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如此表现,林黛玉高兴得一连说出三个好

大宋王朝重文轻武,皇帝亲自出来游说天下人,说书中自有颜如玉。如今我们即使抛开大宋文化上的繁荣,读一点红楼梦,想来,这话也确实是不错的。至少,贾府里稍微读点书的人——贾宝玉,就知道对此活学活用。

有一段时间,贾宝玉最爱看的书,就是《西厢记》了。且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他突然有那么一点点的不懂林黛玉。这不懂,当然就是两性的情感问题。而正好,西厢记又是很开放得探讨着两性的情感,每每情到深处,那些妙词警句,大家读了,无不口齿生香。

于是,逐渐成熟的贾宝玉,不再轻易质问黛玉不懂得自己,没有与自己交心,而是就借西厢记里的情节、句子,向林黛玉表达着她心中的疑惑。

这也就正是下面的一段话了:

我虽看了《西厢记》,曾有明白的几句,也曾说出来取笑过。如今想来,竟有一句不解。那《间闹》上有一句说得最好,“是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这句最妙。“孟光接了梁鸿案”这五个字,不过是现成的典故,难为他这“是几时”三个虚子问得有趣。是几时接了呢?

哈哈,宝玉心思突然细腻如斯,问一个女孩子的问题,问得是多么的委婉,是不是真的很是令人感动呢?

是啊,薛宝琴刚一来,在众人眼中,贾母就是那么不可理喻的怜爱于她,大家眼中,林黛玉在这份爱的光芒下,都立马黯然失色了。贾宝玉见了,又怎会不担心,怎会不怕林黛玉吃醋。

特别是,小骚达子史湘云,见到此情此景,又借机毫无忌惮地调侃林黛玉,帮着薛宝钗说话。当薛宝钗说出酸溜溜的话后,她不说宝钗含酸,不说薛宝钗真的吃宝琴的醋了,却故意找茬似的挤兑着林黛玉,说薛宝钗的酸溜溜的话,正是林黛玉的心声。

因此,宝玉听了,更是担心害怕得不得了。

可是,事情却并没有想贾宝玉预想的那样——会再次地夹在中间两头受气。他眼睁睁地看着贾母对宝琴好,黛玉却非常的淡然,没有因此而对他疑神疑鬼,生出不和谐的事情。贾宝玉一时,也就真的不知道是该惊喜好,还是继续纠结于这一意外。

偏偏史湘云话音刚落下,宝钗又说:“更不是了,我的妹妹和她的妹妹一样,她喜欢的比我还疼呢,哪里会恼!

哈哈,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宝钗之言理都懒得理林黛玉,这个时候,却还题林黛玉说话了。这贾宝玉,就真的变成了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或许, 贾宝玉也可以理解为,宝钗那番说辞,只不过是用于消弭小骚达子史湘云制造出的不和谐气氛,帮着史湘云解围。从而对此还是打一个问号的话。

那么,接下来,他又看到林黛玉跟宝琴彼此看重,亲敬异常,甚至连称呼彼此时都省去了姓名,直接以姐妹相称。他宝玉就真的不由得深深地纳罕一般了。

林黛玉这是搞什么鬼?她已经不是林黛玉?她们什么时候成一伙了,甩下我了吗?我怎么看不懂了?相信,此时的贾宝玉,内心一定有着无限的委屈——之前,他认黛玉是知己,如今黛玉却似乎不认自己是知己了,什么都不对我说。

所以啊,如果这个时候,贾宝玉如果直接的去询问黛玉说:“你不是向来不相信我们的感情吗?怎么如今跟着她们走得那么近?先时你只疑我,如今你也没的说,我反落了单了……”

——自然,如果这样问,宝玉等于就又是砸数落林黛小心眼了。林黛玉一定不会给他好脸色,而懒得理他。

但是,贾宝玉如今这么一问,如此含蓄,林黛玉立马懂得贾宝玉的意思,懂得了贾宝玉的用心与细腻。她自然就会和颜悦色地为贾宝玉解开疑团。

林黛玉胸怀敞开来,贾宝玉早先受了委屈,这个时候,他也知道撒娇了,只见他说:“先时你只疑我,如今你也没的说,我反落了单。

想想,黛玉此时听了此话,就完全不会生气了,反而是暗暗地有些高兴吧。毕竟,这是宝玉明确的想得到她的眷顾,是宝玉真心在乎她,而且这种在乎表现出的方式是那么文雅。林黛玉的芳心,也就再一次成了贾宝玉的俘虏。

当然,这并非黛玉一直有意瞒着宝玉,只是这本来就是一件小事,大家和睦在世正常状态,而且黛玉那段时间身体有不好,还用心教导教香菱学诗; 宝钗有举动示好,岁月安稳;宝琴来了,大家又是那么高兴;在习以为常的生活里,黛玉自然就不会格外去提起什么。另外,这份和解,没有必要及时去宣扬什么,以免别人述说她们之前怎么的好似的。

最后,我们留看一看林黛玉给贾宝玉的安慰吧。只见林黛玉听了连忙笑道:“这原问的好,他问的好,你也问的好。

黛玉一点说出三个好字,当时她对于贾宝玉最大的肯定,最高的赞美了。当然,也是她内心里的一份歉意。

在我印象中,这还是黛玉第一次赞美宝玉会说话呢!可见,宝玉的真的再次打动了林黛玉。一个男人,对自己如此细心,充满呵护,是哪个女子都会因此而感动而觉得无比幸福的啊!

个人也觉得,这个时候的黛玉也是最幸福的黛玉,宝玉那么爱她,钗黛关系也似乎是和谐的,史湘云对她的“敌意”也应当消除了,她跟大观园里的姐妹经常在一起吃饭聊天作诗,日子过得是多么温馨。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