自然是在劫难逃了,婚姻悲剧不可避免。

假若宝钗一直像小的时候热爱诗书,从不堕落该多好。那样的她,才是真正的温婉,才有可能避免人生的悲剧。她的堕落,她自认为的好的改变,无异于缘木求鱼啊。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