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之九:林黛玉的心性

作者:滋建

很多人读过《红楼梦》后感到黛玉爱哭,敏感,不好相处。其实,得出这样结论是不正确的,归根结底还是读《红楼梦》读的不深,对黛玉了解不多。黛玉的心性,非比寻常。

她懂礼

黛玉初入贾府,去见贾赦,就算是面对传话的仆人,黛玉也忙站起来,一一听了,显示出对发话人的尊敬。

邢夫人留饭,黛玉甚至不妥,连忙回道:“舅母爱惜赐饭,原不应辞。只是还要过去拜见二舅舅,恐领了赐去不恭,异日再领,未为不可。望舅母容谅。”

这一套说辞,可谓是以情动人,按礼处事,谦恭而又沉着。在对幸福的感激与尊敬之中,一识大体的大家闺秀的形象,就展现在大家面前。想想黛玉当时还只是一个孩子呀,比多少成人不知强多少倍啊!

她真诚

薛姨妈说宝钗古怪得很,黛玉也觉得,所以,一开始就对宝钗有成见。而且二人一度互相敌视。

但,黛玉在刘姥姥来的时候行酒令,失口道出《牡丹亭》《西厢记》里的戏词。宝钗听了,却没有当场揭穿她,使她难堪,反而借机规劝她“不可看杂书”,又絮叨她的病情,还送她燕窝……

这一切的一切,使黛玉渐渐明白宝钗是“会做人”的,觉得她是实实在在地为她人着想,那是她本来性格的一部分,而非“藏奸”。黛玉的心底,对于宝钗,也就渐渐生出了暖意。

最终,两人因互剖金兰语,前嫌尽释。黛玉也因此认薛姨妈为妈。可见黛玉一旦认可了某人,她就会向那人投以最真诚的自己,甚至是把自己彻底交给别人。

她随和

纵观贾府主仆关系中,黛玉和紫鹃十分与众不同,可以讲是独一无二。她们之间关系早已不是主仆,而是朋友,是姐妹,是一对知心的闺蜜。

所以紫娟敢批评黛玉的小心眼儿,甚至敢对她的婚姻大事建言,黛玉都丝毫不与他较真。

同样的,袭人虽然对宝玉也十分用心,照顾得无微不至,可她总是容易给人一种培养潜力股的感觉,完全不同于紫鹃对黛玉,是全心全意的维护,不掺杂任何私欲。

紫娟之所以这样对待黛玉,是因为黛玉真诚而随和,她们是真心实意相处的。

再说黛玉对香菱。香菱一提学作诗,黛玉就提要当香菱的老师。而且,黛玉也当真悉心教导,用心指点。丝毫不是好为人师的作派。教学中,黛玉循循善诱,教学上,由浅入深,传之一最真的学诗之道。这件事,更是任谁都能感到黛玉的随和、真诚以及热心。

她大方

《红楼梦》中,有两次写到黛玉赏钱给下人。这在红楼众多小姐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第一次,黛玉的作派,让一个小丫高兴地直喊:“我好造化!才刚在院子里洗东西,宝玉叫往林姑娘那里送茶叶,花大姐姐交给我送去。可巧老太太那里给林姑娘送钱来,正分给他们的丫头们呢。见我去了,林姑娘就抓了两把给我,也不知多少。”

既然丫头喊好造化,这样的事情,在贾府,则必然是很少发生的。而且黛玉一抓就是一边,小丫头一时也数不清,可见数量不少。黛玉不是随便捡两三个做做样子,而是真心大方。

第二次,黛玉赏的是宝钗的婆子,而且她甚是能够体贴婆子的心,拿点钱给她打牌,大家不说黛玉大方,也难了。

至于黛玉家的家产,被贾府吞没,黛玉丝毫不在意,也更是一种大方的看淡钱财的体现了。

她好学

黛玉才华横溢,难得的是,却依然读书不倦。

第四十回,史太君领着刘老老到潇湘馆,刘老老因见窗下案上设着笔砚,又见书架上放着满满的书,论断道:“这必定是那一位哥儿的书房了?”

贾母笑指黛玉道:“这是我这外孙女儿的屋子。”

刘姥姥留神打量了黛玉一番,方笑道:“这那里像个小姐的绣房,竟比那上等的书房还好呢。”

这一大量是诧异,这一笑是敬佩,林黛玉可算是给贾府这样的贵族人家长脸了。

她精明

黛玉虽两耳不闻窗外事,却绝对不是不谙世故,相反黛玉是很精明的一个人。

黛玉有知人之明。尤二姐被凤姐骗进大观园,尤二姐一心作者春秋大梦,大家也都给凤姐点赞。殊不知,却有两个人为尤二姐忧心,一个是宝钗,另一个就是黛玉。宝钗所以圆滑啊世著称于世,黛玉不爱那些俗事,却依然能够聪明地感知到尤二姐的不幸。可见其内心的精明了。

黛玉也有理家之才。黛玉曾对宝玉说:”咱们也太费了。我虽不管事,心里每常闲了,替他们一算,出的多,进的少,如今若不俭省,必致后手不接。”贾府的症结所在,她一口就能够道出,而且对于贾府的事情,还是那么清楚明白,可谓也算是明察秋毫了。

此外,黛玉很幽默,常常开大家的玩笑;黛玉爱憎分明,真挚而热烈,所以不喜欢李商隐诗,因为太过晦涩。

这些都是黛玉心性的呈现,简单的一番梳理,黛玉还是你心中原来的那个样子吗?黛玉的心性确实好,确实美,确实拔乎其萃。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的美丽传说,也就真的是名副其实了。

黛玉如玉,这样的黛玉人间有几呢?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