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琴的出场, 只为让薛宝钗更加绝望

又何必来一薛宝琴?

作者:点苍苔白露泠泠

我之前一直想不通红楼梦里最出色的人——薛宝琴,为什么会出现?想来颦儿和宝钗两个已是世间少有,又何必来一宝琴呢。

正如黛玉所说:你既为我的知己,自然我亦可为你的知己,既你我为知己,又何必有“金玉”之论呢?既有“金玉”之论,也该你我有之,又何必来一宝钗呢?

更何况是更胜一筹的宝琴呢?

且看薛宝琴出场时,宝玉对她的评价:“更奇在你们成日家只说宝姐姐是绝色的人物,你们如今瞧见他这妹子,还有大嫂子的两个妹子,我竟形容不出来了。老天,老天,你有多少精华灵秀,生出这些人上之人来!可知我‘井底之蛙’,成日家只说现在的这几个人是有一无二的,谁知不必远寻,就是本地风光,一个赛似一个。如今我又长了一层学问了。除了这几个,难道还有几个不成?”

一面说,一面自笑,引得宝玉都魔怔了。

更有晴雯跑来说:“你快瞧瞧去!大太太一个侄女儿,宝姑娘一个妹妹,大奶奶两个妹妹,倒象一把子四根水葱儿。”曹

公尚嫌不够,又借晴雯口问道:“他们里头薛大姑娘的妹妹更好。三姑娘看着怎么样?”

探春道:“果然的。据我看来,连他姐姐并这些人总不及他。”

一出场就吸引了读者的目光,到底是怎样一个妙女子,如此得到上天的厚爱,没有任何缺点。

我想,她出场的最大作用就是为了表示宝黛的爱情已经确立,不可动摇了。

经过宝玉挨打,宝黛互诉衷肠后,宝黛双方已经确定了,对方心中的那个人就是自己,不再有别人了。

所以,林妹妹不再多疑、小性儿,宝哥哥也不再看宝姐姐的红麝串儿了。

如今更是来了一个比林妹妹、宝姐姐还要美的神仙似的妹妹,宝玉也不再猴在人身上,要吃人嘴上的胭脂了。

甚至紫娟主动提起,反倒过来劝紫娟:“人人只说我傻,你比我更傻!不过是句玩话,他已经许给梅翰林家了。果然定下了他,我还是这个形景了?先是我发誓赌咒,砸这劳什子,你都没劝过吗?我病的刚刚的这几日才好了,你又来怄我!”

又说:“原来是你愁这个,所以你是傻子!从此后再别愁了。我告诉你一句打趸儿的话:活着,咱们一处活着;不活着,咱们一处化灰、化烟。如何?”可见宝哥哥的心是真的坚定了。

因此,薛宝琴的出场,只为让薛宝钗更加地绝望。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