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红玉:常与命运争高下,不与傻瓜论短长

作者:清风羽

丫鬟之中,活得最出彩的,当属林红玉。

林红玉,荣国府奴仆的总管林之孝之女。大观园落成之后,她被派往怡红院看护院子。林之孝大约是想让女儿安静地长大,远离复杂的鸡声鹅斗。

在王熙凤的眼里,林之孝夫妇“一个天聋,一个地哑”,没想到养出的女儿却是“俏丽干净”,而且说话做事简约爽利,甚合急性子凤姐之心。

但是,天聋地哑,并不代表痴呆木讷。能在几百号不同阶级的人员聚居的侯府里坐到总管的位置,那定是深谙为人处世之道,其智商与谋略自是不容小看。

这样的父母,女儿自然是不赖的。

我读到林红玉的故事时,最喜欢的是她的沉着冷静,不卑不亢,积极上进。

相比之下,晴雯、绮霰、碧痕、紫绡等之流甚是浅薄。第27回,“那晴雯一见了红玉,便说道:‘你只是疯罢!院子里花儿也不浇,雀儿也不喂,茶炉子也不弄,就在外头逛。’”

就算红玉真有偷懒,晴雯也完全可以好好说话。但听晴雯的声气,必是平日指责成习惯了。这红玉平日所受的气,不是一般的多。

我们可以想到,在晴雯随着宝玉搬进去之前,林红玉已将怡红院打理得井然有序了。红玉可算得上半个主人,是怡红院里的土著。在红玉的眼里,晴雯之流只不过是狗仗人势的新贵罢了。

问题是,之前在怡红院做事的,肯定不止红玉一人,为何晴雯、碧痕之辈独针对她一人?

无他,定是她们觉察到红玉的才干在她们之上,威胁到了她们的地位。打压的程度,与红玉能干的程度成正比。

红玉不是吃素的。她说:“昨儿二爷说了,今儿不用浇花,过一日浇一回罢。我喂雀儿的时候,姐姐还睡觉呢。”对于茶炉子,她回:“今儿不该我的班儿,有茶没茶别问我。”三件事都回得明白,而且暗藏机锋:我只听主子的;我比你们勤快;我做好了份内之事

驳得晴雯们无言以对。

接着,林红玉去回凤姐的话,丝毫没有不快的情绪。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女孩。

她是丫头中最有自尊心、活得最明白的一个。她最知道自己要什么。

她也曾想过在怡红院中博上位的。然而,就只为宝玉倒了一回茶,秋纹与碧痕就觉得“诧异”,而且骂她“下流没脸的东西”“拿镜子照照,配递茶水不配”。红玉马上意识到,这里绝对没有她的机会。

她不再争眼前的一时利益了。她得另寻出路。贾芸,就是她的出路之一。红玉的行为,与她的外貌一样“俏丽干净”,绝不拖泥带水。所以,她豁达了,她说,“也不犯着气他们。‘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筵席’,谁守谁一辈子呢?”真真有胸襟,有见识。

她与贾芸的初见,是个偶然。但是在得知贾芸是个本家爷们时,她就“下死眼把贾芸钉了两眼”。数秒之间就下了决定,杀伐决断堪比凤姐。接下来,故意遗失手帕,又在蜂腰桥设言传心事,在滴翠亭受了坠儿传递的贾芸的手帕,又另送礼物让坠儿传给贾芸。种种关节,莫不随机应变,环环紧扣。这样就把贾芸少爷的心抓住了。

她的聪明,在于,她早就看透了自己的命运,却不甘心。她敢去拼,敢去尝试“走一步算一步”。她知道自己将来是会被主子们随便配一个奴才聊过残生的,然而她还是要赌一把。

所以,怡红院里的副小姐们,在她眼里,什么也不是了。甚至连号称博学广闻的主子薛宝钗,曾认为她“眼空心大,是个头等刁钻古怪东西”,在红玉看来,也许只是不识“庐山真面目”而已。

宝玉被晴雯、秋纹们架空了,竟然天真地问她:“为什么不做眼前的事?”言下之意,你不要去做粗活了,只做眼前的事,我自然就天天能看到你而提拔你了。却不知红玉不是不做,而是插不下手。那凤姐却是有着一双锐利的鹰眼,只凭三言两语,就认定了红玉可以做助手。

当然,这与红玉的绝佳表现密不可分。那四五门子的“奶奶”长“奶奶”短,她一个局外人,竟能即刻理解,并能准确复述。这是一场面试。她说,跟着凤姐,可长见识,学个眉眼高低;她竟然还敢瞅准机会,谑笑主子“认错了辈儿”。这份机智与乖巧,实与凤姐在贾母跟前的插科打诨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英雄见英雄,凤姐是真心喜欢。

后来她果然到了凤姐的屋里。

红玉完成了她的职场规划,竟然完全没有靠父母的面子。我们可以想象得到,在凤姐面前,她有更多的机会去接触贾芸,她也能够巧妙地让凤姐为她指派遂心的婚事。而原本并不怎么受凤姐待见的贾芸,必然在她的周旋之下,有了更多工作的机会和奉承的时机。红玉的情场也必定会相当得意。

贾府大厦倾倒之后,能够逃过劫难的,大约就是红玉一人了。能顺应时势,但不随波逐流;能勘破世事,但不怨天尤人;能未雨绸缪,但不损害别人;她怎么样的一位奇女子,上天又怎会不一次次地眷顾于她呢?

最终,送给小红一句诗:常与命运争高下,不与傻瓜论短长。这短短的14个字,当就是小红一生的最佳写照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