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的一生,毁于两种极端的教育方式

作者:木心

在《红楼梦》里,宝玉有一句至理的名言: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子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

这句话由冷子兴转述,似乎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笑谈。

自从出生抓周时候无视那些笔、墨、纸、砚、金元宝、书本等只把些粉钗抓来,宝玉便被贾政斥到:“将来酒色之徒耳”。

从宝玉自身来讲,是封建礼教的反抗者,鄙视功名利禄,对经济仕途不感冒,所以他从内心里拒绝和贾雨村等政客的来往,反而喜欢厮混在女孩子中间,成为这些女孩子的护花使者。

他们在大观园里谈诗作赋、嬉戏玩闹,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永远体会不到贫者日为衣食所累的艰辛。

这也注定了他的人生格局不够开阔,每日里,想的念的都是林妹妹及众姊妹的闺中小事,没有了家国大业的概念,也不想着如何守护好祖宗的基业,更别提读书取道了。

在这花柳繁华地,富贵温柔乡里,他尽情的做着美梦。是名副其实的富贵闲人。

再者,身为贾府独一无二的继承者,贾母、王夫人把他“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就连贾政管教的时候都要横加干涉,无底线地溺爱骄纵与他,更是助长了他的“不思进取”的心。

在《手足耽耽小动唇舌,不肖种种大承笞挞》中,贾政虽是被气得满面泪痕,虽是一叠声“拿宝玉!拿大棍!拿索子捆上!把各门都关上!有人传信往里头去,立刻打死!”但这场闹剧最终在贾母的威逼下得以收场。

与贾母、王夫人相比,贾政的教育方式,又是另一个极端—-非打即骂。

在第九回《恋风流情友入家塾,起嫌疑顽童闹学堂》中,宝玉请安说去上学,家政冷笑道:“你如果再提上学两个字,连我也羞死了。依我的话,你竟玩你的去是正理,仔细站脏了我的门”。

这样的挖苦讽无疑为一种错误的方式。贾政以封建家长的身份高高在上,与宝玉缺少沟通,又缺乏真正的关心和爱护,贾珠的死,并没有换来贾政真正的觉醒,对待宝玉,他仍然一味的强迫宝玉按照自己的意愿读四书五经,研究经济仕途。

我们能理解贾政恨铁不成钢的心情,但是急于求成的后果就是适得其反。教育要遵循一定的自然规律,更要因材施教。

由此观之,贾宝玉是一个失败的例子。我们应当引以为戒,尤其是像贾母一样隔代教育,切忌溺爱,别让爱变成了伤害。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