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敬一生比贾政更痛苦,曹雪芹用“一个字”点明

曹公真的有些残酷啊,为什么不把贾政和贾敬对调一下位置呢?

荣国府,大家尽享安乐,要的是淡薄与无为,贾敬早就不想过问世事,潜心想着是逍遥,是飞升,作者为什么不将这么一个主体思想与荣国府家风基本一致的人,设定为荣国府的主人呢?

那样,贾宝玉也不会被骂,更不会被打,也不会想着赖在太虚幻境里,从此再也不回荣国府。说不定,因此一来,贾宝玉也早就当家作主了,王夫人也不用整日提心吊胆,担心着失去下半生的富贵。

哈哈,想一想真的是十分地美妙,整个荣国府似乎都会变成大观园。

堂堂的国公府邸宁国府呢,则贾珍当家做主,乱象丛生,被人骂猫儿狗儿都不干净,是个正人君子,都会对之不屑一顾。

诸葛亮有云,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之间。既然贾政是那么的具有正人君子的作风,为什么不让的怒目圆睁有用武之地,让他变身宁国府的罗汉,震慑住宁国府里的一切牛鬼蛇神呢?

安排如此错位的人生,看来,我们的作者真的是错了,真的是有些残酷了?

呵呵。如此指责曹公,不知道曹公是否会背上这口黑锅。答案依然在语言文字中,我们接着看。

曹公立马就用一句话刷白了自己,他借的是林黛玉之口。

那日,贾宝玉自寻烦恼,写了一首偈子,林黛玉见了,觉得大事不妙,立马就在末尾加了两句——无立足境,是方干净。

是啊,人生不用那么证明来证明去,所有的烦恼都是命运的捉弄,都是命运的安排,都是自找的痛苦。他俩错位的人生,真的不是作者的有心安排。

当你立身与这个物欲横流的凡间俗世,无论是在玄真观还是在荣国府,均有着自己命运的劫数,都会行走在自己命运的轨道上,不已作者的主观意志为转移。

看看贾敬,多么的淡薄,连自己的生日也懒得过,儿媳妇秦可卿死了,也懒得回来打理,叫着儿孙多抄几遍阴鸷文等等,大家都应当觉得他是与贾政截然相反的一个人吧。

但是,他一生却是实实在在地生存在红尘的苦恼之中,很多时候,甚至是比贾政更为痛苦。秦可卿死的那一回,作者就给我们透露了贾敬内心里的玄机。记叙如下:

那贾敬闻得长孙媳妇死了,因自为早晚就要飞升,如何肯又回家染了红尘。

读此短短一句,脂砚斋甚是能抓住重点,在这个时候,他评说道:“就要飞升的‘’,用得当,凡要者,则心急切,百事无成。”

是啊,一个字,就证明了贾敬比贾政给为痛苦。一个人真的是潜心修行,内心里哪里会急切,那里会时刻想着飞升,有的只是淡定从容。贾敬躲进玄真观,只是想早日摆脱红尘里的烦恼罢了。

一个人修仙都急于求成,让他在红尘俗世里混,内心里当是会更加地浮躁吧。至少,贾政的浮躁没有害死他自己,只是害苦了贾宝玉,而贾敬的浮躁,却彻底的害死了他自己,活活地让金丹毒死了自己。

因此,贾政那么急于求成地责骂痛打贾宝玉,相对于贾政极度想早日摆脱生活里的烦恼,让贾珍把宁国府弄得天翻地覆,也就真的不算什么了。

不过,也不能美化贾政。古之价值观里有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口号,于自身,于家庭,他俩都只能算是一个彻底的失败者。内心里都充满了浮躁,无论是积极入世,还是消极避世,他俩的一切作为,都只能说明他俩的无能与自私。他俩无论谁出生哪个府里,都无法改变两府衰落的命运。只有真生地善于承担的人,才是家庭的希望。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