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之五:黛玉论诗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之五黛玉论诗

作者:滋建

如果有一种艺术形式可以代表中国,莫若诗词。可以说很多人对诗词的喜爱已经到达了热爱的程度,以致于央视的《中华诗词大会》能够成为交口赞扬的经典节目。那么,如何能学好诗词,不用远学,黛玉就有高论。

《红楼梦》中香菱羡慕黛玉、宝钗等人的才华,专门向黛玉学诗,黛玉告诉她:“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的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

黛玉又讲:“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是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

寥寥几句,黛玉就讲出了诗词的要义。

当香菱说:“我只爱陆放翁的‘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说的真切有趣”时,黛玉告诉她:“断不可看这样的诗。你们因不知诗,所以见了这浅近的就爱,一入了这个格局,再学不出来的”。

黛玉还说“我这里有《王摩诘全全集》,你且把他的五言律一百首细心揣摩透熟了,然后再读一百二十首老杜的七言律,次之再李青莲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做了底子,然后再把陶渊明、应、刘、谢、阮、庾、鲍等人的一看,你又是这样一个极聪明伶俐的人,不用一年工夫,不愁不是诗翁了。”

这一段,黛玉又说了该怎样下功夫。

当香菱学了一段时间诗后,黛玉启发香菱:“可领略了些没有?”

香菱笑道:“据我看来,诗的好处,有口里说不出来的意思,想去却是逼真的;又似乎无理的,想去竟是有理有情的”。

黛玉笑道:“这话有了些意思!但不知你从何处见得?”

香菱笑道:“我看他《塞上》一首,内一联云:‘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想来烟如何直?日自然是圆的。这‘直’字似无理,‘圆’字似太俗。合上书一想,倒像是见了这景的。要说再找两个字换这两个,竟再找不出两个字来。再还有:‘日落江湖白,潮来天地青。’这‘白’‘青’两个字,也似无理,想来必得这两个字才形容的尽,念在嘴里,倒像有几千斤重的一个橄榄似的。还有‘渡头馀落日,墟里上孤烟’,这‘馀’字合‘上’字,难为他怎么想来!我们那年上京来,那日下晚便挽住船,岸上又没有人,只有几棵树。远远的几家人家作晚饭,那个烟竟是青碧连云。谁知我昨儿晚上看了这两句,倒像我又到了那个地方去了”。

听到香菱这样讲,我想任谁也知道香菱学诗开始入门了。

《红楼梦》是诗化的小说,《红楼梦》之所以有巨大的魅力,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诗词美。人有幸生于天地间,当以诗词为心,涵养情怀,淬炼品行,提升修养,践行志向,这正是诗词大美之所在。曹雪芹借黛玉之口告诉了读者该如何学诗,如何领略诗词之美,给予了我们非常宝贵的指导和启示。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