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在胸前贴张征婚广告, 太轻浮了

如果说薛宝钗是红楼女子中最卑微的女子,或许会被看成是说梦话,但是人生如梦,《红楼梦》本来就是一场春梦,如此假设似乎就不为过了。

对于爱情,张爱玲说过一句名言:遇见你我变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去。这话是说她自己,也似乎是说薛宝钗。薛宝钗的卑微确实低到了尘埃里,虽然作者说她是山中高士晶莹雪。

薛宝钗的爱情确实沾满了尘埃啊。为了爱情,她彻底放下了自尊,只是给了自己一份虚伪的矜持。

在薛姨妈的操作之下,在薛宝钗的积极配合之下,金玉良缘提出的时机总算成熟了。薛姨妈按部就班地对王夫人展开了进攻,她说:“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将来有玉的方可结婚。”

嘿,说得倒委婉,王夫人又不是傻子,她当然立马就会反应出来:我这个妹妹是要将她的女儿送给我的儿子啊。

王夫人心里当然欢喜,那么多女孩子,她独爱薛宝钗啊。薛姨妈对王夫人说出的话,她自己不好意思在外面放风。王夫人心里高兴,后来大家都知道了,这个风,自然就是王夫人放出去的了。

只是这风放出去后,没有引发多大的反响,贾母不感冒,贾宝玉也就梦里表示抗议,装作不知道。林黛玉因为深爱宝玉,她不可能不在乎,所以,除了薛家的人,只是在林黛玉那里引起了些许反响。

为什么说除了薛家的人呢?因为这阵风把宝钗吹得感冒了一阵。

第二十八回记叙,宝钗因为自己母亲向王夫人吹风的原因,她从之前的在宝玉面前无所顾忌的洒脱女孩,变成了一个矜持女孩——总是有意地远着宝玉。只是这远,也就远了几天而已吧,宝钗后来还不是经常如入无人之境一般跑到怡红院去玩。

上文为什么说这份矜持是虚伪的矜持呢?因为那是古代,事关婚姻,哪个女孩子又不会矜持呢?但是宝钗的矜持却只是表面上的故作矜持,是假矜持而已。

此话又怎讲呢?因为她要是真正的害羞,想真正的远着宝玉,真正不让别人说些有关她婚姻的闲话,她就应该将那金锁从脖子上取下来才是。脖子上戴着这个晃人眼睛的黄金锁,天天指向金玉良缘,却又故意要远着宝玉,岂不是掩耳盗铃?如此矜持,实则是可笑之至。

为了宝玉,为了积极地配合她的母亲,薛宝钗就这么样每天戴着那个金锁到处招摇,真的就无异于是在胸前贴了一张征婚广告了。如此比喻是不是很形象呢?

所以,不得不感叹薛宝钗内心里的承受力是如此强劲,大家天天看着她胸前的那个黄金锁,既然流言蜚语早已在外,你叫别人心里怎么想?而宝钗在别人面前却丝毫不在意,脸不红,心不跳。现代社会最开放的单身女孩,也不至于如此放弃自己的自尊啊。我们又怎能不再一次感叹,为了金玉良缘,在金玉良缘面前,薛宝钗立马变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去,身上沾满了尘埃。如此,如果说薛宝钗不是红楼梦中最卑微的女子,谁又敢顶上这个最字呢。

但是,王熙凤对薛宝钗的这张征婚广告却似乎是视而不见。金玉良缘名声在外,看了金锁,她不开金玉良缘的玩笑,却经常开二玉的玩笑,高傲的王熙凤,对卑微的薛宝钗是那个漠视啊。不过,这也不能怪王熙凤,一个没有自尊的人,又有多少人瞧得起她呢?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