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棋,本可救迎春一命?

作者:牛虻

说到迎春与司棋,一个小姐,一个丫鬟,长期生活在一块,无比亲密,性格却有着天壤之别。

迎春虽为大家小姐,却性格懦弱,胆小怕事,事事能不去管就不去管。

她虽然是荣国府的二小姐,但是她的亲生父亲贾赦只顾纳小妾享乐,亲生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死了;名义上的母亲是邢夫人,除了偶尔教训她几句,其余对她不闻不问;亲哥哥贾琏、亲嫂子王熙凤也对她置若罔闻。

她又不像林黛玉、薛宝钗那样既模样招人疼爱又有才华,所以在姐妹中也不太出众,老太太对她也不怎么重视。

这样一个势利的贾府,连黛玉有老太太的疼爱都觉得“风刀霜剑严相逼”,迎春的处境又怎么会好呢?在这种环境下,她的性格又怎么能不软弱呢?

乳母赌钱,迎春都不敢劝说,她认为“我说她两次,她不听也无法。况且她是妈妈,只有她说我的,没有我说她的”。

反观宝玉,李嬷嬷略微不顺意,宝玉就发脾气。虽说是乳母,其实也是下人,迎春作为主子,连下人都不敢呵斥,足见其懦弱了。

然而更甚,金丝累金凤被偷出去典钱,迎春竟也懒得过问,“罢,罢,罢!省些事罢。宁可没有了,又何必生事”,连小丫头绣桔急得都说“姑娘怎么这样软弱”。

王住儿媳妇以金凤威逼着迎春去向贾母讨情,没有成功,恼羞成怒,就说迎春和丫头多用了许多钱,自己填补了许多亏空。

迎春竟说不要那凤了,后来实在压不住,只得独自走到一旁,拿起《太上感应篇》看了起来。

再比如,司棋与潘又安的事东窗事发后,原指望迎春能够保住她,但是迎春语言迟慢,耳软心活,不能作主。

迎春的懦弱在贾府是出了名的,连兴儿向尤二姐介绍时都说“二姑娘的诨名是‘二木头’,戳一针,也不知‘嗳哟’一声”。

而司棋相比迎春,就强势得多了,得理不饶人。

司棋要吃蒸鸡蛋,柳嫂儿不给做,司棋就敢带领小丫头们把厨房闹个人仰马翻。虽说都是主子跟前的大丫头,但是因为迎春懦弱的缘故,司棋的地位就不高。

但是,司棋可不管这些。

晴雯前几天要吃芦蒿,柳嫂儿马上照办,还殷勤地问肉炒鸡炒。都是一样的身份,司棋自然觉得不平。她要彻底地把柳嫂儿、五儿们教训一番。可见平时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

第二,迎春大度,豁达,凡事都不太计较。

元宵节时,元妃差人送出灯谜来众人猜。一会儿,太监出来报告结果,只有迎春与贾环没有猜对,贾环觉得没趣,迎春却认为为玩笑小事,并不介意。

她并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不想在乎别人怎么评论自己,只是做好自己就行了。

还有就是司棋被赶出大观园的时候,迎春“依我说,将来终有一散,不如各人去罢”。这样的豁达,是被环境生生逼出来的。

司棋呢,则是一个记仇的人。柳嫂儿因为没有顺司棋的心意做鸡蛋羹得罪了她后,司棋就一直怀恨在心,想方设法报复。

终于等到了机会,柳五儿被冤枉偷了玫瑰露后,司棋一干人悄悄的来买转平儿,一面送些东西,一面又奉承她办事简断,一面又讲述柳嫂儿素日许多不好。

于是,派了司棋的婶娘秦显家的来代替柳嫂儿。虽然后来并没有得逞,反而填了许多亏空,也足以见得司棋的小心眼和记仇了。

第三,迎春恪守封建礼教,遵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贾赦将迎春许配给孙绍祖,贾母因为是亲父主张不便插手,贾政也劝说不了。于是,迎春没有办法。只得嫁过去,终被折磨至死。在这个过程中,她没有想过反抗,只是恪守封建礼教“夫为妻纲”。受了委屈,也只能回来向兄弟姐妹们诉一诉委屈。

司棋,则是追求自由恋爱。早在第二十七回中,红玉为凤姐办完事,回来只见凤姐不在山坡子了,只见司棋从山洞里出来,站着系裙子。大概从这个时候起,司棋就偷偷跟潘又安私相授受了。

这件事情明着来写是在第七十一回,司棋和潘又安在一块儿正好被鸳鸯撞见。虽然经过抄检大观园后潘又安逃走了,但是司棋追求自由恋爱的反抗精神还是值得称颂的。

一主一仆的不同性格,也决定了她们的命运。迎春软弱、一味服从,最终被中山狼折磨至死;司棋强势、有反抗精神,然而最终还是斗不过强大的封建制度,只得以死明志。

有时候会想,如果司棋能跟迎春一块嫁到孙家的话,以她的性格,或许不会任由迎春被欺负,迎春或许就不会死的那样悲惨了,甚至会在危难中救下她的姓名。只是贾府早已毅然决然的赶走了司棋,也就等于是断了迎春的臂膀,迎春迅速地走上末路就是必然的了。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