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殷勤数月,林黛玉送来两个字,就足以令她痛哭流涕

作者:牛虻。

虽然,宝钗的“金玉良缘”和与黛玉的“木石前盟”,都有支持者,各自为营。

但是,黛玉再多的多愁善感,为王夫人所不喜,宝钗再藏愚守拙,为下人们所称颂,等等,都只是过眼云烟。

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两颗心,一开始就紧紧地靠在一起,才是算是有根基。婚姻里可以相敬如宾,爱情里,却需要有浓得化不开的温情。心,永远都将对方当作归宿。

首先是初见。

书中并没有关于宝玉和宝钗初见的描写,只写了宝钗品格端方,更得下人之心,甚至连宝玉对宝钗的看法都一字未提。可见,这个时候宝玉内心之淡漠。

比起宝玉初见黛玉,那种感觉,来得是多么不同啊!宝玉看黛玉面善,一瞬间的感觉就是“远别重逢”。

黛玉看宝玉,也是“好生奇怪,倒像在那里见过一般”。

这首先就是心的彼此认可与内心继续交往的愿望,随之,内心的温情,当然会越来越浓烈。曾今是熟悉,让今生的彼此,再一次地谁也离不开谁——这个人当就是我今生的归宿。

反之,与宝玉与宝钗的交往,也就只能永远的挺杂客套的层面上。我们一起看宝玉在宝钗家吃酒。

下人们要为宝玉暖酒,宝玉说只爱吃冷的。宝钗劝,酒性最热,若热吃下去,发散得就快;若冷吃下去,便凝结在内,用五脏去暖,岂不受害?宝玉一听有道理,便立刻命人去暖。

黛玉借雪燕讽刺道“也亏你倒听他的话。我平日和你说的全当耳旁风,怎么他说了你就依,比圣旨还快些”。

可见,黛玉对这事也是劝过的,只是宝玉不听。

从这事就可以看出,还是黛玉与宝玉更亲密了。跟与自己亲密的人在一块,才会显现出自己的真性情来。跟与自己亲密的人交流,才往往会不留心。

试想,我们自己在外头不是也会收着性子,而一到家里,跟自己的最亲近父母亲人在一块的时候,才会显露最真实的自己吗?

宝玉也是一样,跟生疏的宝钗,便不好意思不听她的劝;而对亲近的黛玉,则可以肆无忌惮,不听劝也无大碍。所以说,朋友是用来敬重的,身边亲爱的人,是我们放松自我的栖息地。因为亲爱他(她),你的任性才得意施展。

为了表现这种情感,接下来,又有宝玉去念书的事情。那天,他专程去辞别黛玉,又嘱咐了一通:

好妹妹,等我下了学再吃饭,和胭脂膏子也等我来再制。

除了黛玉,宝玉只辞别了贾母贾政和王夫人,却没有辞别宝钗。这些长辈不必说,是礼节上应当的。辞黛玉,就是心里看待她很重了。而宝钗,在他眼里恐怕只是一个外人而已,没有必要去辞。宝钗也就顶多只是宝玉心底外四路的表姐姐了。

再有,就是秦可卿病故,秦钟病重时,宝玉整天愁闷,心中怅然如有所失,虽闻得元春晋封之事亦未解得愁闷。闻得黛玉送来”平安“二字,余者也就不在意了。听得黛玉要回来,方才略略解了些愁闷。

要知道,那些个时候,宝钗一直住在贾府,平常也与宝玉见面,她完全会乘虚而入,像曾经劝宝玉酒一样,献上自己的殷勤。但是她却也解不了宝玉的愁闷,丝毫都替代不了黛玉的位置。那么多个月的殷勤,也就劝不敌林黛玉送来的平安二字。只是薛宝钗不善于哭泣,宝钗性子要是再柔点,黛玉的这两个字,就足以令她几度痛哭流涕了。

宝玉的心底,早已是除却巫山不是云,只有黛玉才是他心的寄托,才能给宝玉的心灵带来真正的快乐。

其实,薛宝钗,薛家,若果有自知之明的话,这个时候,就该急流勇退了。黛玉走了,宝玉心心念念的都还是她黛玉,薛宝钗,薛家还继续纠缠,抓住金玉良缘不放手,也就真的是把自己往死胡同里逼了。不得不说,薛宝钗,薛家,最后的悲剧,都是咎由自取。

当然还是要感叹一下薛家的悲壮的。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薛家,薛宝钗,从来都不想回头。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