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冷知热能有谁?黛玉深夜笑自己太幼稚

知冷知热能有谁?黛玉深夜笑自己太幼稚

作者:fish

此夜是煨在银铫子上渐冷的银雪粥。

那粥,自白日里煨起。

宝钗进得门来,坐到床边,端详我,蛾眉蹙起。

空气中隐隐约约的味道飘来,那是她服食的冷香丸的香气。

我咳嗽几声,不好意思地用手帕掩起,她却浑不在意。

她多健康啊,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肌骨莹润,好一株人间富贵牡丹花。

相比之下,我是扶风弱柳,含泪芙蓉,又兼两靥生愁、气湍微微,这一身之病,真不知何时能愈。

知冷知热能有谁?黛玉深夜笑自己太幼稚

她劝我平肝健胃,告诉我滋补良方。她话语温柔可亲,又与我推心置腹,平息我的酸妒,化解我的孤闷。

秋来渐凉,房间内却频生暖意。她的健康气息、她的温和体恤,连她平日里我不大习惯的云淡风清,都一起煲进了空气里。这粥扑扑响着,也热腾了我凉凉的心。

她离开时,我依依不舍,"晚上再来和我说句话儿。"

她答应着,匆匆离去。

空气渐凉,银雪粥,它不温不火地煲在那里。

晚来天变,秋霖脉脉。竹杪滴雨,似哀乐起,追悼晴时。

我知她不会来了。笑我自己小孩心性,太过幼稚。只是我病中尤其缠绵,不舍那一点人心里的余火微光。这雨下在普天之下,谁家屋檐不滴,谁家梧桐不着呢?各人还得收拾起各自的悲伤。待我将这潇湘馆的竹泪收集,待我敞开心窗任风雨来袭,待风集笔端、雨淌素笺,化作《秋窗风雨夕》。

知冷知热能有谁?黛玉深夜笑自己太幼稚

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

我已离家多时,自那日乘舟而来,便无归家之日。人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可惜我的舟已消失不现,在上岸的那一天。上岸,此岸却非彼岸,又是一窝漩流、一番情境罢了。

何处秋窗无雨声!

人之初,性本善。我想那善,该是包含有"悦"。佛经说: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我生命中的"悦"也是因此而变少。

所有的人都是这样的么?赤条条来到尘世,心的挂碍却越来越多。人们越来越害怕,已有的竭力巩固,靠边的尽力争取,失去的努力追回,焦虑执迷的人们越来越累。

我也是这样,害怕生命里不多的暖光,有一日消失不见。

虽我执,但我知道,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只是在这之前,还得鲜活地活,方对得起良辰美景、似水流年。

知冷知热能有谁?黛玉深夜笑自己太幼稚

窗外,不知风雨几时休?

银雪粥已凉,写完这首诗。

要安寝时,丫鬟报说,宝二爷来了。

后来,他走后,宝钗又差人送了燕窝来。

雨声淅沥,清寒透幕,四更将阑,方能眠去。

这,真是一个冷暖析分的风雨夜,心念如火如冰,一念赤炉,一念雪渊。只是心念不随我随他人心。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