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纨与王熙凤斗法,到底还是技高一筹

与王熙凤对着干,李纨也是蛮拼的

探春有魄力,更有勇气,而且还非常执着。海棠诗社头一社的正日子人数就不齐全,探春内心的挫败感立马就油然而生。探春又怎是那岂肯服输的角儿?风风火火,在她的带领下,大观园里的精英们齐刷刷都进到王熙凤的别所。

诗社人数到不齐全,探春找王熙凤干什么?王熙凤说,她又不会作什么干的湿的。

王熙凤这是故意这么说,其实她对探春的来意早已心领神会。文化无价,却又最不值钱,探春出头组织起一般诗社,自然是需要赞助商,需要经纪人。没有经济基础,探春的梦想就难免不泡汤了。

海棠诗社头一社的成功是大家一时的兴致,大家的心坎正好撞到一块,聊聊天,作作诗,探春虽是个东道,大家写完就散了,不曾花一丁点的银子。

第二社也不是正日子,算是史湘云作的东道,因为赞助商是薛宝钗。薛宝钗想人之所难,也是为了拉拢史湘云,她慷慨解囊,第二社办得是那个风风火火。真的不得不感叹有钱才好办事啊。薛宝钗的能力由此也可见一斑了。

但是薛宝钗她总不会每次都赞助吧,她做事的目的性很强,平白无故为大家花钱她是不愿意的。再说每一社都限定在李纨那里开展,李纨一心都是为了她的宝贝儿子,她自然也是不愿意做这个东道。第一社的生日子人数就不齐,不去的人很可能就考虑到了李纨的这个因素吧。所以王熙凤就讽刺李纨,说她对大观园的姐妹们缺少真心。

不过,这也不能怪李纨。我们也应当知道李纨被赋予的使命。在长辈眼中,李纨是古代做女儿的楷模啊,她的责任就是教导好大观园的姐妹们。李纨跟她们随便玩玩可以,但是自己拿钱出来请大家玩,如果看在长辈们眼里,未免就有些不像样。我们更要知道她的婆婆的就是那不苟言笑的王夫人啊。之于此,有一次,林黛玉才打趣李纨说:“这是叫你带着我们作针线教道理呢,你反招我们来大玩大笑的。”这虽是玩笑话,却透露了贾府上层不允许后辈们过分玩闹的事实。李纨不是不想出钱,实在是不敢轻易出钱请大家闹腾啊。

所以的所以,探春只好找上王熙凤,拉王熙凤入社,口头上叫她做个监察,实质上是叫她做个进钱的铜商。

与王熙凤对着干,李纨也是蛮拼的

王熙凤像林黛玉一样,是水晶心肝玻璃人,讲话没城府,从来不知道拐弯抹角,一下子就道出了问题的本质。

探春还是黄花闺女,听了王熙凤的话,自然是不会啧声。探春也是心高气傲的,宝钗都说她越发把孔子都看虚了,为了一点金钱,她这么来求王熙凤,王熙凤却不懂措辞口无遮拦,她听了,她的心里上一时又怎么能够反应得过来,而接受得了呢?

或许这个时候你才知道李纨的可爱。因为探春被王熙凤顶上了墙之后,李纨发话了。她是在为探春打抱不平啊。“水晶心肝玻璃”这六个字就是李纨说出来评价王熙凤的。责怪她说话太直接,不知道给人留情面。

另一方面,李纨这么做也不只是为了探春,为的也是诗社里一干人的心。李纨自己早有组织诗社的意思,大家又都有闲情逸致,如此赏心乐事,李纨又怎舍得它刚一诞生就化为泡影呢!

其实,王熙凤并没有别的意思,她仅仅只是说玩笑花而已。后来,她说的也很是实情——她不是大观园里的反叛。

只是那个时候,她刚刚经历家庭风波,刚从贾母那里回来,还哭了一场,气还未消,说话自然就是冲了点,没有注意自己说话该怎么得体。接下来她又数落李纨的不是,就是很好的证明了。

欺负到自己头上,李纨更是不会饶她。李纨一句话就差点把王熙凤骂死。王熙凤的话,她如此地评价了一番,说:“你们听听,我说了一句话,她就疯了,说了两车的无赖泥腿市俗专会打算盘分斤拨两的话出来。”

一连用了那么多定语,李纨的口才也真是一流。一句“你们听听”,也是把众人拉到自己一边。嘿,还真别小看了李纨,虽然她没读多少书,这语言能力,惊人啊!

与王熙凤对着干,李纨也是蛮拼的

李纨是有智慧的,王熙凤说了她许多坏话,她就又把平儿给扯出来,骂王熙凤不该打平儿,只见李纨骂道:“那黄汤难灌丧了狗肚子里去了?给平儿拾鞋也不要,你们两个只该换一个过子才是。”话语是多么尖锐,语气多是多么强烈。

因为大家知道李纨也是开玩笑,看她说完,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

李纨火力全开,王熙凤先是逃避,说有事不能奉陪大家,后又只好缴械“认输”,说:“好嫂子,赏我一点空儿,你是最疼我的,怎么今儿为平儿就不疼我了呢?往常你还劝我说,事虽多,也该保养身子,捡着空儿歇歇,你今儿反倒逼我的命了。”

王熙凤当然也是不简单的角儿,她这是以情动人。刚才还是火药味十足,突然如此温情,王熙凤随机应变的能力,果然非同一般。但是王熙凤也是不会真的认输的。她又拿贾母来压李纨。只见她说道:“况且误了别人年下的衣裳无碍,他们姐妹们的若误了,却是你的责任,老太太岂不怪你不管闲事。”

但是,李纨也不是被吓大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李纨她以不变应万变,说道:“你们听听,说的好不好?把他会说话的,我且问你,这诗社你到底管不管?”

又是四个字——你们听听,李纨再一次把大伙儿拉到自己一边。她是为大家办事,大家都是她的坚强后盾啊。王熙凤毕竟还是孙猴子,没有翻出如来佛李纨的手掌心。面对此情此境,王熙凤只好赔笑道:“这是什么话,我不入诗社花几个钱,不成大观园的反叛了?”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