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蟠刚一出场, 就直接暗示了贾府的败落

作者:牛虻

恐族中贫穷子弟不能请师,遂设立义学,保障族里人才辈出。贾府之始祖,可谓是十分懂得慎终追远的古训。

家塾建立的目的,就是这么单纯。只是初心易忘,不过百年,学堂里便是鱼龙混杂,早已背离了始祖的初衷。宝玉与秦钟来此读书,不久,便有了打架这一事。众学生背景如何,是龙是蛇,曹公立马来了一次最有力的刻画。一开始就,就在红楼梦里给我们上演了一部三国演义。

秦钟,新来的关系户。整天跟宝玉鬼鬼祟祟,最是引人注目,矛盾自是会因他而激化。

金荣,也是一个关系户,性格又要强,又有薛蟠撑腰,他自然是第一个要欺负到秦钟头上的人。她肆意地羞辱着秦钟,可是秦钟却,连一句爽快的话都没有说,只是想着找贾瑞告状。完全好似时下的小学生,令人忍俊不禁。

可巧,这贾瑞更是个最不称职的老师,哪里会给她撑腰。秦钟无话可说,只得讪讪地去了。作者说外貌上有女儿之风,这性格也分明不是男子汉了。

若不是后来茗烟将事情闹大了,凭着秦钟这样懦弱的性子,说不定这事就不了了之了。可叹人穷志短。

再说宝玉,也有些婆婆妈妈,见秦钟的头碰在金荣的板子上起了一层油皮,忙拿着襟褂子给他揉。基情四射。

不过他到底还是有些血性,自己的好朋友被欺负,他绝不善罢甘休。他也聪明,先是威胁着要告诉太爷,知道了金荣的身份后,又说“只当是谁的亲戚,原来是璜嫂子的侄儿,我就去问问她来”,分明是以势压人了,最后又要秦钟磕头才罢。为了朋友,我们的宝玉真是强硬得真是令人生出几分敬佩。不过他终究只是依仗着父辈的权势。

贾瑞,只能说她是典型的糊涂蛋。

这一回中,作者写他是个图便宜,没行止的人。其一,每在学中以公报私,勒索子弟们。其二,为图些银钱酒肉,附助着薛蟠,一味任薛蟠横行霸道,助纣虐讨。

看他与这一回中愚蠢的表现:

秦钟和香怜被金荣欺负,他却因为嫉妒便不管;

见茗烟闯进来大闹,又没主见,只是吆喝几声;

参与吵架的人多了,更是慌了神,急忙拦一回这个劝一回那个;

见事情闹大了,威胁到了自己的利益,却又只能低三下四,苦苦央告秦钟和宝玉。

一个欺软怕硬、胆小怕事的贾瑞,就这么跃然纸上。

用李贵的话来讲,都是瑞大爷的不是,素日到底有些不正经,所以才压服不了众人。要知道,贾瑞是与李贵的爷宝玉一辈,连仆人李贵都敢这么说,可见贾瑞的品行不端是出了名的。他的爷爷贾代儒也就只能称之为一代腐儒了。

贾菌,年纪小,志气大,是个淘气不怕人的。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金荣一飞砚砸了他的水壶,溅了他的墨水,弄脏了他的书,他岂肯继续袖手旁观,立马就打了过去。

贾兰,却成熟多了。连忙按住贾菌手中的砚,极口劝道:“好兄弟,不与咱们相干。”

宝玉是他的亲叔叔,而他却说不与自己想干,这种性格,不得不说是与他母亲有极为重要的关系的。

李纨身为寡妇,青春丧偶,虽居家处膏粱锦绣之中,却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无见无闻,唯知侍亲养子外,则陪侍小姑等针黹诵读而已。闲事不多管一件,事不关己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贾兰在母亲的熏陶下,自然是只知自保,不问他人了。也是一个冷漠而没有血性的人。真是枉费了贾母对他的疼爱了。

贾蔷,工于心计。

他与贾蓉交好,不肯看贾蓉的内弟秦钟被欺负,但是又不想得罪了金荣、贾瑞,更怕伤了与薛蟠的和气。于是,就想了个主意,挑唆茗烟来闹。这样,既保护了秦钟,又不会让自己的利益受损。她若出现在三国里,绝对是伟大的军师了。

李贵,正气凌然。

见茗烟得理不饶人,将事情肆行大闹,他先是喝住,又追问缘由,接着劝宝玉不要着急告诉太爷——不然显得自己没理,再埋怨贾瑞压服不了众人,后来又喝止茗烟进一步挑唆宝玉。句句在理,事事服人,终于把家塾打架的闹剧解决了。他的形象,可谓是令人肃然起敬。

这种做事风格,倒是与他的母亲李嬷嬷大相径庭。李嬷嬷作为宝玉的奶母,只知道仗着自己的身份横行霸道,找宝玉屋里丫头们的麻烦。李贵作为仆人,也算是恪尽职守懂进退了。

而茗烟就不一样了,他年轻不谙世事,是随时准备着为兄弟两肋插刀的类型。一旦受到贾蔷的挑唆,他二话不说就进去大骂金荣,见金荣动了兵器,连忙把扫红锄云墨雨叫进来帮忙,后来见宝玉问金荣的身份,忙应声“他是东胡同子里璜大奶奶的侄儿。那是什么硬正仗腰子的,也来唬我们。”完全是不顾后果,想要把事情闹大。

不过,这也是她对宝玉的一片忠心了。也难怪宝玉后来信任他,偷偷去看袭人,偷偷祭拜金钏儿,都带他去。茗烟虽与李贵风格不同,也堪称好奴才了。

最后一个是薛蟠。虽然大家都只是心底里想起他,他却时刻影响着学堂里的局势。他就像学堂里的皇帝一般,今天宠这个,明天宠那个,大家吵闹的过程中,许多人都看他的面子行事。如是,除了金荣、贾瑞,薛蟠也应当是此次风波的一大罪魁了,而且还是真正的罪魁。

想想,贾府始祖良苦用心,志在文教,兴办出一所好好学堂,薛蟠没来几日,就被他搞得乌烟瘴气,不由得想起一句论语: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谁之过与?而贾政却放心于宝玉去这样的学校念书,贾珍该反思,贾政更该反思了。窥一斑而见全豹,可以说,贾府败落,薛蟠是第一戳开窟窿的人。薛蟠刚一出场, 就直接暗示了贾府的败落。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