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皇宫, 元春有什么好的去处?

作者:fish

《红楼梦》第十八回,元春省亲了。

此番省亲,元春在亲人面前流露了些许情感,直言皇宫为不好的去处,称赞了大观园里心仪之处。

一起来看看,她所说的好去处是怎样的。

一、家,它是温暖的所在

为了元春省亲,贾家打造了一个繁花似景的园——大观园。大观园落成后,贾政还带领众儒,视察了一番;其间逮着了宝玉,以他为主,为各处试拟了名号、匾联。

省亲那天,这园子琳宫绰约,桂殿巍峨,恍若天仙宝境。但见"庭燎烧空,香屑布地,火树琪花,金窗玉槛。说不尽帘卷虾须,毯铺鱼獭,鼎飘麝脑之香,屏列雉尾之扇。",可真是: 金门玉户神仙府,桂殿兰宫妃子家。

元春见此荣华,既感慨皇恩浩荡、门楣生光,又叹息过于奢费。但一番登舟上舆,行行停停,还是赏心悦目。古往今来,于女子来说,再没有比回娘家更令人期待和幸福的了。

见到祖母、母亲、众姐妹们,虽是心里有话说不出,只是呜咽对泣,却也是有人懂自己的艰辛,自己也完全信任他们。

一时间,元春忍不住嗔言:“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好容易今日回家娘儿们一会,不说说笑笑,反倒哭起来。一会子我去了,又不知多早晚才来!

是啊,众人只说皇宫好,谁晓那里机玄多。不仅离家远,亲各方,而且宫墙内,纷争多,须小心了小心,才能保得住性命,须机心了机心,才拨得了头筹,须见多了意外而不怪,须忍得了常人不能忍。

只因,那是一个"见不得人的去处"。

只有面对亲人时,才能微露嗔怪和辛酸。隔帘含泪诉与父:“田舍之家,虽齑盐布帛,终能聚天伦之乐;今虽富贵已极,骨肉各方,然终无意趣!

父亲亦含泪启悟她:"贵妃切勿以政夫妇残年为念,懑愤金怀,更祈自加珍爱。惟业业兢兢,勤慎恭肃以侍上,庶不负上体贴眷爱如此之隆恩也。”

泪水在眼眶内打转,流淌在心里,这就是豪门贵戚里大家能做的,仅此而已。

虽如此,但有着父母血亲的此处,还是好过那皇宫,纵然不能痛快陈诉情感,却不至于人心恐怖、阴森可怕。

二、心仪的好去处

这一间隙,平和乐融,是元春离家以来,难得的好时光。她羡慕宝玉及众姐妹,相聚无碍;她游园,登楼、步阁、涉水、缘山,百般眺览,万般流连;她回想过去未离家时,眼前亭台楼阁、翠竹香芷、绿蕉红樱令她神思恍惚。

若是时光倒流,若是一直停留于此,该有多好?

回忆领着元春,从头倒游、畅想了开来。

春天如此慷慨,园子再好,若无春天眷顾,也是萧瑟。看这处院落,种了芭蕉和西府海棠,春天时,那可真是红了海棠,绿了芭蕉,好个崇光泛彩所在。房内家俱精致,皆是雕空木板,真乃花团锦簇、剔透玲珑。

这处好在富贵生机,宝玉题名"红香绿玉",元春改名"怡红院"。红绿虽俗但自然,大俗即大雅,富贵之气何需遮掩,自然流露即好。

青春,是遮不住的红花烂漫。

告别怡红院的碧桃,来到"蘅芷清芬"的去处。

贾政介绍,这处房子初看无味,却入内景象万千。

元春入眼所见,清凉瓦舍,水磨砖墙,并无精巧。微笑入内,但见诸多奇花异草,牵藤引蔓,盘据缠绕着遮目的大石,真是玲珑奇妙。更兼那花如金桂,气味香馥,实不是俗世花也。

她心内欢喜,兰芷清芬之气味,从《离骚》书卷散发,引人向往。

藏拙守秀于内,修成高洁品质,才是君子所应追求的吧。

她欣然,将“蘅芷清芬”赐名曰“蘅芜苑” 。

从蘅芜苑乘舟过去,便是"杏帘在望"了。

这山庄黄泥矮墙,遍植桑榆,又有大片杏花树,春来该是怎样的灼灼啊。元春心旷神怡,正是田舍之家,一洗之前富贵奢气,自有人间清欢。若是生于平民百姓家,骨肉不分,享天伦之乐;男耕女织,于这淳朴自然处,该有多惬意。

此处稻香为金,元春赐名它为"稻香村"。

之后离开这里。步舆转过山去,见一清泉,自一粉墙流淌出来。

贾政说,请娘娘入这"有凤来仪"。

元春心生伤感,"有凤来仪",自己是凤么?为什么翅膀像压了沙袋,也似剪过?

眼前竿竿翠竹绿,秀玉待佳主。移步曲径通幽处,房舍两三间,后院是芭蕉伴玉梨,清影映泉流。

竹帘外,元春欲要流下泪来,却又痴怔一会儿,叹道,"神仙所在"。

有娥皇女英之泪浇灌的竹魂,"有凤来仪"就名"潇湘馆"吧,她交待道。

回忆的风筝带着出离的魂魄飘荡回来。元春笑对众人,"‘潇湘馆’,蘅芜苑’二处,我所极爱,次之‘怡红院’、‘浣葛山庄’(稻香村)。"

原来她所爱,怡红院之富贵生机,稻香村之人间清欢;她所最爱,蘅芜苑之珍重芳姿,潇湘馆之出世清高。

想来,很多人,在人生的不同阶段,心里都想筑着这四处罢。你最喜欢哪一处?你又行到了人生的哪一程呢?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