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湘莲说出四个字,字字如刀,彻底击破尤三姐的美梦

作者:今生不再做紫斑鱼好

那一刻,你多日悬挂的心终于落下来了。那柄鸳鸯剑是他对你的诺言,你相信你所爱的人定会回来娶你。

有他这一诺,无论让你等多少年,你都不会怕。在你眼中,他是那世间最英俊、潇洒,最最值得令人托付终身的男子,在你心中,他不知比贾府的那些纨绔子弟强了多少倍。

那一日,你心心念念的他终于来了,你本以为,你的幸福生活即将拉开序幕。

你满心憧憬着你们的未来,虽不会十分富有,却也衣食无忧。

哪怕贫苦一些,你也不怕。

你幻想着你们将会有一对可爱的儿女,最好男孩是哥哥,他可以保护妹妹。

让他来交男孩子骑马射箭,读书识字;你来教女孩子女红,一家人就这样快快乐乐的。

或者,你随着他一起浪迹天涯,你们一起游荡江湖,做一对人人羡慕神仙眷侣,不被那凡俗之事所困。

无论怎样,你们都会十分快乐。

可是,下一秒,你便听他在对贾琏道“客中偶然忙促,谁知家姑母于四月间订了弟妇,使弟无言可回,若从了老兄背了姑母,似非合理,若系金帛之定,弟不敢索取,但此剑系祖父所遗,请仍赐回为幸。”

聪明如你,怎会不知他所想,定是听信了外界谣言,认为自己与东府……

那边贾琏还在劝说,你已带着那鸳鸯剑来到了他的面前:

“还你定礼”

这四个字,说的干脆而又决绝,字字如刀,直接痛进尤三姐的心窝。

你噙着泪,左手将剑并鞘送与他,右手回肘只往项上一横:

可怜“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

你的泪终于落下,但却不是因为那是生命的尽头,这世上,又有什么比自己所爱的人,不信自己更可悲的呢?

可是,这又能怪谁呢?

在这“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时代,你们那孤女寡母如何生存?

你早知自己已旋进贾府那潭深深地泥沼,你拼命挣扎,奋力反抗,你想要一个如意郎君,你想要一生一世,你渴望与爱人白首偕老。

本以为他与那世俗男子不同,却不想……

自己这么多年苦苦所等,换来的竟是他的不信,没有了爱他的心支撑,活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倒不如以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你倒下了,倒在了他的怀里,他的肩膀是那样的宽厚,他的那张脸还与五年前一样的英俊。

你望着他那焦急的眼神,看着他留下了那悔恨的泪水,你的嘴角挂着一丝满足的笑。

是的,他理解了你,所有的一切就都不重要了。

你缓缓抬起手,想去抚摸他那英俊的脸庞。可是手才举到半空中,就已经无力的滑落了,你终于闭上了双眼……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