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回报里最大的一笔投资

作者:黛袭

贾芸和倪二虽是街坊,但却没什么交集。虽没什么交集,却又相互窥探,对方是个什么人。

就像我们上学时,有人走阳春白雪的路子,有人偏是下里巴人的风格,说不好谁好谁坏,就是两条平行线,各过各的日子。只是有时会忍不住好奇,朝对方的天空张望一眼。

这一天,两人相遇了。一个灰心沮丧,一个志得意满;一个跑了一天,天黑了,还没吃上饭,一个索了利钱吃酒吃得醉眼朦胧;一个只管低头走路,一个醉了根本看不清路。

如果这两人是一男一女,又都年轻,说不定这邂逅便是浪漫的开始。毕竟所有的言情剧,男女主人公总是在吵闹中相识、相爱,遇到挫折,战胜挫折,最后总会心想事成。他们偏是两个男人,其中一个是醉汉,依照当今浮躁的社会风气,俩人一定会进派出所。

事实上,倪二也动粗了,他一把抓住眼前人,“抡拳就要打”,口里还骂,“臊你娘的!瞎了眼睛,碰起我来了”。但,他这一拳终究还是没有打下去,为什么?

虽说,倪二是个泼皮,放高利贷为生,过的是刀口上舔血的日子,不然,这职业就没法干,但如果一味只认钱不认人,这职业更没法干

倪二出身社会底层,对中国底层生存文化浸淫多年,或许他便是底层生存的代言人。他睁开醉眼一看,是贾芸,立马就换了一种口气,一种态度,“原来是贾二爷,我该死,我该死。这会子往那里去?”

倪二这一问,很明显,他由打人模式改为聊天模式。贾芸也顺势说起了这一天的遭遇。倪二自然气愤,愤慨之余,他表示:我这里有钱,你尽管拿去,不用给我利钱。

嘿嘿,倪二的表现,还真是完全在贾芸意想之外。贾芸他人穷气短,一时还真实着实不敢收啊。勉强收下,有补充说会给利息。

谁知,倪二的话,还会更加地出人意料。他听了贾芸的言语,又说:“既说‘相与交结’四个字,如何放帐给他,使他的利钱!既把银子借与他,图他的利钱,便不是相与交结了。

这话说得特别漂亮,也特别清醒:开口就是相与交结哥儿们义气他不肯带贾芸送过来的那顶高帽子,隐约的还有一点看不上那些整天用高利贷生活的顾客。他喜欢的是,有着贾芸这种坚持隐忍的性格,不轻易开口借钱的后生。

人往往是这样,明明在这里谋生,却总是把眼光放到另外一个地方。那里没有钱,却有自己向往的精神——对,一点精神,用以安放自己的心。他愿意和“贾芸”相与交结,并且表明,这愿望已经很久了。

但是,倪二却又并非那种逢迎之辈,看着雨贾府又瓜葛的就直觉矮了一截,他始终还是侠客风范,为防止自我矮化,他又接着说:

我在外头有名放帐,你却从没有和我张过口。也不知你厌恶我是个泼皮,怕低了你的身分,也不知是你怕我难缠,利钱重?

哈,这恰恰又暴露了他这个看起来很粗鄙很强势的男人,竟也有些许文艺的自卑之心——贾芸一直不向他借钱,还是他倪二的不是了?!那样一个清高的少年,在他倪二心里,分量原来如此之重。

只可惜,贾芸跑到贾府,也变得粗鄙了,他送的那白海棠,以及写给宝玉的那封信往往被人们拿来和探春的信比较。他在倪二面前的清高,一下子转变成了庸俗,而且还是极为庸俗。

贾芸的这种人生境界,倪二自然是不会知道,也不会懂了。他又说了一句大实话:“你要写什么文契,趁早把银子还我,让我放给那些有指望的人使去”。

这是他继续让自己站在情义的层面上,既抬高了自己,又让对方感到踏实。因为他干脆把话挑明了,你贾芸这个人,在他倪二心底完全是那种没有指望的人。这样,贾芸听懂了弦外之音,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可是,也不要把倪二想得过于正大光明。

俗话说,“金盆虽破分量在”,贾芸家虽败落,毕竟还是贾府族人,背后是庞大的贾府豪门。如果说倪二一点没考虑贾芸背景,就借钱给他,谁都不信。

当然也有两人是街坊的缘故,街坊意味着你的所有个人信息都在掌控之中,意味着一旦你不讲义气,所有人会把你孤立,而人一旦被孤立,连安全都没法保障。就像一个班的,遇到事,总是同仇敌忾。

只是,大家依然要相信,倪二主动借钱给贾芸,更多因素是,他喜欢贾芸这个人。贾芸外在的傲气,是他向往的样子。他知道自己没法变成这个样子,也就通过借钱的手段,求得一点心理上的成就感。在某种意义上,这倪二,也就算是花钱买朋友了。

不知道倪二是真有眼力,还是凑巧,最后看下来,他这钱算是红楼梦里回报最大的一笔投资了。贾芸他虽然平凡,却是人中之龙,能屈能伸。得到了倪二的钱之后,他在贾府,立马就过得风生水起。也很快就还了倪二的钱。而且,贾府破败后,她跟着小红还变成了贾府的恩人,相信那个时候,醉金刚倪二一定会再次对他刮目相看。他们真正的称为朋友,也就是一定的了。只是,那个时候卜世仁的肠子都悔青了吧。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