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之夜, 元春的一番规劝, 让贾政彻夜难眠

作者:雨打梨花深闭门

能使妖魔胆尽摧 ,身如束帛气如雷。

一声震得人方恐 ,回首想看已化灰。

逢年过节,听到“爆竹”的声音,大家也许会不假思索地想到宋朝王安石《元日》中的两句诗:“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会认为此物象征着祥和吉利的。

然则,有几句话是这样说的“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华丽的极致就是消亡”。

回首当天,元春省亲驾临大观园,多么一个充满温情的一个夜晚,大观园里灯火通明,烟火弥漫,五彩缤纷,花团锦簇,数不尽的太平景观。

元春来游幸后,心里直感叹太过于高调,劝告了大家:“以后不可太奢,此皆过分之极。”

这美好也如同爆竹的绽放一样,转瞬即逝。回宫时,园中的爆竹轰然一散,更是一语双关,暗示着这场华丽,即将盛极而衰。

一入宫门深似海,去了见不得人的地方,虽有盛宠不断,可在元春心底,终是可恨。

她知道,贾府似乎已经将她当成赚取功名利禄的大树。大家早已不懂得平淡生活的美好。每每读至此,我的心底也因此及而弥漫着淡淡的恐慌,不仅仅为了元春感到焦虑,也为了贾府而担忧。君子之泽,且五世而斩,怎么能过于去追求至尊的富贵呢?

元春见贾政前来拜访,那一声“父亲”喊出,应当也早已潸。她多么希望她父亲可以逃离于官场,看淡于功名利禄。

田舍之家,虽齑盐布帛,终能聚天伦之乐;今虽富贵已极,骨肉各方,然终无意趣。

元春的话,不可谓不振聋发聩。无奈贾政,早已对功名利禄充满了深深的执念。元宵佳节,跟贾母一起才灯谜,他虽然感悟到了其中的不吉利,内心发凉,却只选择逃避,没有积极应对。相信,那个夜晚,贾政一定是辗转难眠吧。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