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抓生存利器, 薛宝钗获得了人生最大的资本, 作者用一个字点明

作者:冷月葬花魂

一说到“冷美人”,大家的脑海里,是否会浮现出一位,有着闭月羞花的容颜,但却又个性孤僻、世独立的绝代佳人——妙玉呢?

《红楼梦》中的女子能符合“冷美人”这个标准的,恐怕只有妙玉了吧!她的美与世俗的污浊肮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的冷早已就是一种态度。红尘肮脏,人间的烟火,早已与她格格不入

可是,还有一位女子,也用“冷”来包裹自己。用冷来压制自己狂躁的内心,用冷来克制内心里的热毒。她就是“可叹停机德”的薛宝钗。

才貌不凡的她,在冷的压制下,大度、善解人意、温柔体贴,成熟稳重,是那个时代女孩子们的好榜样。

在冷的包装下,她也有着她的为人处世的态度,奉行着“不干己事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的处事原则。

第三十回中,作者深刻地点出了她为人处世的态度。那一回,一向娴静大方,温柔体贴,从不动怒的宝钗,却一反常态。

那时,小丫鬟靛儿的扇子不见了,闯进贾母屋里,和宝钗笑道:“必是宝姑娘藏了我的扇子,好姑娘,赏我罢”

谁料宝钗却厉声道:“你要仔细!你见我和谁顽过!有和你素日嬉皮笑脸的那些姑娘们,你该问他们去!”

宝钗往日的雍容大度,一下子就碎落一地。在大家心中,她的人格,从此就有了分水岭。

她这样的言语态度,让人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她的冷酷。她平日里再怎么“可亲”,表现出怎样“随和”,却终究是难以将别人装进内心。

她用严厉的语言来警告别人:她是不会轻易和你玩的。你们素日嬉皮笑脸,不要将我拉扯入内。

是啊,他前面还刻意地亲近着宝玉,如今,仅仅一位宝玉无心的一句玩笑,她就借着这个由头来告诫宝玉和黛玉。

她丝毫不同于其他姑娘可以随便和他嘻嘻笑笑,任由众人取笑。她要捍卫她的冷,她要在众人面前用冷来捍卫自己。

她的“冷”就是她最大的资本。她怎么敢通宝玉嘻哈,让自己沦落为林黛玉。王夫人正是看重了她这一份老成持重的冷。只是她不知道,贾母不喜欢。贾母只喜欢阳光与灿烂。

她的冷更是她生存的利器。她的地位,她的威信,她的未来,全都建立在这份冷之上,与生活之中,她时刻保持着冷的态度,唯有用冷,她才感受到自己一次次被社会所承认。

紧抓生存利器“冷”,薛宝钗慢慢地也获得人生最大的资本。许多人因为她冷,感觉她任是无情也动人,从而爱慕于她。

再看她的处事原则。

凤姐料理家务,很多时候,也是感觉到有心无力。王熙凤看宝钗虽有不输于她的才干,发觉她似乎总是不愿意与自己亲近,甚至是对自己充满了不屑。这个我们从王熙凤与她没有什么交集,就可看出一二。

或许是其看出了王熙凤支持木石姻缘,也或许是其不喜欢王熙凤热辣辣的性格,她才一直冷冷的懒得与王熙凤亲近,也就更懒得为王熙凤分忧一二了。所以王熙凤说她是不干己事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的冷漠人。这也就她与王熙凤关系的恶性循环吧。

探春打理贾府,虽精明但在我看来还缺少了一份干练和为人处世的经验,在她管理之下,贾府呈现了一副整齐严明的面貌。但是下人们私底下也是怨声载道的。从而也纰漏百出。王夫人让她协助探春,事情却变得这样不堪,不是她薛宝钗也没有能力,就是她难以真心为探春分忧了。

因此,宝钗的冷,就完全不同于妙玉的冷了。妙玉的冷,是世俗外的冷,冷眼观世俗。而薛宝钗的冷,就完全是世俗中的冷,是人心的冷。世俗外的冷,是一种对于真善美的期盼与向往,所以妙玉不断的向宝玉示好,也关注着黛玉。世俗内的冷,人心的冷,说好听一点,是一种自我的保护,说难听一点,就是冷血与无情,情形严重一点,甚至可以称之为内心的阴暗。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