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儿, 就是颦儿, 脂砚斋一语道破

曹公娶名字真的很有意思,他借宝玉之口,给了我们一个“颦儿”,王熙凤的出场,又给了我们一个“平儿”,惯用拼音输入法的我们,如果前后鼻音不分的话,就很容易张冠李戴。小编就犯过一回这样的错误,被人耻笑说:“一字之差,却是天壤之别。”

曾今虚心地表示接受,但是如今却不以为然了。“颦儿”与“平儿”,真的有着天壤之别吗?

前天的文章里,我们谈到黛玉的影子,说红楼梦中的黛玉无处不在,其实我们的平儿又何尝不是黛玉的影子。

要说这二人的共同点,我们还是先来读一段脂砚斋对于林黛玉的评论:

足见其以兰为心,以玉为骨,以莲为舌头,以冰为神,真真绝倒天下之裙钗!

这样一论,脂砚斋真的是再次把从天上掉下的林妹妹再次捧上了天。这么高的美誉,她平儿,一个通房大丫头,担当得起吗?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首先,谁又能够否认平儿就是兰花样的女子呢?她就是红楼一梦里摇曳的君子兰。

待人接物,她是那么的温和有礼。秦钟来了,邢岫烟来了,还有刘姥姥来了,她均是为王熙凤做足了人情,也向大家展现了她的一颗玲珑心,兰质蕙心。

有才而不骄,得志而不傲,也是她这种君子气度的内涵。如果说,王熙凤是荣国府的大总管,那么,平儿也就是王熙凤的大总管了。她总是能想、能做王熙凤之不能。王熙凤因此也十分的重用她。但是,她却从不曾骄傲自满,更没有过沾沾自喜。她始终如一地、任劳任怨地办着她的差事。对于下人她乐得施恩,就施恩,始终以谦和之心对待他人。

居于谷而不自卑,也是她此种品性的亮点。想想,平儿也是薄命的女子,日日面对贾琏之俗、王熙凤之威,贾宝玉都为此暗暗地为她落下泪来。可是,她却能够云淡风轻地对待这一切。她相信,命中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王熙凤带来的其他的丫头,赶走的赶走,死去的死去,独独她平儿被王熙凤当成宝,她应当也知足。虽然她心中可能有着无限的委屈。她人在深谷,却一直能够看到阳光,并面向阳光。

其次,平儿以玉为骨,也是一点点都不夸张。她始终有着自己的坚贞与高洁。贾雨村无恶不作,她甚是痛恨,骂贾雨村是什么风村,是哪里跑来的饿不死的野杂种,弄得在她面前的薛宝钗哑口无言。要知道,薛宝钗是蘅芜君,却远远不及平儿这棵君子兰。

不止于此,尤二姐被王熙凤骗进贾府,被众人戕害,独独平儿不怕王熙凤的反感,一如既往地关心并呵护着她。王熙凤不高兴,指桑骂槐,说:“人家养猫拿耗子,我的猫只倒咬鸡。”平儿,依然没有畏惧。其实,平儿一开始就是不怎么怕凤姐的,凤姐曾经都骂平儿反了。

至于以莲为舌头,薛宝钗听了,一定会是第一个举手赞同的人。那日,贾探春指出王熙凤当家留下来的弊端,平儿听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肯定了贾探春的思想,又维护了王熙凤的体面。所有的表现,不卑不亢。薛宝钗忍不住都要瞧瞧她的牙齿舌头是什么长的。

再有,王熙凤过生日的那次,小丫头看见王熙凤来了就跑,王熙凤起了疑心,叫住那个丫头,一上前去,就狠狠地给了那丫头几耳光。平儿看着,自然是心疼那小丫头,但是也不能挺身而出,护住小丫头。

本着对弱者的同情之心,平儿连忙道:“奶奶仔细手疼。”短短六个字,表示的是她对王熙凤的关心,同时也救下了那小丫头。要是逢迎之辈,这个时候,一定会说:“打得好,活该。”

但是,她是我们的平儿,以莲为舌的平儿,她有的是一颗菩提心。

最后,以冰为神,平儿也是当之无愧的。贾宝玉说女儿是水作的骨肉,平儿则就更加是那冰清玉洁的女子了。在勾心斗角、你争我夺的贾府,她甚少有自己的欲望,为人总是十分地磊落,整个人晶莹剔透,一片冰心在玉壶。李纨等甚是看重她的能力,更是看中了她的单纯,所以才每每为她抱不平。

黛玉之特点,也就丝毫不差地影印在平儿身上,有时候,仿佛彼颦儿。只是此平儿更为薄命,生命中所有的一切,都只能她独自承担。平儿,也就是颦儿的成熟版本了。黛玉后来也是担当了一切,她内心的愁绪与痛苦,从来都不需要宝玉费心。或许这个平儿的出现,也就是作者对于黛玉不写之写,他在告诉我们,黛玉并非只是柔情万种的弱女子,她也有着非凡的独当一面的能力。

最后想说的,王熙凤对于颦儿与平儿,都十分的欣赏,这或许也是作者的一层暗示。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