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香菱被贾宝玉彻底感动,拉起他的手就跑

作者:fish

那时,荳官说:“我有姐妹花。”

众人对不上,香菱便说:“我有夫妻蕙。”

夫妻蕙?大家闻所未闻,且夫妻二字,婚嫁的小丫头们听了,课有点不入耳。丫头中的促侠鬼就要开逗了。只见荳官没的说了,便起身笑道:“依你说,若是这两枝一大一小,就是老子儿子蕙了。若两枝背面开的,就是仇人蕙了。你汉子去了大半年,你想夫妻了?便扯上蕙也有夫妻,好不害羞!

香菱顿时就红了脸,笑骂着要拧人,和小丫头们扯打在一处。结果不妙了,大家把香菱推到了水洼里,把她的新裙子弄脏了。

众人哄笑而散,香菱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裙子是琴姑娘送的石榴红绫做的,艳丽好看只是不经水渍,这一滚沾得满是绿水,湿答答的,可难看了,也该是不好洗净了。最主要的,还怕薛姨妈责骂。

香菱呆呆弄着裙子,心里忐忑着。宝玉正好经过此处,见此情景,问明情况,也打趣道:“你有夫妻蕙,我这里倒有一枝并蒂菱。”他一边说,一边还现出一枝并蒂菱花,又拈了那枝夫妻蕙在手内,两枝花并排着。

这不,宝玉又犯傻了,情情爱爱的事情他最有心。

可香菱没在意公子的多情,正愁着裙子呢:“什么夫妻不夫妻,并蒂不并蒂,你瞧瞧这裙子。

她偏不解多情公子的风情,这正是了,呆香菱,让人好笑又觉可爱。

接下来,承蒙宝玉的帮助,换了新裙子的香菱,又见到奇怪的一幕:锦衣华服的公子蹲在地上,拿树枝儿好不容易抠了一个坑,四处张望,拣了些落花,铺了一些在坑底,将方才的夫妻蕙与并蒂菱妥妥放在落花上,其上又盖了下剩的落花,再撮土掩埋平服了。

香菱甚觉好笑,心想,众人都笑我呆,宝玉此番不比我更呆吗?!

一时间她拉上宝玉的手,嘱咐他快去洗去这满手的泥巴苍苔,勉得别人看到说他呆傻之类的闲话。这当儿,香菱她倒像一个大人了。

读到这里,未免感动。二呆相会,他们互不嫌弃对方的呆,只是交付着各自的关怀。

香菱之呆不解宝玉之风情,宝玉却毫不在意,只关心她裙子湿坏了的后果,一是身体不舒服,二是惹薛家人不高兴。宝玉又怜其漂零的身世,故帮她向袭人借裙子渡过此番事故。

若换了另外的人,薛璠之类,只怕会责怪,若是心情不好,还会斥骂吧,哪里会替香菱考虑到送衣人宝琴的感受及薛姨妈的责骂呢?!

这边宝玉之呆,香菱虽觉怪异,却不疏离,没有视他为洪水怪兽,相反还好心提醒他去洗手,以免别人说他呆傻的闲话。

闲话可不少啊,以往不是曾听闻他和鸟说话,和鱼也闲谈吗?最近好似又陪着黛玉一起葬花了。

想着着急哦,一时间她竟不顾人伦之嫌,拉起宝玉的手来,直接阻止。好似一位大姐姐在爱护、劝导着有点抽筋搞怪的弟弟!

二呆互不嫌弃并相惜,令人心生温暖。我们也可以说,那一刻,香菱被贾宝玉彻底感动,她的心,被贾宝玉瞬间揉碎。

他们两个,一个是含玉而生的贵族少爷,一个是被拐卖的商人小妾,八杆子打不到一起,何以这样啊?

人们常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也有人说,同类才会喜欢同类。二呆之所以这样只因他们本质上是同类。

二呆,他们都一样较真儿。宝玉是个"牛心",执着、坚持自我认定的,感情上、看书做人方面皆是如此。香菱,何其认真,向黛玉学诗认真,和小丫头斗草也极其认真(若不是认太认真,怎会和小丫头起口角纷争呢)。

二呆,他们都持善向美。宝玉素来待人以善,他喜欢女儿,只因女儿未经浊世玷染、代表着青春的美好。香菱,虽然身世凄然,却从未听说她出言怨恨,也许她选择性遗忘过去不堪的种种,但这种遗忘,也意味着她不愿心存不美;她爱诗学诗,诗的世界是美好的,她向往美好,心里只愿留住美好。

二呆,他们都是赤子。宝玉待人,并非是对方有用或对自己好,而是喜欢对方,看得到对方的好。所以,他并不恨抬扛的晴雯,也不计较不理自己的龄官,更别说和冤家黛玉一较长短了。香菱,一切喜欢发自内心,她喜欢诗,连对能做几句诗、未见过面的夏金桂也期待和喜欢上了,可她绝没想到后来会遭对方嫉恨,因为身份,也因为她爱的诗。世间,大概只有赤子,才会如他们这般纯良、不加防备吧。

所以,宝玉看香菱,只是一个惹人怜爱的自尊自重的女儿,香菱视宝玉为一个顽皮的有点小怪癖但善良的大男孩儿。本质的相同点让他们互不见怪且能互相怜惜。

世事无常,但香菱之内心因宝玉的关怀而润泽,过去的荒芜路上也生长出美好的新芽;宝玉因爱黛玉而关心着世上的美好,多少无心之柳也生长为树荫,遮挡住世事烦恼的炙烤。

类似二呆这样生命中的温暖,也像星星一样照耀着我们前行的夜路,愿我们去领会和珍惜。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