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因何借机唾骂王夫,只此一点,就足以令她义愤填膺

作者:艾米

王夫人身为荣国府的女主人,住在荣禧堂。在荣府上下的印象中,是个只知吃斋念佛的主儿。甚至,荣国府家事,也被其交给侄媳妇又是娘家内侄女的王熙凤代管,俨然一个甩手掌柜。

真作一个甩手掌柜也就罢了,现实情况却是,机关算尽的凤姐,都不知其姑母,早已是处处布防,荣府中的大事小情统统在都王夫人的掌控之下。

赵姨娘生有一儿一女,是她最大威胁,监控别人,自然是需要重点监控赵姨娘。随着情势的严峻,小鹊,这个王夫人的线人,也就浮出了水面。

彩霞境遇堪忧,赵姨娘求贾政配与贾环,其中论及宝玉的婚事,甚是关涉王夫人的命运。

这本属床榻谈话,丫鬟小鹊却在外边偷听,弄出了动静。赵姨娘出来查看,小鹊听得有关宝玉的消息,就算完成任务,一溜烟地就来到了怡红院。

那时,宝玉才睡下,丫鬟正欲各自安歇。老婆人开门,问他什么事,小鹊不答,直往房内找宝玉

这是不是很有意思,不答理老婆子,直往房内找宝玉,可谓是轻车熟路了。

只见晴雯等犹在床边欢笑,见小鹊来,宝玉即问:“什么事,这时又跑来。”

这里也很有意思,宝玉口中这时二字,也点出了时间的玄妙。一个字,又验证了直往房内来,不是第一次。这三个字,立马就折射出了赵姨娘与贾政的对话每每都被偷听。

小鹊连忙悄向宝玉道:“我来告诉你一个信儿,方才我们奶奶唧唧,在老爷哪儿不知说了些什么,我听见宝玉二字,我来告诉你,仔细明儿老爷问你说话吧。”

说着就回去了,连袭人让她喝茶都顾不上。

不论早晚,听了消息即报告,效率甚高;而她还得顾及自己主子,转身即去,小鹊真是一位高明的眼线。

小鹊,喜鹊的鹊。由小鹊报信,应是喜,但喜鹊早报喜,中报忧,晚报大祸要临头。

小鹊走后,怡红院立马就陷入忙乱之中。之后,大观园查夜赌、傻大姐捡到绣春囊、查抄大观园、司棋被撵、入画被撵、晴雯被撵至死、诸戏子人生走入末路……

盯紧赵姨娘,王夫人自然也不会放过贾政。

贾环向贾政进谗言,说金钏之死,外人都传言是宝玉强奸未遂造成的。又有忠顺王府缉拿琪官事件。贾政狠下心来,要在书房鞭笞宝玉。

贾政发布明了,不让传消息,宝玉急得直对一个聋老婆子喊话,终是无济于事。但王夫人却能在第一时间就赶来了。

谁报的信?宝玉的小厮?贾政身边的人?

不知贾政想过没有,或许想过,要不贾政怎么喜欢粗鄙的赵姨娘,而对王夫人这个正牌夫人少有温情呢?

再就是不安分的邢夫人了。王夫人自然是不要她爬到自己头上。

傻大姐捡到绣春囊交给邢夫人,邢夫人又找王夫人说此事,王夫人作为女主人面上如何过去。

不顾王熙凤反对,查抄大观园,自然就是王夫人扔给邢夫人的定时炸弹了。

尴尬人邢夫人自鸣得意,还派自己的陪房王善保家的随同抄检,却不知自己早已跳进王夫人陷阱里,她的一切,早已在王夫人的算计中。

王夫人知道,司棋这丫头身上可是大有乾坤。而她又是王善保家的外孙女。

她在园子私会表弟潘又安,私传信物,王善保家的肯定不知,邢夫人更不知。

既然你邢夫人要追查绣春囊,也就别怪她王夫人捅出司棋。就算是没有找到绣春囊真正的主人,到时候,那绣春囊不是她司棋的也是她司棋的了。

因此,迎春的居处,司棋的身边,也有着王夫人的耳目。

最后,大家熟知的宝玉屋里袭人,这又是一个王夫人的一大眼线。只是这眼线却将王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袭人的贤是府里出了名的,却不知他是人小心大,早已引领宝玉同赴云雨。后来,也就出现了“贤人”却先告状场面。王夫人竟一点都不怀疑。

因此,王夫人提高了袭人的月银,让她在暗中做了宝玉的姨娘。

晴雯,四儿,芳官被撵,且屋里人的玩笑话。王夫人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不由得宝玉不想,人人被抓出错处,只袭人没被抓出错处,她一手调教的麝月秋纹也无错处,而袭人在日常生活中也有着猛浪的时候。

袭人眼线的身份,就此被宝玉一眼看出。真可谓是王夫人耳目遍布贾府,一不留神,却被她玩弄于鼓掌之中。王夫人的昏聩,由此可见一斑。

这也就是王夫人的低劣了,治家之道,不身体力行,不劳心劳力,只追求旁门左道,暗中算计,窥探他人活动。贾母也应是多多少少被她算计着,只此一点,就足以令贾母义愤填膺,她又怎么会不借机痛骂于她的卑劣呢?荣国府里大小事都被控制在她手上,荣国府又焉能不逐渐破败!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