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度示爱两次被气哭, 林黛玉最享受的一个夜晚, 却依然心冷如铁

黛玉和宝玉青梅竹马,情投意合,朝夕难离,但他二人之间的接触却十分有分寸,从不曾有什么轻薄之举。且黛玉尤为洁身自好。

那回,他二人一起看西厢,宝玉是个书呆子,随意说笑道:”我就是个` 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貌’。”

黛玉听了,不觉两腮通红,登时就竖起两道似蹙非蹙的眉,瞪了两只似睁非睁的眼,微腮带怒,薄面含嗔,指宝玉道:”你这该死的胡说! 好好的把这淫词艳曲弄了来,还学了这些混话来欺负我,我告诉舅舅舅母去。”

说到”欺负”两个字上,黛玉早又把眼睛圈儿红了,转身就走。

看得出,黛玉非常认真,不是宝玉一番套路,就能够把黛玉带坏的。黛玉读西厢,也就仅仅是动于情,体味着爱情的美好,宝玉的这种“浪”,自然会与黛玉的品质格格不入。

第二十六回中,宝玉叫紫鹃倒茶,见紫鹃可亲可爱,一个浪字,又不禁占据了他心头,只见她又说:“”好丫头,`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叠被铺床?”

宝玉话音刚落,只见黛玉登时撂下脸来,说道:”二哥哥,你说什么?”黛玉这质问的语气非常强烈。

当然,宝玉虽然浪,但是也是心无邪念了。他只是如素笑道:”我何尝说什么”

黛玉便哭道:”如今新兴的,外头听了村话来,也说给我听;看了混帐书,也来拿我取笑儿,我成了爷们解闷的了。”

黛玉一面哭着,一面下床来往外就走。

读了此段,你看到的黛玉的矜持之外,更要看到的是黛玉对于宝玉的保护。宝玉没头没脑,太过纯真,不顾隔墙有耳,村话,书里的混账话,都拿来与黛玉调笑,善良的只当宝玉傻,一笑而过。有心之人,则必定会记录在案,当作是宝黛之间有碍风化的证据,进而打击宝黛。

而经过黛玉这么一说,则就仅仅是黛玉被宝玉取笑了,被当作解闷对象而已,二人之间的关系,依然一清二白。黛玉如此生气,如此刚烈,对于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的话语,有心之人,自然就不敢轻易引申开来。

宝玉也只好来道歉,又不自禁拉了她的手,黛玉又是果断将手一摔,道:” 谁同你拉拉扯扯的,一天大似一天的,还这么涎皮赖脸的,连个道理也不知道。”

这也就是黛玉的庄重,她一次次地警示着贾宝玉,以情动人,以礼制人,使宝玉迷途知返,知道亲密无间爱,也要有分寸。黛玉教训宝玉的效果,自然是胜过白钗千百倍了。

再则,秋窗风雨夜,贾宝玉第一次夜深造访潇湘馆,林黛玉很是高兴,也很是享受,但是却依然“心冷如铁”,早早就催促贾宝玉离开,不让她多呆一会儿。

黛玉此等行为,是多么不同于薛宝钗在夜间经常赖在怡红院不走的行径。黛玉的品质上的庄重与矜持,再次可见一斑了。只能说,林黛玉的庄重,令薛宝钗自惭形秽。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